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十二章

    螭吻太子大怒,叫道:“好狡猾的贼丫头,想溜吗?”纵身而起,要登上屋去避开烟雾,看清情势,以免对方逃脱。不料才要纵起,一个小避打在他颈后,炸裂开来,虽非用于杀伤的火药,炸在身上却也绝不好受,惨呼一声,重重摔落,在地上胡乱打滚,压熄后脑烧着头发的火焰。

    “哎唷,烧着了老子的衣服!”“他奶奶的,好烫!”“这烟……咳,咳咳!”

    一时之间,后院乱成一团,皇陵、龙宫两派弟子惊呼叫骂声不绝于耳,马匹嘶鸣,落蹄声哒哒乱响。黄仲鬼大袖一扫,身前丈许之地烟火霍地扫开,视野立清,小慕容、文渊、华瑄皆已不在。不多时烟雾稍散,蓝灵玉等也已趁机逃得不知去向,康楚风、康绮月面如死灰,不知如何是好。

    螭吻太子弄熄烟火,忙上屋远眺,眼见院外树林外多了许多马蹄印子,怒道:“这群丫头和那小子往后山去了,我们快追!”说着下屋上马,当先追去。众人着了小慕容的道儿,恼怒不堪,便要一齐追去。黄仲鬼忽道:“且慢!康楚风、康绮月,你们在这里留守,把店里的情况探查清楚,不要轻忽,若邓家兄弟已死,明日便烧了这里,别留痕迹。”康氏兄妹连忙跪地,齐道:“谨遵黄尊使命令。”

    黄仲鬼这才上马,率众追去,更不停留。

    康楚风吁了口气,道:“先前没逮到童万虎,现在又没能捉住这蓝灵玉,回去以后,不知黄尊使要怎么处置?”康绮月道:“还能怎么办呢?先到店里看一看,若没什么特别的,就一把火烧了罢。”

    兄妹两寻视一周,不觉有异,当下在店里放了把火,匆匆走了。

    两人只想着跟上黄仲鬼等人,查得马虎,万料不到小慕容和文渊正藏身店里。

    火头烧起,小慕容连忙扶着文渊到店外去,眼见康氏兄妹已去得远了,这才松了口气,暗道:“侥幸!”

    原来小慕容以烟雾乱人耳目,以利脱逃,但她一人难以救文渊、华瑄两人逃出,于是行险,断了马缰,让两匹马自往外头冲去,留下印子,想引开对方,却将文渊、华瑄藏于店内。只是计策虽然奏效,但她把文渊救进店中后,要再潜入后院中欲救华瑄,却已不见她的踪迹,蓝灵玉等也已不在,烟雾又已渐渐消散,心道:“华家妹子似乎也已脱身,那就好了,我先把他安置好才行。”

    待康氏兄妹寻察之际,小慕容负着文渊闪躲,没给发现,心里暗道:“黄仲鬼可真谨慎,可惜派来两个专会乱搞的家伙,有什么用?”亏得如此,两人才逃过一劫。

    小慕容扶着文渊到一旁树丛中,让他轻轻卧下,低头去看他背上伤势。

    黄仲鬼这一刀劈得极是厉害,所幸文渊内功修为精深,卸去了小半锋锐刀气,外伤不重,也未及脊骨。然而内伤却十分沉重,黄仲鬼修练的太阴内力至阴至寒,武林中无出其右,文渊正奇经脉均受到阴力袭伤,气息微弱,小慕容探他脉息,紊乱虚弱之极,心中着急,暗想:“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救你,你……你千万别死啊!”

    她将文渊上衣撕开,敷上金创药,包扎了背上创口。小慕容倚着一棵松树,让文渊轻轻躺在她怀里,双手按住文渊丹田,一点一点将自身内力传去,助他疗伤。太阴内力反激出来,小慕容身子一颤,竟也有些抵受不住,运功一段时间,便得稍加休息。

    如此反覆一个时辰,小慕容内力耗去不少,甚是疲惫,正有些昏昏欲睡时,忽觉文渊身子微微一动。小慕容大喜,轻声道:“喂,你醒了吗?”文渊渐渐睁开眼来,见是小慕容,低声道:“小茵,你没事吧?”

    小慕容双臂紧搂,脸蛋靠在他肩上,轻声道:“我好得很,倒是你受了重伤呢。伤口痛不痛?”文渊微一运气,只觉气血不顺,一股暗劲在各处脉络翻腾激荡,苦笑道:“外伤还好,内伤比较沉重些。”说着勉力坐起身来,说道:“师妹呢?”

    小慕容道:“或许跟蓝姑娘她们一起逃开了。”便把当时逃逸经过约略说了。

    文渊默然不语,心道:“黄仲鬼的本事实在高深莫测,师妹跟蓝姑娘无论如何不是对手,只不知她们是否平安?”想到黄仲鬼“太阴刀”的惊人绝艺,不禁又是佩服,又是担忧。

    小慕容见他深有忧色,怕他伤势有变,柔声安慰道:“你别担心,快把身上的伤养好,我们便一起去找她们。”文渊道:“不错,那黄仲鬼只怕也是要攻上巾帼庄的,非得赶去帮忙不可。”

    文渊才一说完,小慕容脸色陡然大变,显得惶恐之极,低声道:“不要……你别再跟黄仲鬼打了,他……你知道他的武功有多可怕,你会被杀的。”文渊道:“他是很厉害,但是若不对付他,巾帼庄只怕也难以抵挡……”

    小慕容心中一急,向前一仰,两片樱唇紧紧吻上文渊。文渊一怔,一句话没能说到底,轻轻回吻着小慕容。小慕容捧起他双颊,一番深吻之后,凝视文渊双眼,低声道:“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拜托……别和他打好吗?我怕……我怕你会死啊……”说着说着,眼眶泪光莹然,真要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