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望之下,并不见舱中有人,琵琶声却未停息。文渊轻轻走进,关上了舱门,游目四顾,只见一个大铁箱摆在舱中侧边。这铁箱长宽都有八九尺,方方正正,可是偏偏一角底下用金条垫高了,便摆得歪歪斜斜。箱子虽是铁铸,八个箱角却都包以黄金。箱子四面雕刻着花纹图案,除了龙龟凤麟之类瑞兽,也有各式花鸟山水、人物景致,工笔十分精细,当真刻画入微。凡是鸟兽的眼睛,都镶着宝石美玉,有的是珍珠,有的是玛瑙,也有翡翠、琉璃,璀璨生光,瑰丽夺目,整个箱子便是十分华贵珍奇的宝物。

    这铁箱并非密闭,在花样纹路之中,有许多镂空之处,阵阵琵琶声犹似风过竹林,从蟠龙爪牙、凤凰羽翼之间流出,清幽绝俗,却又带着丝丝无奈,犹如仙女的声声叹息。

    文渊呆了一呆,顿时愤怒异常,心道:“这些恶徒,难道将紫缘锁在这箱中?”

    他惊怒之余,双手抵在铁箱上,低声说道:“紫缘,你……你在这里面吗?”

    琵琶声倏然止歇,箱中一无声响,全然没有回应。文渊大为焦急,用力撼动铁箱,低声叫道:“紫缘,紫缘!你回答我啊,是你么?是不是你?”

    花纹空隙之间,现出了一只清澈的眼眸,柔和的目光投在文渊脸上,犹如一泓秋水。文渊和那眼光一接触,心神大震,双手手指紧紧抓住箱上镂空,身子紧挨着铁箱,只盼全身都贴在箱上,与箱内之人近得一分是一分,心中惊喜之极,忍不住叫道:“紫缘,真的是你!”知道日夜牵挂的紫缘便在身前数寸,文渊亢奋得一颗心几要从胸腔中蹦了出来,一时忘却身在险境,失声呼叫。

    紫缘仍不说话,目光盈盈,却充塞着欢喜激动之情,一闪泪珠夺眶而出。文渊用力一震铁箱,觉那铁箱沉重牢固,单凭一己掌力难以破坏,当下轻声问道:“紫缘,你觉得怎么样?他们……他们有没有伤害你?”缝隙之间,只见紫缘的眼睛左右微晃,似乎轻轻摇了摇头,眼中孕满眷恋之情,似乎在说:“我们又能重见,之前的苦难,还有什么好在意的?”

    文渊突然发觉,始终没听到紫缘说一句话,心中一急,轻声问道:“紫缘,你不能说话么?如果是,你弹一声琵琶。”只听箱中略一寂静,随即轻轻一声琵琶絃响。文渊心道:“莫非那些人点了她的哑穴?”他细细查看,想先放出紫缘,为她解穴,却不见铁箱上有任何可开启处。一抬头,只见铁箱一角上金光灿烂,心中灵光一闪,伸手去掀。一掀之下,虽然毫无动静,但是手上却摸到了黄金角上有个缺孔,仔细一看,似乎是个钥匙孔。

    文渊绕着铁箱检查一遍,八个黄金角上都有孔洞,心中已然有个大概,向紫缘问道:“紫缘,等会儿我问你话,你便拨絃回答,是的话拨一下,不是就拨两下。”琵琶声响了一响。文渊道:“这铁箱的六面是可以解开来的,是么?”又是一声琵琶声传出。

    文渊沉吟道:“这么说,若要让你出来,必须开启其中一面,那也得要有四个角的钥匙才行。”

    顿了一顿,又道:“紫缘,你在箱子里,有没有什么危险?觉得难受么?”紫缘轻轻弹了两下琵琶。

    文渊拍了拍头,心道:“她是不肯让我担心的,就算会,现下又怎会承认?”

    忽听舱外脚步声动,有人来到。文渊大惊,见紫缘的眼神也是忧急万状,当下心想:“先避上一避。”

    正待觅地藏身,突然一转念:“避他什么?这群恶徒将紫缘困锁于此,这算什么手段?他们故意让我前来底舱,早知道我在这里,又何必躲?对付这群小人,又岂能示弱?当然不能!”想到此处,文渊心中一股怒意直冲胸臆,反而走上一步,站在铁箱之前,双目紧紧盯着舱门。

    只见舱门打开,现出数个人影,九头鸟司空霸、摩天迅羽狄九苍、西天孔雀卓善之外,另有那穆姓老者、东宗数名弟子。文渊所料丝毫不错,司空霸确实是故意引诱文渊来此,可是司空霸等人却颇感意外。他们只道文渊必会躲藏起来,伺机行事,没想到他孤身一人,居然不闪不避,便是站在众人之前。

    司空霸微微一愕,随即满脸微笑,道:“你就是文渊?”文渊道:“正是在下。”司空霸摸了摸下巴,笑道:“好小子,有胆识。你潜上船来,想必是意图带走这位紫缘姑娘了。”文渊沉住气,道:“想来阁下不会答应,是不是?”

    司空霸笑道:“就算答应,也不成哪。你想带这紫缘走,可也得先放她出来。不过嘛,这四非人的‘不正宝箱’,我们大伙儿却是谁也开不了,你道是为什么?呵呵,咱们可没钥匙哪。”说着诡笑几声,道:“放在‘不正宝箱’之中送来夺香宴的娘们,一向都要脱得光溜溜的,嘿嘿,虽说夺香宴上总能看到,不过听说这位紫缘妹妹美若天仙,我还真想先睹为快哪!若咱们有钥匙,不必你说,也是非开不可哪!”

    文渊闻言一惊,转身朝花纹缝隙间望去,只见紫缘的眼光别了开去,身上是否穿衣是看不出来,但是这眼光一移,大有羞赧之意,已知司空霸所言不错。只听司空霸笑道:“小兄弟,你也不必这么急色,照着这点缝看也过瘾么?哈哈、哈哈!”

    忽见文渊身不转、头不回,身子陡然倒弹而来,恍如一溜飞烟,瞬息间已晃至司空霸身前三尺,反手便是一掌,掌力深沉蕴藉,来势极险,一招间已笼罩司空霸上盘三路。司空霸没料到他突如其来地发难,惊愕之余,反应却也奇快,双掌翻飞,掌法之中又含爪法,灵敏刁钻,呼呼呼连抓三下,虚势带开文渊掌力,反抓文渊手腕脉门。

    文渊恨对方对紫缘不敬,这一下骤然发招,实已发挥了“风雷引”曲意的极致,不料司空霸武功也是非同小可,立即以厉害招数回敬,心中一凛,缩臂闪开,暗道:“这一抓功力可深!此人是个劲敌,轻忽不得。”已然回身相对,掌游身际,忽尔双掌一分,潇洒流畅已极,将一曲“平沙落雁”的要旨融入了掌法之中。

    这“平沙落雁”在常见于外家功夫,却也是一首悠扬的琴曲。文渊将其精义渗入掌法,便如雁阵横空,辽阔而轻翔,掌力时隐时现,比拟雁鸣,无论司空霸如何眼观四路,都难以摸清来路。

    司空霸瞧出文渊招数精妙,暗暗骇异,心道:“小表头所使的武功从未见过,是什么功夫?以这一掌的灵动而论,与本派西宗的武功有异曲同工之妙,却更胜一筹。”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