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百一十五章

    埋业寺内殿本来机关重重,向扬误入时险些因而伤残,凶险异常。但是应文等人离开时早将机关封锁大半,反正人去楼空,无谓再防外人,除非有人闯进埋业寺深处秘地,再也看不出这寺庙有何机关。蓝灵玉此时信步入殿,倒也没像向扬那般踏上翻版、触动铁钩。

    虽然口中说是近来搜查,蓝灵玉却没多停留,迳自绕过大半个寺院,远远地回到前院去,却不见慕容修、柳涵碧两人。她暗暗蹙眉,心道:“哪里去了?”

    她在前院里略一踱步,瞧了瞧那两扇大开的寺门,心中忽然动念,回头一看,文渊等人都没出大殿,当下悄悄奔出寺外,望着满山绿树,往一处浓荫里走了过去。离寺不远,便见林中一株老树底下叠着两个人影。蓝灵玉心中一紧,从一棵一棵树后头悄悄挨近过去,近到看得出两人形貌时,便藏在树后屏息窥看,心跳不知如何,一声一声蹦得异常急促。

    只见柳涵碧背倚着慕容修,慕容修则状甚闲暇地靠着树干,一手环抱柳涵碧的纤腰,腰带却已经解开,另一手已探到她那条翠绿衫裤里头,不住的抚摸。柳涵碧脸色酡红,轻声娇喘,口中似乎说着什么,蓝灵玉这儿却听不清楚。她紧盯着慕容修的脸,见他神色如常,只是嘴角微扬,眼中另带点若有若无的邪念,不觉紧抓着藏身的树干,似要宣泄些什么,心里暗想:“那日他那样对我……也是这么一副神情。”

    忽听柳涵碧喘了几下,娇怯怯地说道:“等……等一下……”慕容修道:“怎么?”柳涵碧低声道:“我……我跟秀棠哥哥、秀棣哥哥他们好过了,慕容姐姐说……说……不可以再跟别的男人……”慕容修闻言皱眉,骂道:“他妈的,这么多人叫我家小妹叫姐姐,这是怎么?”柳涵碧道:“她……她说要这么叫,才肯教我们更多东西。”

    慕容修道:“呸!这丫头专会胡闹。她只有耍人的本领能当人家师父!我说小泵娘,是你平白无故地思起春来,这时却要我停手?”

    柳涵碧满脸羞红,急忙分辩道:“不是我,是蕴青她……她……她一定正跟哥哥他们……她身子怎么样了,我这边都会有点感觉……”

    慕容修嘿嘿笑道:“是么?那么本大爷若是搞得你欲仙欲死,另个小泵娘也会叫起来了?”

    柳涵碧愕然道:“我……我听不太懂……”

    慕容修道:“他妈的,这都不懂?我说……要是你给男人上了,你那不知是姐姐还是妹妹的,是不是同样会乐个半死?”

    柳涵碧脸上一红,嗫嚅着道:“会……会罢……啊!”

    突然一声惊叫,慕容修的手指重新入侵她的秘境,同时嘿嘿笑道:“这会儿另个丫头,不知道会叫得多大声?”

    与林家兄弟相比,慕容修玩弄女体的手段不知强过多少倍,柳涵碧焉能抵抗?不过几下掏弄,柳涵碧便已忍不住娇躯颤抖,aì液一阵一阵地涌出。

    慕容修笑道:“你若不想穿着湿裤子回去见人,最好早点脱了它。”说着轻轻一捏她那充血了的小珍珠,柳涵碧不禁失声惊叫,呻吟中已经带了点失神的前兆。慕容修食中二指一齐插入,急速戳动,说道:“嗯……倒还挺紧,要是碰上本大爷的稀世宝贝,如何塞得进去?光用手指也就够了。”

    柳涵碧耳听此语,也只能害羞地“呃、呃”不断呻吟,在他手指肆虐之下早已浑身酥软,险些站不住脚。慕容修说道:“还不脱?裤子快湿透了。”柳涵碧一边喘息,一边迷迷糊糊地脱下裤子,暴露出湿淋淋的粉嫩花瓣,而慕容修的手指正大肆侵袭,要把她那花瓣底下的蜜汁全给捣弄出来。

    柳涵碧呜呜哀喘,眨着徬徨却又兴奋的大眼睛,悠悠颤颤地喘道:“我……我好像、好像快……快……不行……”

    慕容修嘿了一声,说道:“很好,准备撒尿罢!”

    柳涵碧愕然道:“什么?我……啊!”她还没会意过来,慕容修手指抽动陡然加快,另一手扶着她的腰身前后猛摇,手指在柳涵碧体内震动的感觉蓦地强了好几倍,霎时把柳涵碧弄得险些昏过去,不住颤声娇喘:“呃、啊……啊啊啊啊……”声音愈来愈急促而混乱,神智已面临崩溃边缘。

    突然,慕容修用力一戳,指尖直探那娇嫩的身体深处核心,而且居心险恶地送出一道猝然迸散的指劲。柳涵碧陡然仰头惊叫,当场被这一击推上最高潮,不由自主地发出一阵低而紧促的呜咽,身子拼命渗汗、颤抖,而在慕容修手指捣弄之下,那狭小的幽径里突然涌出一股压力,紧跟着圆耸的小肉丘抖动一下,一波波透明喷泉直射出来……

    蓝灵玉看得胸口紧迫,红着脸转过头去,耳中仍听到柳涵碧兴奋的呢喃,不能自制。她强自定下神来,耳朵里又听见慕容修的声音说道:“怎么样?心满意足了罢?还是你真想给本大爷干上几回?”

    蓝灵玉身子一晃,忍不住又转头去看,却见慕容修正把柳涵碧的裤子重新拉起,顺手在她白白嫩嫩的小屁股上拍了几下,说道:“就凭你这小丫头,可不够格让本大爷破戒。你给我在这儿坐着,腰能挺直了再回来,听见没?”柳涵碧仍未回神,软泥似地倚靠着树干,坐在地上娇喘吁吁,羞红着脸点了点头。蓝灵玉看在眼里,心头不觉一松,便似本来有个铁箍扣在心上,此时突然蹦地开了。

    只不过纵然如此,蓝灵玉心底还是有种沉重的感觉。她知道慕容修为了她改变了许多,离江湖传言中的魔头形象愈来愈远,也不曾奸淫任何一个姑娘……他的改变显然是为了搏得蓝灵玉好感,照理说她应该感到高兴,但她偏偏觉得不太对劲。

    她慢慢走回埋业寺,却见慕容修已早一步回到大殿,神色悠哉,便似什么也没发生过。

    石娘子见她回来,微笑道:“三妹,搜到哪里去啦?里里外外都不见人影。”

    蓝灵玉略一支吾,道:“我走得远了点。大姐,有发现什么吗?”

    石娘子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他们早已走远了。柳姑娘曾听他们说要回云南去,看来韩虚清是打算逃回自家巢穴。我们正打算追踪过去……三妹,你就先回庄里罢。”

    蓝灵玉愕然道:“我不去么?”石娘子道:“你跟二妹、四妹她们守好庄子,此行交由文公子他们便是。别忘了那韩熙不知去向,仍是隐忧,庄里不可空虚。”

    蓝灵玉道:“那……大姐你呢?”石娘子微微一笑,道:“老庄主留下来的‘花港观鱼’,总得有人去拿回来。”

    那边文渊、小慕容也想叫华瑄留在巾帼庄里,却是劝阻不得。华瑄执意同行,说道:“我还记得任师叔说了,那儿有个对文师兄和我都很重要的人,我一定要去!”文渊苦笑道:“可是师妹你跟来了,我却怎么放心得下紫缘?”华瑄迟疑一下,道:“那……我们带紫缘姐姐一起去。”文渊道:“这会儿是尽速找到师兄、追上韩虚清他们要紧,可没有回巾帼庄接人的余暇了。师妹乖,你就先回去陪陪紫缘,也好教师兄安心,嗯?”

    华瑄没法,只得勉为其难地点头,但仍显得很不甘心。小慕容暗地把华瑄拉到一边,悄悄地道:“好妹子,你别不情愿,我教你一个来云南的法子,不过你可得先说得动紫缘姐。”华瑄睁大眼睛道:“什么?”小慕容拊耳说道:“你回巾帼庄去之后,就如此这般……这样说,保证成功。啊,不过可得随机应变,你可别傻傻地说了就完。”华瑄边听边点头,文渊自然没能瞧见,却听到了一些窃窃私语,便又把小慕容找来,说道:“小茵,你又出了什么鬼主意?”小慕容笑嘻嘻地道:“没有啊,你听到什么啦?”文渊苦笑道:“你可别让师妹回巾帼庄去胡闹,那就好了。”

    待柳涵碧一回来,便与文渊、慕容兄妹、石娘子等合为一路,纵马迳往西南而行,华瑄与蓝灵玉回程往巾帼庄。

    两边各自埋业寺分路而行,没过多久,慕容修却单独一骑往华、蓝二女这边追来,大声叫道:“丫头们,慢着!”

    蓝灵玉见慕容修赶来,心中扑地一跳,微微皱眉。华瑄怔然道:“怎么啦?”

    慕容修道:“别多问。你自个儿先回巾帼庄去罢,蓝三庄主跟我有要事相谈。”

    蓝灵玉瞪了他一眼,说道:“你……”

    华瑄惦记着小慕容交代的话语,此时却真是归心似箭,看了蓝灵玉一眼,道:“蓝姐姐,我……我先走,没关系么?”蓝灵玉不禁颦眉,瞄了瞄慕容修,低声道:“没关系,我……我随后就到。”

    待得华瑄纵马离去,慕容修突然出手,一把便将蓝灵玉抱到自己的马上,拥在怀里。蓝灵玉吓了一跳,有些着恼地叫道:“你干什么?”慕容修在她耳畔吹了口气,嘿嘿笑道:“你这么回去,咱们起码有个把月见不了面。你说我忍得住吗?”蓝灵玉脸上一热,说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慕容修道:“我要知道,你要到何时才肯答应……”蓝灵玉道:“当你的女人?”

    慕容修道:“哈,你没忘记嘛?”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