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章

    文渊见任剑清爽快磊落,心中欢喜,道:“任兄这一曲奏来无拘无束,今日得闻此曲,实在快意。可惜琴已破毁,否则小弟还欲弹上一曲,请任兄指点一二。”

    任剑清笑道:“我也听过你一曲了,咱们扯平,岂不是好?”

    文渊摇头道:“不不,方才奏那首“鹤舞洞天”,未曾想到在场有任兄这等

    善琴之人,因而未尽全心,不足与此“八极游”相比。”

    任剑清大喜,叫道:“好啊,原来你还有压箱底的本领没使出来,这可妙极!”说着忽然神情凝重,道:“不成,今日我琴兴已尽,可没办法再回你一首佳曲了,只好改日再听小兄弟的妙曲,岂能只有我占便宜?唉,可惜!”语毕长叹一声。

    文渊面现微笑,说道:“任兄若有兴致时,小弟随时奉陪。任兄可是本地人?”

    任剑清道:“不是!我居无定所,哪里待着舒服,便待久些,来在这儿遇上件麻烦事,这才多逗留了几天。”说着哈哈大笑,道:“小兄弟,只好请你在西湖多赏几天景,咱们再来弹上几曲。”文渊笑道:“正是。”两人一见如故,极是投机,道别之时,互约三日之后,再於此一聚。

    和任剑清作别时,已是黄昏。文渊忽地想起一事,连忙施展轻功,直奔了开去,直奔了六、七里路才停下,只见远方便是夕照山,其时夕阳西下,彩云缭绕,山顶一座塔影,正是雷峰塔。文渊一笑,自言自语道:“好在赶得及,没错过了这“雷峰夕照”,不早不晚,刚好无误。”

    他任意游景,逛了一会儿,来到一处林间道上,便到市镇上投宿歇息。

    寻到一间客店,小二出来招呼,却道:“这位爷台是要投宿,那可不巧了,今个儿楼上已没了房,刚刚才给个姑娘订了最后一间。”突听一个娇嫩女音说道:“是啊,就是我。”文渊回头一望,店中满满的尽是人,也不知是谁说的,便即微笑道:“好罢,麻烦你给我带个位,我用些餐便也够了。”店小二便觅了个座位给他。文渊叫了两个馒头,正自吃着,一批五十多人的镖队进了店来。领头的汉子向店小二道:“小二,有房间没有?”文渊吞了口馒头,在一旁道:“没啦,刚才我可就没定到房。”

    那领队汉子望了他一眼,拿出一锭银子,向小二道:“今晚跟你们包了一楼借宿,宿费另付。”小二接过银子,连声答应。文渊看那镖队,押着十辆镖车,镖旗上绣满银色云纹,甚具气势。那汉子约莫四五十岁,一张方脸,身形高壮,也颇有威严,只听他朗声道:“洪兄弟,你带十名兄弟看着,其他兄弟先进来休息。”一个镖师答应一声,走了开去。

    文渊吃光了馒头,起身便要走,忽然听得一个女子叫道:“啊呀!”接着便是一声破碗声。文渊转头一看,一个姑娘指着地上一滩汤面和碎碗片,正对着一个镖师道:“你怎么搞的嘛?走路不看路,把我的面给撞翻,这样浪费!”声音娇柔动听,正是方才所听到的。那姑娘看来十七八岁,身材娇小,穿着一身粉红丝衣,肩披薄绡白纱,弯眉秀目,望之极是俏美可喜。文渊一笑,心道:“那间

    客房运气可真是好,住进这么个小姑娘,胜於我文渊这个臭书生。”

    那镖师皱眉道:“姑娘自己把碗放得这么外面,怎能怪我?”那姑娘噘起小嘴,表情便如是要哭出来一般,叫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说?在场各位评评理啊,难道说碗靠了桌边些,被撞下桌去就是活该?这碗面我才吃到一半呢……”说着当真急得要掉眼泪似的,旁人看着不禁好笑。

    领头汉子道:“算啦,杨兄弟,你赔给她便是,别跟小姑娘斗气。”那姓杨的镖师道:“好吧。”那小姑娘嫣然一笑,道:“还是郝总镖头明事理,多谢你啦!”那汉子一愣,道:“姑娘是何人?如何知道在下……”小姑娘食指敲着桌面,笑道:“那面旗上都是云雾花样,还不是京城的铁云镖局吗?总镖头郝一刚本事多好啊,谁人不知?这么多镖车的大镖,难道郝大爷他会坐在局里喝茶,只派一些普通角色出马么?”说完抿嘴而笑。

    那汉子正是铁云镖局总镖头郝一刚,武功精湛,京城左近无人不知,铁云镖局开立七十年,名望非小。这次他受人保镖,押了一批大镖上绍兴曾家府。他见这一个小姑娘竟也知道他得名头,不禁微感得意。

    杨镖师向店小二道:“小二,再上碗清汤面来……”那姑娘笑道:“且慢,我这碗面剩下半碗,你也不用赔我一整碗面啦!我另外找个便宜东西就是,可以吧?”杨镖师见她一派天真可爱,也不嫌烦,便道:“姑娘要什么?”

    那小姑娘站了起来,指着店门外一列镖车,笑嘻嘻的说道:“就这十部大车,算来便差不多啦!”杨镖师笑道:“姑娘别说笑了,这是我们镖局押送的镖……”

    小姑娘却不理会,背负双手,走到门边,叫道:“喂喂喂,你们都走开到一边去!车夫,跟着姑娘走罢!”一个性子暴躁的趟子手一挥手,道:“小丫头少胡闹……啊哟!”话没说完,便是一声惨叫,那只手挥到中途,一个手掌竟尔飞了出去,血溅门廊。那小姑娘淡淡地道:“好啊,你对姑娘如此不敬,只少了只手掌,也算是便宜你啦。”

    这一来店中宾客人人变色,不少人大声惊呼。看车的洪镖师冲了上来,骂道:“小贱人,想找麻烦么?”说着出掌向她抓去。这一抓力道非小,岂料一道鲜血洒开,不知如何,洪镖师一条右手腕又断,飞到一个临桌客人桌上,落入一锅热汤里。那人吓得大叫:“妈呀!”向后跌落坐倒。洪镖师惨呼一声,跌跌撞撞地退了四五步。

    文渊大吃一惊,心道:“这位小姑娘外貌可喜,手法竟然既快且狠。”

    郝一刚更是惊怒交集,站上一步,怒声道:“小丫头,你是什么路道?”那小姑娘滴溜溜地转过身来,笑道:“郝总镖头,你这六十万镖银,都是送到绍兴曾家府的罢?绍兴也没离这儿多远,我瞧就不劳您驾了,小女子代您送去如何?”

    郝一刚心头火起,道:“小丫头,报上名来。你伤了我两位兄弟,是硬要和姓郝的过不去了?”那小姑娘微一抬头,道:“那又如何?喂,你也算是江湖上有些本事的人物,“大小慕容”的名号,多少该知道吧?”

    郝一刚心头一檩,道:“大小慕容?这是当今武林中一对著名的魔头,那是众人皆知。你和他们怎么称呼?”小姑娘格格一笑,道:“你果然知道。那大慕容么,我便叫他大哥。这小慕容呢,不好意思,小女子这点薄名,只怕不好跟大哥相提并论呢,嘻嘻!”

    此言一出,铁云镖局众人尽皆大惊。

    “大小慕容”,乃是一对复姓慕容的兄妹,均甚年轻,武功却强,行事诡异,其中的兄长尤其恶名昭彰,阴狠毒辣,一手“大纵横剑法”名动江湖,夺人性命不计其数。妹妹武功另成一格,不若其兄四处逞凶,名声却也极差,那是因为兄妹时常并肩行事,一件恶事两人担,自然都不得佳誉。两人出道三年,便已搏得江湖中魔头之称,人称“大小慕容”,原来姓名反而少人知晓。

    郝一刚原是料想她必有同伴,否则孤身一个少女劫镖,决无是理。不料她竟自称是“小慕容”,又见了她连废两手的绝技,诡异阴狠,不由得一身冷汗,心道:“难道我郝一刚便要今日命丧此地?”口中不能逞强,便道:“原来是小慕容姑娘到了,但是这镖银……”小慕容俏眉一扬,道:“这批镖银,你不给也得给!郝总镖头,你的本事姑娘清楚得很,决不是我对手。要镖不要命,要命不要镖!你意下如何?”

    铁云镖局人人脸现怒色,郝一刚心道:“咱们有五十多人,这妖女不过孤身一人,难道我们当真斗她不过?失了这笔镖,我这祖传的铁云镖局也砸定招牌了,左右是个死,今日跟你拼了。”当下喝道:“众兄弟,并力擒下这女魔头,为武林除害!”众镖师轰然答应,纷纷抽出兵刃。

    小慕容忽然一顿脚,眼中泪光盈盈,叫道:“喂,这算什么?几十个男子汉欺侮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