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十八章

    当下慕容修与众人并了一路,沿着通道蜿蜒上行,走着走着,前面忽有一道凉风微微吹来。杨小鹃喜道:“到啦,有出口了!”

    只见前方洞顶微光清洒,柔色如水,照了一地朦胧光亮。众人大喜,纷纷自洞口穿出。一出地洞,晚风拂来,月在西天,已是深夜,四下寂静清旷,却是一处山野,洞口旁放着一块巨岩,想来本是关闭密道所用。从阴暗的地底回到地上,人人都是大感舒畅,心情为之一松。只有地上躺着多名尸体,乃是方才为慕容修所杀,这才半点也不愉快了。

    任剑清抬头向天,纵声大笑,朝空处打了几拳,踢了几脚,神情欢喜无比,叫道:“被关在地下这几天,真可闷得死人了!”他拳打脚踢一阵,舒了口气,向石娘子等一众抱拳行礼,道:“任剑清一介匹夫,得蒙各位前来相救,恩德无以回报,只有在此先谢过了。”石娘子道:“任大侠何必客气?敝庄老庄主在世之时,说起任大侠的仁义,时常感念在心,今日之事,乃敝庄份所当为。”

    韩虚清道:“这地方在天寿山之外,是皇陵派出入地宫的密道,离陵寝不远,皇陵派随时可能追到,必须速速离开,方算脱险。”文渊道:“韩师伯,现下该如何行止?”韩虚清道:“先往南边去,我已在一处安排了车马接应,与向师侄会合之后,再谋后定。”诸人之中,论到辈分声望,均以韩虚清最尊,此言一出,众人均无异议。只有慕容修哼了一声,却不言语。

    一行人加快脚步,一路越过山林郊野,迳往南行。韩氏父子在前领路,众人跟在后头。路上所经均是偏僻小径,荒草落叶,湮灭来路,龙驭清即使率众追击,也未必能分辨得清该往何处。走出二十来里,到了一处松树林中,只见五辆马车停在前头,几名车夫迎上前来,齐向韩虚清父子行礼。

    韩虚清向众车夫道:“附近如何?可有见到皇陵派的人走动?”一名车夫答道:“启禀老爷,四下一切安好。”韩虚清点点头,朝文渊道:“文贤侄,你便随这位慕容兄弟,将向师侄接过来。”文渊还未回答,却听小慕容说道:“不必啦,我跟大哥去好了。”文渊一怔,道:“还是我去罢。”

    小慕容笑了笑,凑在文渊耳边,轻声道:“我有事情要私下问问大哥,你留在这儿吧,我去就好。”文渊听了,微微一笑,道:“好罢。”

    小慕容走到慕容修身边,道:“大哥,走啰!”慕容修望了众人一眼,一回头,使开轻功疾奔而出。小慕容足下轻点,捷若飞鸟地跟随在后,两人旋即不见踪影。

    文渊心道:“慕容兄今日确是有些怪异,未有从前的疏狂之态。他的手指又是何人所伤?莫非就是因为这个厉害敌手,致使慕容兄狂态消沉?可是慕容兄明明说话中气充沛,并未身受内伤。高手过招,只受如此外伤,那是以兵刃交战所致,可慕容兄以右手持剑,敌人若斩他手握剑柄之处,又如何只伤一指?”

    他想了又想,不得其解,索性抛开不想,心道:“等小茵回来,问她便是。”

    一瞥眼间,见到蓝灵玉低着头,脸色苍白,神情徨惑,有些失魂落魄的模样,不禁说道:“蓝姑娘,你怎么了?”

    蓝灵玉身子微微一颤,微显慌张,强笑道:“只是有点累,没什么的。”心中却想:“他为什么又来了?他……他还想对我纠缠不清么?可是瞧他神情,似乎很是气闷,和以前不同。他自己断了食指,应当是有悔过之意,可是……可是……他这样的人,哪里会真正思过了?”

    却听韩虚清说道:“这一番辛苦下来,大家也都累了,都先歇一歇吧。”任剑清往林间草地上一坐,靠着一棵松树,翘起一只腿,笑道:“韩师兄,你的精心布置,倒是不错,来得及时,接应得当,可惜就没有几坛好酒、鸡鸭鱼肉,未免百密一疏。”韩虚清微笑道:“等明天一早到了前头镇上,随任师弟吃喝便是。”

    任剑清道:“等上一等,便不够痛快了。”说着伸伸懒腰,张口打了个哈欠。

    韩虚清正色道:“任师弟,你也快四十岁的人了,还这么随随便便,没半点样子。”任剑清笑道:“韩师兄,你也该五十岁了,还不肯随随便便,那有什么人生趣味?”韩虚清摇了摇头,笑骂道:“不可教也!”

    石娘子、凌云霞等人或席地而坐,或四下闲步,藉以纾解情绪,稍事休息。

    华瑄走到文渊身边,拉拉文渊的袖子,低声道:“文师兄,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跟你说。”文渊道:“在这儿说不成么?”华瑄脸上微微一红,道:“给别人听不太好。”

    那边韩熙听见,说道:“华师妹,等会儿向师兄他们来到,便要动身,还是先别随意离开的好。”任剑清哈哈笑道:“人家小俩口要谈情说爱,你怎地去管了?”他这话说得甚响,文渊跟华瑄大为窘迫,作声不得。韩熙喉间咕地一声,不再说话,只是望着华瑄瞧去。

    文渊朝紫缘一看,只见紫缘微微一笑,说道:“文公子,你跟瑄妹去聊聊吧,我正想跟任先生谈一下琴曲。”任剑清眼睛一亮,道:“小泵娘,你会弹琴?”

    紫缘道:“多少懂一些,只是不如文公子了。”

    文渊笑道:“那我们先失陪一会儿了。”说着挽着华瑄的手,往松林另一头走去。

    两人走出数丈,华瑄回头看了看,轻声道:“文师兄,再走远一点。”

    文渊笑道:“什么大秘密,要离得这么远?”华瑄红着脸,低声道:“你别管嘛,去啦,走啦!”一边催促,一边推着文渊往前走。走到了松林另一端,见是一片草地,林木稀疏,明月照映,四下宁静平安。

    华瑄停下脚步,脸上表情犹豫不决,红晕上颊,轻轻一咬下唇,细声道:“文师兄!”文渊道:“怎么样?”

    华瑄神态忸怩,欲言又止,轻轻拨着手指,期期艾艾地道:“文师兄,我……我……我啊……”说来说去,却也只是几个“我”。文渊不禁微笑,说道:“师妹,别紧张啊。”

    华瑄嗯了一声,深深吸了口气,低声道:“文师兄,今天……在地宫里,你跟慕容姐姐找到我之前,我都跟韩师兄在一起。”文渊点了点头。华瑄双手相握,压低了头,轻声道:“我……我一直都想着你。”

    文渊轻轻抱住华瑄,笑道:“你就是要说这个么?”只见华瑄俏脸通红,道:“还没有完啊,我……我……不管是那时候,还是现在,或是以后,我都只会想你……你……文师兄,你一定要相信我喔。”说这话时,华瑄清澈的眼瞳中露出坚定的光彩,一张小脸却羞答答地,显得十分稚嫩。

    文渊心中一动,双臂搂紧,柔声道:“师妹,我当然相信啊。即使你不说,我也知道。”华瑄面露喜色,轻声道:“好啦,我说完了。”

    文渊不禁好笑,在她唇上吻了一下,笑道:“你这个小丫头,真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特别对我说这些话?”华瑄颇觉害羞,低声道:“这可是很重要呢。”

    她心里所想的,其实是担心文渊如果知道韩熙对她有意,或会对她有所误会,是以先行表白一番。然则她全没交代前因后果,说这话如同多此一举,文渊听来也就莫名其妙。

    可是她想法虽是天真,文渊耳听华瑄诉说心怀的浓情密意,却也不由得心情鼓动,又吻了吻华瑄的樱唇。华瑄了却心事,正觉开心,更是主动回吻,发出几声“嗯、嗯”的柔腻声音。

    既已平安解救任剑清,文渊也是心情清爽,此时两人心生柔情,无事压抑,渐渐从站着变成坐着,从坐着变成横卧,手掌所抚摸的,也从衣服换作了肌肤。

    华瑄轻轻喘着气,道:“文师兄,不要……不要脱太多衣服啦……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