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百九十二章

    奉天殿。

    这个威仪肃穆、朝臣晋见皇帝之所,此时竟成为皇陵派门人恣意纵欲的地方,可想而知,景泰皇帝若非遇害,便是逃亡。而不论大明天子是否倖存,照皇陵派门人肆无忌惮的程度看来,整个皇城显已在龙驭清掌握之中。

    “嗯、嗯、啊……”

    龙椅旁的女子,便是琼妃,三女之中,唯有她浑身赤裸,一身柔嫩雪肤暴露无遗,mī穴正遭受龙驭清手指戳弄,yín水溢留股间,羞耻地呻吟着。她原是景泰的宠妃,此时皇帝失踪,她落在龙驭清手里,早就害怕不已,任凭龙驭清玩弄,哪敢反抗?

    对于文渊的闯入,龙驭清仿佛视若无睹,手指抽离琼妃的私处,去摸她的一双嫩乳。琼妃含泪挺胸,虽然羞愧,但身为妃子的本分,却使她动作自然地曲意顺从。龙驭清捏了捏乳,突然转望殿中的紫缘,目光炯炯。紫缘轻握文渊手掌,正视回去,既无窘色,也无惧意。龙驭清暗哼一声,心道:“这丫头还是这么傲!”

    右脚踏了一下,又哼了一声。

    风声微响,殿侧蓦地抢出一人,一掌拍向文渊。只凭着这些许风声,文渊回剑一削,立即反占先机,剑光飞纵,堪堪划伤那人手臂。那人反应快极,及时避开,大声喝道:“文渊,你这蝼蚁贱民,胆敢来惊扰皇上圣安,不要命了么?”

    文渊一听,不禁微微冷笑。紫缘轻声道:“是葛元当。”文渊点头道:“我知道。”紫缘道:“小心,龙腾明也来了……左边还有一个,不认识。”话刚说完,一道刚猛掌力赫然袭来,文渊察觉异状,左掌挥出,劲力拿捏恰到好处,四两拨千斤,龙腾明“九通雷掌”掌力已被卸去。同一时间,文渊横剑一架,发劲一震,荡开了自左劈来的一件兵器。紧跟着一阵腥风,葛元当掌聚毒气,连拍七掌;龙腾明一招无功,次招随之抢上,双掌狂劈不绝,“雷鼓动山川”猛招出手,顿成惊涛骇浪之势,霸道无俦。

    连环抢攻,意在文渊,然则攻得尽猛,却难收成效。

    骊龙剑在文渊挥洒之下,锋芒尽露,灵动多端,不仅彻底抵御龙腾明、葛元当的进击,连同紧依身旁的紫缘,也在剑光护卫之下,不曾稍受波及。

    文渊耳听风声,身感敌息,久守后骤施反攻,飒飒两剑,龙腾明及时避开,葛元当却惨叫一声,向后跌开。紫缘轻声道:“削到左腿。”文渊微一点头,抬头喝道:“龙驭清,你还不亲自动手吗?”

    却听龙腾明怒声喝斥:“文渊,你好大胆!我父皇的名讳,岂是你这贱民叫得的?”说着再次抢上,重掌出击。文渊微微哂然,道:“一个叫皇上,一个叫父皇,你们真以为窃国图谋已成?未必见得!”左掌聚气,一拍迎击,双掌一交,龙腾明身形晃动,居然连退三步。

    龙驭清看在眼里,心中不禁微感惊诧:“腾明身上已受了‘虎符诀’,功力大进,文渊这小子居然还能敌得这一掌,可见他的武功造诣又深了一层。”一转念间,龙驭清推开琼妃和两个含箫女子,整好龙袍,缓缓站起。

    龙腾明虽被文渊震退,却无损勇悍之色,见父亲离座,当即躬身说道:“父皇,您不必为了这低三下四之辈动手,让孩儿来擒下他。”

    龙驭清点了点头,意似嘉许,道:“用不着留活口,杀了便是。”龙腾明道:“孩儿明白。”目光扫向文渊,陡然间杀气大盛,长啸一声,再次出掌。这一掌去势平淡,却是罡风猎猎,声势骇人,比之先前几招,威力何只相去倍蓰?

    面对功力骤增的龙腾明,文渊毫不掉以轻心,真气内敛,凝然屹然,剑势不动如山,平指前方,正是“指南剑”的架势。

    龙腾明见招变招,掌势飞旋,如羊角暴风、江河漩涡,乃是“风雷遶石坛”绝技。旋劲厉如飙风,威不可当,文渊身形却无半分摇晃,骊龙剑破空而出,中宫直入。

    周遭全是敌人,唯有速战速决。一团炽热雄烈的阳劲,直冲骊龙剑尖,就如同击杀卫高辛的那一剑。“风雷遶石坛”的重重掌影,尽数瓦解。前所未有的震恐,刹那之间吞噬了龙腾明,骊龙剑刺上了他的胸膛。皇陵派众人哗然惊叫,龙驭清双目圆睁,没有出手。

    龙腾明犹如断线傀儡,缓缓仰天而倒,胸口却没有一滴血,只有衣服微微破损。文渊缓缓垂剑,道:“龙驭清,你好冷血!”龙驭清冷笑道:“朕乃九五之尊,明察秋毫,岂会看不穿你这鬼蜮伎俩?”

    紫缘慧目流转,看了看龙腾明,立时明了:文渊不打算杀龙腾明,而是要引龙驭清出手救子。任凭龙驭清武功绝顶,若是仓促出手,或许有机可乘,文渊要赌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可是,龙驭清甘冒独子丧命之险,而不为所动……

    她看着这个身穿龙袍的霸王,又看看周遭,皇陵派诸人都已停下淫乐,分持兵器四下包围,众多裸女躺了满地,犹自呻吟涕泣。紫缘黯然低头,极轻极轻地道:“他日桀纣。”

    龙驭清面露冷笑,心里思索着文渊那一剑:“这小子的本领,比我想像中进步更大,这‘神剑点穴’之技,我原拟当世仅韩虚清有此造诣,想不到这小子也办得到……”一瞪文渊,眼中精光暴现。

    对文渊而言,这是他生平所遇,最可怕的对手。文渊调匀内息,准备迎战。

    所谓“神剑点穴”,顾名思义,是以剑尖传劲,封人穴道之意。此技本极为难,盖因剑尖易于伤人,剑尖一点一微,更难精准传劲。点穴所使劲力不确,即使中了穴道,也无作用。文渊盲了,认穴是一难;骊龙剑乃犀利神兵,触肌不见血是二难;这一剑去势石破天惊,竟然收发自如,至刚倏忽转至柔,内功欲登如斯境界,更是难上加难。

    今日之前,文渊剑法纵精,也绝无这等造诣。然而就在不久之前,他重得文武七絃琴,修练寰宇神通“人字诀”,体验千古绝响广陵散……他还不知,就在他神游“广陵散”之中时,他的脑子已起了巨大变化。

    寰宇神通天地人三境,以“人”最精简,却也最为变幻难测。要知人身之中,奥秘无穷,自成天地,而头脑主控全身,概观“首脑”“头领”之类语词,俱可知古人虽多不明脑中奥妙,却能知其乃人身主导。

    常人五感俱全,而文渊骤失光明,脑里原本管控见物的能力无用武之地,等于有一部份的脑子失去了用处。瞎子多双耳灵敏,盖因目盲日久,原本用以观见万物的能力不复久废,日渐转化,使得其余感官更为精密。这原是日积月累的变化,但是文渊在弹奏“广陵散”的经历中,受到的震撼,空前绝后,竟使这极其微小、却至关重大的长年演变,一蹴即至。也可谓“脱胎换骨”。

    这时的文渊,即使大罗金仙给他换一双完好的眼睛,也永远不可能重见光明。可是他的耳朵,超乎任何武林高手,敏锐异常,几乎听得见“形象”。在文渊的脑海里,极端的明晰与混沌并存。

    文渊的武功,在无形中踏入了另一个领域。但是,能否及得上龙驭清,他还没有把握,却非交手不可!他将文武七絃琴自背上解下,交给紫缘,紫缘就地端坐,摆好了琴。

    黄影一闪,龙驭清自丹墀飞纵而出,挟带着霸道无边的气势,如黄龙腾空,雷霆排云,双掌同时出击,一举打出两道“夔龙劲”。

    摧山破嶽的大气势直逼过来,文渊正面迎击,一剑平刺,不是指南剑。

    紫缘玉手一抚,心如明镜止水,琴声铮然响起,赫然是“广陵散”。

    这一剑,是文渊力揽狂澜之剑,“广陵止息”!

    双方劲力交锋,竟是不相上下,寸进不得,一剑双掌隔空互拒,蓦地轰然激荡,悉数倒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