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百零一章

    窃听的对象,包含韩虚清、白超然两大高手,小慕容藏身屋檐之下,一点声息也不敢泄漏,情知一旦行踪败露,后果不堪设想。她听那“裴先生”喉音,心中立时明白:“是‘活判官’裴含英!罢才那两个在外看守的姓林,莫非是那对箭法了得的双胞胎?嗯,不会错,他们两人答应韩虚清的声音一模一样。”

    既知在外把守的是林秀棠、林秀棣兄弟,小慕容不禁暗想:“韩虚清与龙驭清为敌,瓦剌断不能同时与两边勾结。如此说来,问题出在这对兄弟身上……韩虚清派他们守在这里,足见信任之深,莫非打从一开始,他们就是韩虚清派到瓦剌那儿去的间谍?”

    一想通这点,小慕容心里再无怀疑,心道:“这韩虚清的布置好周密!龙驭清大张旗鼓,摆明了要图谋十景缎,韩虚清表面不着痕迹,却暗地里来。这儿既有白超然和林家兄弟,再加上那该死的韩熙,夺香宴、瓦剌军中和靖威王府的动静,全都在他掌握之中,说不定连皇陵派中也有他的亲信在,无怪乎龙驭清遇着了他,着着失算!”

    房中的众人并未发现小慕容来到,依然继续密议。只听葛元当的声音说道:“大小慕容同巾帼庄那群娘们一路,恐怕吴师兄那里照应不来。我瞧还是要利用萧承月,让他杀了大小慕容。”

    白超然道:“有理。大慕容虽然在龙驭清手下受了伤,仍是一等一难缠的角色,当日我在红石岛上与他一战,险些不敌,你们绝非他的对手。萧承月自居正派,只要想办法栽给大小慕容一些罪名,他定会杀了这对魔头兄妹,至少也会两败俱伤,那时你们便可乘虚而入。只有一事,巾帼庄的庄主姑娘们却不可杀,日后韩先生树大招风,可不能留下一点污名,落人话柄。”

    小慕容心中一惊:“不妙,他们若设计那萧承月对付大哥,那就糟了!大哥那脾气,打起来一定拼死拼活,那萧承月可是一流高手哪!”转念一想:“方才那是葛元当的声音,韩虚清果然在皇陵派安排了棋子。那吴师兄是谁?是了,葛元当出身滇岭派,那必定是长陵地宫中的吴公公,他可真是命大。那老太监不是大哥对手,可是萧承月却看轻不得……我该如何警告大哥?现下赶过去么?”

    想着想着,小慕容灵机一动:“还不用急着通知大哥,只消让他们没法传令过去就成了。”

    却听韩虚清说道:“得了巾帼庄的‘花港观鱼’,十景缎只欠三疋,各在任剑清、文渊的手上。文渊那儿的两疋,一是穆言鼎私自交给紫缘,一是于谦所赠,他并不如何在意十景缎的秘密,这两疋都容易弄到。任剑清浪迹天涯,居无定所,他将十景缎藏于何处,才是难题。”

    韩虚清话一说完,忽有一个陌生的声音说道:“十景缎齐全在望,只欠临门一脚,任剑清是韩先生的师弟,要如何对付他,难道竟没有个底子么?”

    这声音听来甚是悠远,语调平和,却又似乎蕴藏起伏变幻,小慕容一听此人说话,心口突然蹦蹦乱跳,脑中微感晕眩,不觉暗惊:“有人暗算?不,应当不是。这人……这人的声音不曾听过,却是何人?”不知不觉之中,小慕容胸口已微渗香汗,心中乱糟糟地定不下来。

    韩虚清叹道:“我这师弟是条铁铮铮的汉子,威不能逼,利不能诱,他孤家寡人,孑然一身,又不近女色,没有亲人可挟以要胁。若要迫他吐实,确是不易。”

    却听那人又道:“此君既是好汉,就得用点阴损的法门招呼。韩先生品行高洁,不可施为,不如就由老夫代劳。”

    短短数言一入耳,小慕容蓦地眼前一花,身子摇晃,险些挪出屋檐底下,急忙稳住身形。她只觉一股闷热气息从胸腔上涌,极欲喘一口气,但又怕这些微动静会给屋里察觉,只有硬生生忍耐下来。这一忍,小慕容胸口便觉燥热不堪,随即浑身难受,到处都觉得酥酥软软地,仿佛正给人偷偷抚摸,上下其手。

    小慕容心中又羞又惊,暗道:“怎么回事?这……这感觉……不是春药迷香,那声音,那声音……”

    这种凭声音勾动情欲的法门,极似康楚风、康绮月兄妹的“狂梦鸣”淫乐,但是屋中之人并未演奏乐器,光是口中说话,便令小慕容心旌摇动,岂不匪夷所思?小慕容纵然难以置信,一时却心乱如麻,无暇细想。偏偏那人尚未住口,接着说道:“任剑清自诩正派,正是他最大的弱点。我们可以设法将他擒拿,逼他干些禽兽不如的恶行……”

    那人言语之中,绝无任何挑逗字眼,但是小慕容听在耳里,每个字音都有如催情圣药,只听得遍体烦热,耳根、乳首、下体等敏感部位全都像给嫩豆腐着意磨娑一般,刺激阵阵传来,无意中轻喘了几下,不但不能纾解情欲,反而更加心烦意乱起来。她刚喘完气,立刻大惊失色,暗叫:“不妙!”

    小慕容精晓夜行道理,事先做好了夜行装束的打扮,自然也戴了面罩,但在面罩之下,仍不能尽掩喘息声,耳听屋中人说话稍一迟钝,显然已经发觉。小慕容暗地里一咬牙,手探短剑,从屋檐底下一翻而出,秋风落叶般飘入庭园林间。

    说时迟那时快,咻咻咻咻四枝袖箭射穿了小慕容夜中残影。

    白府坐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