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百九十六章

    所谓小别胜新婚,这一场云雨之欢,向扬干得格外兴起,抱着赵婉雁的美腿猛烈抽送,yáng具出入之际水声啧啧,不绝于耳。赵婉雁满脸羞涩,两手直抓床单,还是稳不住身体,被向扬冲得前后乱震,两颗美乳甩个不停,奶水洒得满床都是。

    连抽了几十下,向扬换了个姿势,把怀中美腿放下,将气喘吁吁的赵婉雁抱起,互相对坐着,只是赵婉雁腿跨向扬腿上,下体紧密结合。向扬搂紧她的纤腰,猛力一送,赵婉雁仰头泣叫一声,音带颤抖,这一送直送到心坎去了。只见aì液一波又一波,从娇嫩的牝户里流出来。

    向扬空出一只手来,把玩着赵婉雁的乳房,手指轻捻rǔ头,沾弄了不少奶水。

    赵婉雁眼波盈盈,羞赧难当,拼命摇着头,喘道:“不要、不要……”

    不过她喊归喊,身体的反应却是两回事,股间的肌肉使劲夹紧,柔嫩的内壁不断吸吮yáng具,让向扬一次又一次地直捣花心,享受着湿软柔韧的女体,当真是舒爽难言。

    又不知抽插了多少下,赵婉雁已经被摆布得昏昏沉沉,口中尽是婉转娇啼,满脸红潮,搂着向扬的脖子,在yáng具抽弄之下,穠纤合度的肉体剧烈震动,一对丰胸贴着向扬的身体,不断挤压变形,乳汁流满两人的身体。这倒是意外地增添了润滑效果,每当向扬用力太猛,赵婉雁向后仰身,乳房便滑溜溜地乱颤,看得向扬目眩神驰,兴致勃发,动得越发卖力了。

    赵婉雁终究体质柔弱,连受了向扬几番大力,开始失声浪叫,神态迷乱,将至绝顶。向扬陡觉她下身连番紧缩,不禁快感如潮,忍不住放出阳精,一股热流直冲出去,顺势将赵婉雁压倒,把头向前凑去,狂吻她的樱唇。

    赵婉雁被向扬压着,身体仍像鱼儿般拼命跳动,发着唔唔嗯嗯的急促鼻音,回吻着向扬的同时,一双手按牢了向扬的背,腰枝颤了几下,下体一阵“噗滋噗滋”,股间湿稠得一塌糊涂,混杂着阳精、aì液、汗水、乳汁,黏糊糊的汁液在床上流了一滩。

    向扬撑起身来,慢慢拔离赵婉雁的美妙娇躯,肉茎上满是白稠,一拔出,从嫩穴里拉出几条细丝,一拉断,上半段慢慢升起,下半段便黏在赵婉雁粉嫩的小肮上。赵婉雁倒在床上,呼呼哈哈地喘着气,表情犹在失神之中,迷迷糊糊地喘着:“向大哥……向大哥啊……”

    向扬看着赵婉雁恍惚陶醉的神态,又看看她全身是水,肌肤泛着淫靡光泽,不由得兴头又至,才刚得到发泄的欲望再次燃起,将yáng具往赵婉雁唇边一送,将她的头按近了些。赵婉雁望着那已经软下的yáng具,脸现赧然之色,朱唇轻启,吻了上去,更用舌头轻轻舔舐上头的黏液,举止便像只温驯的小猫。

    受到爱侣如斯体贴的服侍,向扬体内再次热血沸腾,下体迅速重整精神,又已渐呈坚硬。他摸摸赵婉雁的头,把腰往前一挺,硕大的yáng具便往她的小嘴塞去。

    赵婉雁眯起眼睛,似乎不易承受,很勉强地将ròu棒含在口中,已是满脸涨红,嗯了几声,嘴角流下一丝津液。

    向扬在她嘴里抽了几下,顿觉士气大振,下体涨到了极点,不能就此满足,忙将湿淋淋的yáng具抽出,笑道:“婉雁,咱们再来一次。”赵婉雁抿着嘴,轻轻喘着气,羞答答地点头。

    当下向扬翻转她的身子,捧着丰臀,从她身后攻了进去。赵婉雁跪在床上,上半身已是趴着,乳房压在床上,随着向扬的抽送一动一动,周围床单慢慢染开了一片水渍。

    这次向扬来得更猛,yáng具奋力戳插,在赵婉雁湿窄的嫩穴里左冲右突,每一击都弄得蜜汁乱溅。来回数十下,赵婉雁已经娇喘不迭:“慢一点、慢一点……啊、啊……”

    向扬笑道:“好,就慢点。”抽出的动作是慢了,插的劲道却更快了,缓抽猛插,弄得赵婉雁更是粉颊羞红,咿咿啊啊地连声浪叫,一点矜持也留不下来。

    不过多久,向扬又换姿势,自己躺了下来,让赵婉雁跨坐自己身上,成了倒浇蜡的姿势。但见赵婉雁云鬓散乱,唇吐兰息,已经被干得虚弱乏力,坐在向扬上头,一副纤柔欲倒的模样,双手撑着他的胸膛,不住声地娇喘。

    向扬上身微拱,抓住她的腰,替她先摆了起来。赵婉雁轻咬着下唇,身体摇了几下,便露出沉醉神色,迷迷濛濛地看着向扬,自己开始摆起腰来。只见她丰润的双乳不停晃荡,乳汁和汗水如雨洒下,私处吞吐着粗大宝贝,每一坐必没至根,不仅向扬大感痛快,赵婉雁自己更是声声娇唤,满脸的失魂落魄。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