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十章

    来到一楼,文渊等人正弄着早点。既然邓家店已破,有何餐食,自然不需多问,自取便了。华瑄拿了个馒头过来,笑着打了个招呼,说道:“蓝姐姐,早啊!这是你的。”蓝灵玉接了过来,强笑道:“谢谢。”踌躇片刻,说道:“华姑娘,可否请你跟我来一下?”

    华瑄眨眨眼睛,微笑道:“什么事啊?”蓝灵玉支支吾吾地道:“这……这里不太好说……”文渊正走过来,拉了华瑄的手,笑道:“说什么啊?先过来吃饭吧。”

    华瑄点点头,又拉了蓝灵玉,笑道:“蓝姐姐,等下再说,我们先吃东西,别饿肚子。”蓝灵玉从楼上走下来,本已禁受不起,被她拉着走了几步,又是一阵酸疼,几乎有些湿湿凉凉地,只有忍着不出声。

    众人坐了一桌,各自动用餐食,阿穗先到马房去喂马匹。过不多时,文渊问道:“蓝姑娘,在下有几件事情不甚明了,想请姑娘赐教。”蓝灵玉坐着不动,虽然仍有些别扭,但至少不觉疼痛,神色自若,说道:“文兄想问什么?”

    文渊道:“昨日听姑娘所言,贵庄似有大事发生,又要请任兄去帮忙,恕在下多事,想略知内情。”小慕容插嘴道:“蓝姑娘,你也不必回答他啦,他最会多管闲事,四处惹祸,给他知道越多事,越有麻烦呢。”文渊笑了笑,说道:“这倒没错,现在就有个小麻烦缠着我。”小慕容脸颊微红,笑嘻嘻地道:“你才知道?”

    蓝灵玉沉吟道:“此事关连甚广,我本来不想将文兄牵扯进来。但你既是任大侠的师侄,这件事跟文兄、华姑娘也就有所相关。但不知文兄和华姑娘的师承是哪一位?”文渊道:“先师姓华,名讳上“玄”下“清”,我师妹是师父的独女。”

    蓝灵玉道:“原来是华前辈门下,只要不是龙驭清的弟子,那就好了。约是三个月前,庄里得到消息,神驼帮、龙宫派、皇陵派三个门派帮会各出高手,要来合攻巾帼庄。”

    小慕容脸现诧异,说道:“神驼帮是塞外第一大帮,龙宫派盘踞海岛,没听说过他们和巾帼庄结过梁子啊。”

    华瑄道:“慕容姐姐,你都知道啊?这两个门派是怎么样的?”

    小慕容笑道:“说来其实简单得很,神驼帮是专门打劫沙漠中骆驼旅队的匪徒,龙宫派散在海上小岛,号称门派,说穿了是群海盗。不过虽然如此,却都是有厉害功夫的。”

    蓝灵玉道:“我们本来也觉奇怪,这三个门派都是声势浩大,不知为何要对付本庄。庄里姊妹四下查访,才知道了原因。”华瑄道:“是什么啊?”蓝灵玉道:“神驼帮贪财,龙宫派好色,皇陵派想要庄中的一样东西,叫做十景缎。”

    文渊道:“贪财好色,倒可理解,不过为此大动干戈,似乎小题大作了些。”

    小慕容说道:“嗯,巾帼庄是该有不小产业,以神驼帮而言,自当动心。若说到美色,光看蓝姑娘也就知道了。”说着嘻嘻一笑。蓝灵玉一听,双腿稍稍一紧,小树枝立时提醒她自己的存在,刺痛不堪。她强忍着不露痕迹,说道:“神驼帮跟龙宫派虽然势大,却不如皇陵派掌门龙驭清的武功可怕,又有诸多守陵使,武功均极厉害,大姊最担心的是这一点。”

    华瑄问道:“蓝姐姐,那十景缎是什么?是很珍贵的宝贝?”蓝灵玉道:“那是一疋锦缎,听说本来是有十疋,各自绣着西湖十景。我们庄里这一疋,绣的是“花港观鱼”,是前代大庄主受托保管的。她说这十景缎虽然绣工精细,价值却不只于此,其中还隐藏了一个秘密,须得将十景集齐,才能见其奥妙。说是这么说,我们自然也瞧不出来。”

    小慕容道:“听说龙驭清武功之高,当代无敌,还需要什么前辈遗学吗?”

    蓝灵玉道:“这只是传说,谁知道呢?但是依庄中姊妹打探,龙驭清已找到了其中六景的下落,自己也拿到了两景。”文渊道:“这秘密也不知是些什么?或许并非武功秘笈,另有它意。”

    蓝灵玉叹了口气,说道:“老庄主遗命,要我们好好保管这一疋十景缎,言其至为要紧,万万不可落入奸人之手,又将其中秘密告诉了大姊,我们却不能知道这锦锻究竟有什么妙处。龙驭清不知如何,知道庄中有这疋锦缎,派了属下来,开了许多条件来换,大姊总是不允。现在他们竟结集了神驼帮、龙宫派来硬夺,依时间算来,再半个月,就要杀到庄上了。任大侠曾劝大姊将锦缎毁去,但大姊执意不肯。”

    小慕容道:“巾帼庄虽然势力雄厚,但怕也难以跟这三大门派抗衡,难道没有外援吗?”蓝灵玉道:“正因如此,我才出来寻任大侠相助。大姊曾经说过,任大侠共有三位师兄,四人都从师门得传一疋十景缎,龙驭清迟早也要找上他的。”

    文渊奇道:“如此说来,我师祖岂非曾拥有其中四景?可是师父并没有留下锦缎之类的物事啊。”蓝灵玉道:“这我就不清楚了。所以说,这是跟你们两位也有些关连。”

    华瑄说道:“也许爹曾跟向师兄说过此事呢?”文渊沉思道:“或许如此……”

    忽见阿穗匆匆自门外跑进来,神色紧张,叫道:“三庄主,咱们快走,有一大队人往这儿赶来,瞧服色是皇陵派,还有一些似是龙宫派的。”

    蓝灵玉吃了一惊,说道:“有龙宫派?他们应该是直接沿海行船北上,怎么会到这里?”阿穗道:“不知道啊,刚才远远看了一下,一共约有两百人之多,是从南边来,似乎不是冲着我们来,但若被他们撞见就不好了。”

    蓝灵玉道:“不错,我们这就离开,不能犯险。”才一起身,下体传来一股难耐的刺痛,忍不住微微蹙眉。

    一片马蹄声响传来,由远至近,来得快极。隐隐听得有人叫道:“邓家兄弟,黄尊使驾临,怎地没人出来迎接?”文渊低声道:“这批人来得好快,我们从后门走。”

    众人才到后堂,堂前已有人叫了起来:“店里怎么没半个人?两位邓师兄呢?”

    文渊听得分明,心道:“看来这店是皇陵派的一个据点,好在这两位邓兄功夫不太高明。”回头一望,忽见蓝灵玉脚下一踬,轻轻喘着气。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