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薛乱

  作者:殇狼  最后更新时间:03-23
第一章梨花追敌中媚香,薛刚救母探桃源。 圣母巧遇献仙体,喜拥双美乐开怀。 隋朝末年,天下大乱各地义军纷纷揭竿而起。太原留守李渊在其二子李世民的帮助下平定四海统一天下,建立了大唐帝国。其后李世民继位号太宗。东辽不服兴兵作乱,李世民拜薛仁贵为帅御驾亲征平定叛乱四海升平,并封薛仁贵为平辽王。没想到不到三年西凉国又生事端,兴兵大举进攻中原,太宗皇帝在次拜薛仁贵为帅征讨西凉被困西凉。薛仁贵之子薛丁山挂帅出征连战连捷并娶了三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其中三夫人樊梨花更是文武双全、智勇兼备连克西凉多处城池,西凉将领是闻风丧胆。 不知不觉征西多年,太宗皇上、薛仁贵都相距去世。太子李治继位号高宗,这时薛丁山已有四子:长子薛勇、次子薛猛、三子薛刚、四子薛强都在军中随行。各个勇猛无敌尤其是三子薛刚,刚满15岁长的是又黑又壮好似20多岁的青年,别看年纪小却已经是久经沙场。 话说这一日,大唐军队休整已必拔营向玉龙关而去,只见旌旗招展、刀枪闪亮,士兵个个威风凛凛。领头的是一位身穿亮银盔甲、手握亮银枪,座下一匹啸孀驹的中年将领这就是征西元帅薛丁山,他身后跟着四位美娇娘。中间一位只见她身穿一件粉红色的短打衣襟、身披粉红色的披风、跨下一匹粉红马身背宝剑、三寸金莲穿着一双粉红的蛮靴,两只手端着一口绣鸾刀,柳叶眉、樱桃口、脸上不怒而威高贵而威严三十多岁成熟而娇媚此人是大夫人窦仙童;窦仙童左边是一位身材高大满脸黝黑,身体肉感十足,双乳犹如山峰傲立,臀部肥大向上挺,尤其她的朱唇特别丰润,很是性感。眼神中透着一种风骚,充满成熟女性的风情,浑身有一种荡人心魄的野性和诱惑力一看就知道是一性欲极强的女人,手中一对八棱镔铁锤。她身后跟着一只小牛犊般的狼犬,她就是薛丁山的二夫人陈金锭;窦仙童右边一位容色绝美、颀长苗条的女子,身穿素白的盔甲,在阳光洒射下熠熠生辉,姿态优雅高贵得有若由天界下凡来的美丽女神。修长曼妙的身段,纤幼的蛮腰,秀挺的酥胸,修美的玉项,洁白的肌肤,辉映间更觉妩媚多姿,明艳照人。更使人震撼的是她脸部的轮廓有着罕见清晰的雕塑美,一双眼睛清澈澄明,她的一对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发衬托得眸珠乌灵亮闪,使人感到风姿特异、别具震撼人心的美态,亦使人感到她是个能独立自主,意志坚定的美女,座下一匹桃红马、手握一把凤嘴刀她就是薛丁山的三夫人樊梨花。陈金锭的旁边是一位冰肌玉骨,皮肤晶莹通透一位容色娇美、颀长苗条的女子,她眸子又深又黑,顾盼时水灵灵,采芒照耀的一对秀眉细长妩媚,斜向两鬓,益发衬托得眸珠乌灵亮闪。名符其实的凤眼蛾眉,充盈着古典美态,她就是薛丁山的妹妹薛金莲。她旁边是她丈夫一个矮个子丑汉,叫窦一虎。樊梨花旁边一匹乌云盖雪宝马上坐着一位黑脸、浓眉大眼,透着一种刚猛、大无畏气质的少年,他就是薛丁山的三子年仅十五岁的薛刚。刚刚因为调皮被薛丁山教训,才躲在妈妈樊梨花身边的。这时樊梨花对薛丁山说「丁山,攻下玉龙关后,我绕道去寒江关为我母亲拜寿,几日就回!」薛丁山说「好!」薛刚听见也嚷着要去。薛丁山沉下脸「你只会捣蛋,你去干嘛?」 薛刚转求樊梨花,樊梨花也就应了。大队人马不日来到了玉龙关下,守关的是一个道士武功了得,窦一虎两下就受伤回来,这道士嚣张不可一事恼了薛丁山旁边的樊梨花一拍坐骑杀了出来,两人战在一起,那道士那是对手不一会就招架不住落荒向野外逃去。樊梨花拍妈追去,薛刚一见怕母亲有失拍马紧追而去。薛丁山指挥大军抢夺玉龙关。樊梨花追敌不知不觉离城很远了。那老道催马急跑一回头见梨花自己追来不由的暗暗高兴心中道:「让你见识见识道爷的厉害」从怀中掏出自己练制的媚药「奇淫合欢散」朝樊梨花打去。樊梨花大叫「不好」只闻到一股奇香,四肢发软从马上摔了下来,只感到混身发热、一种说不出的渴望。那老道得意的大笑「哈哈,大唐第一美女也让道爷弄到了。一会让你尝尝老道的功夫」说完跳下马来,得意的伏下身子抚摩樊梨花的身子。这时的樊梨花全身好似火烧一样令她神智不清饱满丰挺的乳房急促的起伏、满脸桃红美丽的眼睛中射出淫欲、饥渴、期盼男人安慰的目光。艳红的双唇不住的张合,小嘴发出一声又一声的短促的呻吟「恩……恩……我要」双手不住的撕扯自己的衣服,老道一见淫欲大增双手色急的脱掉樊梨花的衣服,不一会一具完美无暇的赤裸的美妇胴体呈现在老道的眼前,老道被美艳的身体刺激的忘记了一切这时薛刚已经来到了近前,老道惊觉急忙拿出媚药打出但已经晚了,薛刚的枪尖刺入了他的胸膛,老道发出一声的惨叫而死。薛刚却也中了媚香眼中射出了欲火看着地下不住扭动的母亲,他已经完全忘记了地下的是自己的母亲。双目中射出一种狂热、充满色欲的光芒。只见樊梨花美丽的胴体在日光的照耀下闪着一种艳丽的色彩乌黑的头发因为媚药的作用刺激的樊梨花不住的摆动头部而散乱着。艳丽的脸庞因欲火的刺激而通红渗出了汗水,一双美丽的眼睛射出情欲的光芒,樱桃小嘴不住的喘息、呻吟。雪白、丰满的乳房高傲的挺立并没有因为年纪而失去弹性不住的急促起伏又大又圆红艳艳的乳头被刺激的挺立向上,光滑如缎的肌肤闪着光泽。樊梨花的双手不住的揉动双乳,丰满的双乳在双手中不住的变换形状。薛刚被眼前的一切刺激的急促的喘气,发出野兽般的声音,樊梨花却早已被媚药刺激的性欲而失去了理智,一只手滑到了自己那张满了茂密的阴毛的肥穴上,肥穴早已泛滥成灾了,淫水不住的从穴口流出来把边上的阴毛都弄湿了。樊梨花的手分开自己的大阴唇不住的搓弄阴核,丰韵、雪白、修长的大腿不住的扭动。 丰满、雪白的肥臀极力的向上挺动不住的颤抖。手指在阴穴上扣弄、抽插。发出叫春似的呻吟声「啊……啊……啊……我要……我要……」全身泛着奇异的艳红。薛刚直棱棱的看着生出自己的小穴在也无法控制心中的欲火,大鸡巴早已硬梆梆的挺直好似那棒槌一样又粗又大,大大的龟头好似一个大鹅蛋黑中透亮,龟头流出的淫水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亮光。薛刚发出一声大吼扑向自己的妈妈。这时的樊梨花早已失去了理智只想要男人的安慰,迷迷糊糊中感到有男人接近,全身的欲火一下子爆发出来。 嘴中发出吶喊:「我要…………快……我的小穴好痒……痒死了……给我……我要……」伸出赛如霜雪的手臂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儿子薛刚,母子两人疯狂的吻在一起。急促的喘息声和呻吟声在空旷的荒野中回响。薛刚的双手在母亲美丽的双乳上用力的捏弄、揉动,粗大的鸡巴在母亲的胯间摩擦,直磨的樊梨花不住的扭动,饥渴的把小穴向儿子的大鸡巴凑去。阴穴早已淫水泛滥不住的流淌着,她口中发出娇媚的叫声:「我要……我…… 要……大鸡巴……插小穴……快……快……把大鸡巴插入……我的骚屄中……啊……啊……「薛刚被这一声声的淫叫和自己母亲那成熟的身体摩擦的在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低吼一声,用手扶着自己的大鸡巴对准了母亲的小穴用尽全身的力气,身体向前一挺粗黑、巨大的鸡巴插入了母亲的骚穴之中。但是大鸡巴实在是太大了把樊梨花的小穴撑的大大的一阵撕裂的疼痛从小穴传遍全身。樊梨花一声惨叫,但是由于媚药的作用,樊梨花仍然不住的向上迎合着。薛刚只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感传遍全身,大鸡巴被紧紧的包围着又舒服又美妙。粗大的鸡巴不由得更加硬挺又粗大了不少直涨的樊梨花发出一声声美妙的呻吟声。那种疼痛早已被一种莫名的快感所代替,小穴之中又痒又难受,不由的放浪的扭动肥臀,口中发出令人心荡神仪的叫声:」啊……啊……好舒服……好美…… 快……快……动……动……啊……我要……好男人……好……个大鸡巴……用力……插我……插我的骚穴……好……好……痒啊……恩……恩…… 啊……「薛刚被母亲一声声的浪叫刺激的热血沸腾,双手用力的揉动母亲丰硕的双乳,粗大的鸡巴用力的抽插着母亲的小穴。粗大的鸡巴迅速的在小穴中出入发出」扑滋、扑滋「迷人的声音,一进一出小穴翻进翻出,淫水如同发水一样流出把两人的胯间都弄湿了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在两人身上流过。 樊梨花只感到小穴又充实又胀满好久没有尝过的滋味又一次升起不由的大力的扭动。口中发出极其淫荡的叫声:「啊……啊……唔……快……用力……在用力……好过瘾……好……好大的鸡巴…… 插的小穴……好……好舒服……好……爽……骚穴……爽死了……」 樊梨花完全沉浸在不断的快感之中,疯狂地迎合雪白的肌肤都被汗水浸湿闪闪发着光泽,美丽的脸庞透着快乐中的兴奋,媚眼如丝。肥硕的臀部正用力的往上挺动。整个的骚穴里的嫩肉好像怕失去大鸡巴似的,死命地夹着薛刚的大鸡巴。薛刚发出野兽般的叫声:「啊……好妈妈……好美的…… 好美的小穴……夹的儿子的……的大鸡巴……好美……好爽……啊……「薛刚双手托起母亲的肥臀,巨大的鸡巴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狠的用力的抽送。粗大的鸡巴迅速的在小穴中出入变的更加粗硬、发烫、直涨的樊梨花小穴又麻又痒无与伦比的快感迅速在全身扩散。空旷了好久的小穴被大鸡巴弄的又舒服又爽,忍耐了好久的空虚、寂寞被彻底的引发了。樊梨花在媚药和大鸡巴双重的刺激下更加情欲亢奋。秀发飘扬、香汗淋漓、娇喘急促,娇柔的淫声浪语把个深闺怨妇的骚劲完全爆发出来。淫水从小穴洞口不断的往外流着,两人的下体全都湿透了。」啊……啊……好充实…… 啊……唔……我好……好喜欢……大鸡巴……好……好男人……好夫君……用力…… 在用力……好大……好大的……鸡巴……喔……好……好久没有这样爽过了……啊……「 樊梨花被干的欲仙欲死「扑滋、扑滋、扑滋!」性器交合抽插时发出的淫靡声和母子两人急促的喘息声在空旷的荒野中回荡。母子两人忘记一切的激烈的性交。薛刚用力的抽送,每次大鸡巴都深深的插入母亲的小穴深出,他感到母亲的小穴不断的蠕动、收缩紧紧的夹住大鸡巴阵阵的快感从大鸡巴流遍全身,湿润的小穴又热又紧并不像30多岁的女人那样松垮。直刺激的薛刚奋力猛操着。直弄的小穴大开大合粉红的嫩肉不断的被带出送入。樊梨花更加肉紧,情欲高亢,粉颊绯红。只见她急摆肥臀把饱满的小穴紧紧的套弄着大鸡巴。薛刚双手不断玩弄母亲的双乳,红嫩的乳头被他揉捏的硬胀挺立,樊梨花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屁股用力往下按,好让大鸡巴更深更快的抽插小穴,媚眼翻白、樱唇半开、娇喘连连,阵阵酥痒传遍全身,樊梨花不由得疯狂的向上挺动肥臀,贪婪的取乐,娇美的脸颊充满了淫荡的表情、披头散发、香汗淋林、淫声浪语的呻吟着:「哦……哎呦……好……好舒服…… 好……好痛快……啊……啊……你……要……干……干死我了……哎呦!……我…… 我受不了……喔……喔!喔!……好美……啊……好……好大的鸡巴……用力…… 快点……在……在用力……啊……不行了……啊……啊……啊……我要泄了…… 啊……来了……啊……好美……啊……泄了……「樊梨花急速的迎合,小穴一阵急促的收缩,她酥麻难耐的一剎那从花心泄出大量的淫水,只泄的她酥软无力疯狂的吶喊转为低切的呻吟不住的全身悸动。同时」奇淫合欢散「也泄了出来,它顺着大龟头流入了薛刚的体内。注:奇淫合欢散是一种罕见的媚药,如果女人中了,是处女的话同男人交合就会好。但如果是破了身的女子中了则媚药会流入与之交合的男人身体里,这时必须同处女交合方能解出。反之一样。薛刚被一阵淫水浇注在大龟头上刺激的大鸡巴更硬更大更挺同时由于媚药的作用薛刚失去了本性疯狂的抽送。在母亲刚泄的小穴中抽插不停,樊梨花淫荡地迎合着。渐渐她从媚药的药力中恢复过来,想起了一切不由得羞愧难当但是儿子那粗大的鸡巴所带来的快感却又使她难以抗拒,那种又酥又麻、又酸又痒奇妙无比的感觉从自己的小穴传遍了全身,寂寞、空虚的心灵一下子又被添满了。她彻底被儿子那过人的力量征服了,她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臀部用力的往下按,自己的下体更是拚命的向上挺动,享受着儿子的大鸡巴的滋润。穴心被儿子干的阵阵酥痒,快感传遍了四肢百骸如此的舒服劲和快感是樊梨花久违享受过的了,使得她淫荡到了极点,肥臀疯狂的向上挺动滑润的淫水使得两人更加美妙地交合,尽情享受乱伦性爱的欢娱。樊梨花不时的抬头向下看着儿子那粗壮的肉棍凶猛的进出抽插着自己的小穴,自己穴口的两片嫩如鲜肉的阴唇随着肉棒的抽插不停的翻进翻出,直干的樊梨花忘情的呻吟:」哦…… 好……好舒服啊!……啊……好……好爽……刚儿……妈妈会被你的大……大鸡巴…… 操死的啦!……啊……啊……妈妈爱死你了……妈妈好喜欢儿子的大……大鸡巴…… 哦!……今后……妈妈随……随便让儿子操……你……你怎么玩妈妈……都可以…… 啊……啊……妈妈要你……快……用力干……妈妈的骚屄生的……好儿子……快…… 快用力干妈妈的骚屄……刚儿你……好厉害……啊……啊「樊梨花淫荡的叫声和风骚的表情刺激的薛刚爆发了野性狠狠地抽插着,樊梨花媚眼如丝的娇喘不已,香汗淋漓梦呓般的呻吟着。尽情的享受着儿子肉棒给予的刺激,荒野中响起樊梨花毫无顾忌的呻吟声和肉棒抽插小穴的」扑滋!扑滋「 声,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在荒野中回响。母子两人毫不知道疯狂的性交,薛刚大力的捏弄母亲的双乳,狠狠的干着。樊梨花舒爽的频频扭摆肥臀配合儿子的抽插,拚命的抬高肥臀以便小穴与肉棒结合的更加密切。:「哎呀……啊……啊……妈妈的好……好刚儿……乖儿子……大鸡巴…… 好……好大……好会插……插死妈妈了……啊……啊……恩……用力……在…… 用力啊……好爽……我的好儿子……大鸡巴……儿子……啊……你插的妈妈好舒服…… 喔喔……好快活……啊……啊……我要被亲儿子……的大鸡巴……插死了……啊…… 刚儿……妈妈不行了……啊……要……要丢了……喔……「突然樊梨花双手紧紧抱住儿子的背部,指甲陷入肉中,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小穴猛然收缩咬住了薛刚的龟头,一股湿热的淫水直泄而出,烫的薛刚龟头阵阵透心的酥麻直逼丹田。他发出野兽般的吼叫疯狂抽插,顿时大量热乎乎的精液狂喷而出注满了樊梨花的小穴,直爽的樊梨花全身悸挛。发出短促的满足的呻吟声。 但是薛刚那刚泄完的大鸡巴不但没有萎缩反而更硬,薛刚仍疯狂的抽送,樊梨花不得不又迎合着来满足儿子的性欲却不知儿子被媚药所害正危在旦夕。母子两人更加激烈地性交。这时从远处走来一位道姑,不一刻便来到了两母子跟前。樊梨花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师傅黎山圣母,不由的羞愧的叫道:「师傅……我……」黎山圣母一摆手到:「不用说了,为师看的出来,梨花,你救不了你的儿子,他中的是」奇淫合欢散「只有与处女交合方能救的,否则会精尽人亡」樊梨花一听不由的心中一惊道:「师傅那可怎么办」不由的落下泪来。黎山圣母不由得叹到:「冤孽!真实冤孽%A杴!只好为师来救他」 樊梨花一听哭到:「师傅那不是要毁了你的道基吗?徒弟怎么忍心这样」黎山圣母长叹一声到:「这就是孽缘,不的不如此」说完脱掉身上的道袍露出了美妙的身体。别看黎山圣母都70多岁了但由于修炼道术仙法又保养的好,望上去好似30多岁仍然风华绝代,水汪汪的双眼有神而透着迷人的风情,芙蓉玉面、眼角虽有鱼尾纹但不减其风采反而增添了几分成熟、高雅的中年美态、粉红的脸颊、性感、丰腴的双唇、身体线条、纹理清楚、一双雪白的、丰满的不住颤动的乳房好似少女的乳房一样高傲的向前挺立硕大肥满。粉红的乳头向两粒葡萄一样骄傲的长在乳房上诱人极了、雪白、圆润的肥臀向后高傲的凸起一颤一颤的划出美丽的臀波形成一道奇妙的弧线更显得身体凹凸有致、修长雪白的玉腿、纤纤一握的柳腰。合理的配合,简直曾一分闲胖,减一分闲瘦。艳丽极了。腹下的三角地带,倒三角的阴毛茂盛、浓黑充满了无限的魅力的小穴鲜嫩的阴唇像花蕊绽放似的左右分开,中间一道深深的隙缝紧紧的闭着,美极了、艳极了。来到薛刚跟前。樊梨花一见急忙把儿子推起,使得薛刚仰面躺在地上,那粗大的肉棒沾满了淫水向上直挺挺、硬邦邦的挺立,硕大的龟头闪闪发亮,上面梨花的淫水顺着棒茎流下。黎山圣母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暗到:「好大、好粗,我能受的了吗?」但已经不允许她想的太多了。他暗到了一声「罪过」便跨骑在薛刚身上,把自己的小穴对准了薛刚的肉棒,双手分开阴唇把穴口对准肉棒缓慢的向下把肉棒吞入小穴中,但是此时的薛刚早已失去了理智,欲火冲昏了头脑,双手用力的抱住黎山圣母的肥臀粗大的肉棒用力的向上一挺突破了处女膜直捣穴心全根没入了小穴之中,只疼的黎山圣母脸色发白、冷汗直流。全身一阵收紧,小穴处火辣辣钻心的疼痛使得她痛苦极了,毕竟薛刚的肉棒太大了而且她又是个处女怎么能受的了如此粗暴的插入,疼的圣母曼延泪水、玉牙紧咬。但薛刚只感到肉棒进入了一个又温暖又窄小的肉洞舒服极了。大鸡巴胀的难受他不由的用力的向上抽插,大鸡巴在小穴中狠狠的抽动,处女的血随着大鸡巴的进进出出而流了出来,黎山圣母被干的大汗直流……眼冒金星,阵阵的疼痛令她苦不堪言。两人激烈的交合着。随着时间的流逝,黎山圣母感到小穴不在疼痛一种70多年从来没有过的酸酸的、酥酥的、麻麻的、痒痒的醉人的快感从小穴之中升起迅速的在全身扩散,一波一波的冲击着自己的心田,不由的发出舒服、畅快的呻吟声,全身也兴奋的发热、发烫,媚眼微闭、耳根发烧、性感的红唇一张一合的喘息着,粉嫩的小香舌不住的舔着双唇,身体随着大肉棒的抽送而上下起伏,臀部也一前一后的挺动起来而且是越动越快简直疯狂了,忙的圣母香汗淋淋,道髻也开了秀发散乱的随着摆动而飞舞,娇喘连连。小穴的嫩肉不住的被大肉棒带入带出,淫水和血水四处飞溅。黎山圣母发出叫春一样的呻吟声:「唔……唔……好美呀!… …哎呀……啊……好爽!……」她双手抓着自己的丰满的双乳不断的自我捏弄、揉搓发出亢奋的浪哼声。她时而左右套动时而前后挺动,偶而也会在薛刚的跨上不住磨动,淫水越流越多把两人的胯间都沾湿了。黎山圣母被干的欲仙欲死不由的骚浪的叫到:「啊……啊……好美…… 好舒服呀……没有……想到……男女……交合……原来如此……美妙……啊……啊…… 好爽……大……大鸡巴……干的我……好……好爽……啊……小穴被……干烂了…… 啊……好……徒孙……好……大鸡巴哥哥……用力干……干我的老屄……啊……「 「扑滋」「扑滋」的交合声使得黎山圣母更加情欲高亢,粉颊绯红,只见她急摆肥臀狂丛直落不停上下套动,饱满的小穴紧紧的套弄着肉棒,薛刚被美妙的小穴套动的大肉棒更加粗壮,不由的上下挺动腹部迎合着骚穴,一双手也不甘寂寞的狠狠的捏揉、把玩着圣母的那对上下晃动的大乳房:「啊…… 好美……好大的乳房……又肥又大……我好舒服……啊!「薛刚不住的把玩,把两个乳头揉捏的硬胀挺立。黎山圣母更加意乱情迷,亢奋不已,贪婪的享受着男女之乐。美丽的脸颊充满了淫媚的表情忘我的耸动」啊……啊……好……好美妙的……交合……啊……我……白活了70多……年……啊… …却……却……不知道……这种滋味……啊……用力…… 我要……要大鸡巴插死我的……骚穴……好个……大鸡巴……徒孙……要了我的老命…… 啊……用力……爽……死……人……啦……唔……「此时两人早已忘记了在荒野之中,黎山圣母完全沉浸在鱼水之乐之中了,极度的快感刺激的她,全身亢奋,肥白的臀部疯狂的起落,每一次大鸡巴都深深的插入小穴又快速的退出,次次硕大的龟头都撞在花心之上,酥麻的快感传遍全身,浓黑的阴毛湿淋淋的贴在小穴四周,两片阴唇向外翻出,大鸡巴把穴口撑的大开,狠狠的抽插简直要把小穴干穿似的直爽的黎山圣母放声浪叫:」哎呀……啊……插死我了……啊…… 用力……我的好徒孙……用力干……我的骚穴……恩……恩……喔……啊……快…… 快用力……好美……我的大鸡巴……亲哥……我以后也不……修仙了……我要大鸡巴插穴……啊……不行了……我要……爽飞了……啊……啊……飞了……「黎山圣母一声尖利、兴奋的大叫双手紧紧抓住薛刚的肩膀头部向后仰,小穴死命地磨动不住的收缩夹紧的吸吮着龟头。黎山圣母全身痉动一阵难忍的酥麻从花心泄出大量的淫水,只泄的她酥软无力满足极了,全身伏在薛刚身上,娇喘连连、脸颊亢奋的红润、湿润的淫水打在薛刚的大龟头上直刺激的大肉棒如同发热的铁棒一样更加胀大把小穴撑的更大、更满,直爽的薛刚如同野兽一样疯狂的抽动,直干的黎山圣母完全没有了力气迎合,阵阵的酥痒疯狂的在全身燃烧。伏在薛刚的身上双眸微闭尽情享受那抽插的快感。丰满的乳房剧烈的起伏摩擦着薛刚的胸膛,口中发出淫荡的声音:」恩……恩……恩…… 好……好徒孙……我快……快……乐死了……啊……好哥哥……大鸡巴……快…… 顶……啊……又撞到……花心了……啊……干的我……好……好美……恩……恩…… 爽……真的好爽……啊……「两人疯狂地性交直看的旁边的樊梨花全身难受双手不住的在自己的双乳、小穴上揉捏、扣弄,小穴之中淫水流出随着时间的推移,黎山圣母被干的泄了又泄,泄的全身酸软,小穴红肿,穴口大开,这时薛刚突然把黎山圣母推倒整个人伏在圣母身上疯狂抽送完全不给圣母迎合的机会大力抽插,口中发出大声的吼叫:」啊……好……美……好……美的小穴…… 夹的大鸡巴好爽……好快乐……我要干……烂它……干穿它……啊……我要来了……「 一阵疯狂的极挺,次次狠狠的撞击花心,直撞的圣母四肢百骸舒服酥麻极了,突然大鸡巴死命地顶在花心上,一阵胀大大量湿热的精液如同喷水一样射入黎山圣母的小穴之中。大鸡巴尽量往内伸去,冲击着圣母的花心。直爽的圣母浪叫「啊……舒服死了……啊……好烫……好美……啊…… 射入子宫了……啊……大鸡巴……好……厉害啊……小穴不行了……啊……又要泄了……「黎山圣母觉得花心一阵奇热,强烈的抖了几下,双手紧紧的抱住薛刚发出满足的呻吟声,全身痉动不已,此时的樊梨花也自慰的泄了身。三人静静的躺着享受着美妙的感觉。过了一会由于处女原阴的滋润薛刚的媚毒已经解去了,醒了过来回忆刚才那美妙的感觉不由的露出笑容,看着樊梨花和黎山圣母两具完美无暇的胴体。樊梨花和黎山圣母两人被看的娇羞无限的微红脸庞的低下头轻声的道:」小坏蛋还看,刚才让你干的还不够吗?「薛刚一听得意的大笑,双手分别搂过两人,在两人丰满的双乳上捏揉,同时说道:」刚才还满意吗,我的小乖乖们「樊梨花红着脸点点头娇嗔到:」小混蛋,我是你母亲怎么叫我小乖乖「黎山圣母也嗔到:」没大没小的「薛刚双手用力的捏弄,只捏的两人全身酥痒的说道:」在我小弟弟面前,你们就是小乖乖,不对吗?你们刚才还满意吗?「 两人点点头到:「满意极了,从来没有这么满意过」薛刚得意的到:「那么你们两人嫁给我吧,做我的妻子好不好」樊梨花一听责怪到:「刚儿,怎么没大没小的,我是你的母亲,今天被你干的很爽早已把身心都给了你,但当着人们的面前的时候我还是你的母亲,私下里你可以叫我娘子,可是师傅是个修道之人你怎么也口无遮拦的乱叫」黎山圣母一听说道:「徒弟不要怪他,师傅今天尝到男女交合的滋味后,才体会到什么是只羡鸳鸯不羡仙了。太快乐了,我到是愿意嫁给刚儿」薛刚一听得意的笑到:「好,不过我还是喜欢在性交时你们是我的母亲、师婆那样更刺激,我的两位爱妻」两人娇羞地奇声到:「随你了,小坏蛋」薛刚一见两人的媚态不由的一股欲火从丹田流遍全身,粗大的肉棒又蠢蠢欲动的硬挺起来好似大棒槌一样,樊梨花和黎山圣母一见身体也发起热来小穴不自觉的流出淫水,气息也粗浊起来,不自觉的伸手握住薛刚的大肉棒来回的抚弄,薛刚被两只玉手摸的全身发热大肉棒更加坚挺硕大的龟头流出水来闪闪发亮,不由的贪婪的捏弄两人的乳房来回的吸吮两人的红唇,两人被弄的媚眼如丝,露出饥渴、淫荡的表情,薛刚仰身躺在地上,樊梨花伏下身体握住儿子的大鸡巴伸出香舌舔弄儿子的龟头不时的含住龟头一阵吸吮,一只手在肉棒上下套动另一只手玩弄儿子那两个大卵蛋。时而伸出香舌在龟头四周舔弄用舌尖挑拨马眼刺激的薛刚龟头发硬流出水来;时而又把龟头整个吞入嘴中迅速吞吐爽的薛刚叫到:「啊……妈妈……好会……弄……小嘴……好…… 好……厉害呀……儿子的大肉棒被你弄的好舒服……哦……哦……好个……骚妈妈…… 用力吸……「此时的黎山圣母跨骑到薛刚的脸上,薛刚伸出舌头舔弄湿淋淋的小穴,手指也不老实的轻轻的来回撩弄黎山圣母浓密的阴毛并不时将手指插入小穴肉洞内扣弄着,滑溜的舌头灵活的猛舔那湿润的小穴挑逗着吸吮那鲜嫩突起的小阴核,黎山圣母被挑逗的媚眼微闭、嘴唇微张、浑身酥麻娇喘不已、情欲高炙、淫水泛滥、呻吟不断」哎呀!刚儿……乖徒孙呀!……我要……要被你玩死了……「黎山圣母酥麻的双腿颤抖不仅阴部死命地向上研磨,小嘴发出急促的喘息,双手发泄似的揉动自己的双乳,弄的乳头发硬发胀雪白的乳房变形急速起伏,这时舔弄儿子大肉棒的樊梨花在也忍不住欲火和乱伦所带来的刺激,爬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握住儿子的大鸡巴把小穴对准大鸡巴,缓慢的坐下去,直至大鸡巴全根没入小穴,又充实又胀满不由自主的发出满足的叹息声:」哦……哦…… 对……就是这样……天啊……这种感觉太棒了……儿子的大鸡巴好大……好粗……「 不由的摆动肥臀上下挺动,薛刚向上用的迎合,在乱伦的刺激下他觉得母亲的小穴湿湿热乎的干起来的滋味太美妙了不由的加快了向上挺动的速度用力的抽插,每一次抽送都使大鸡巴深深的插入小穴狠狠的撞击花心,阵阵酥麻、酸痒的快感从小穴升起,樊梨花放浪的上下左右的挺动雪白的肥臀大起大落的拍打着儿子的胯间发出「啪!啪!啪!」的声音,爽的樊梨花全身亢奋双手搂过师傅拚命地吸吮师傅的双唇,同时双手发泄似的在师傅那圆润的乳房上捏弄狠狠的扭着,黎山圣母也激烈地响应着徒弟的动作,在徒弟丰满的乳房上来回的吸吮、舔弄,薛刚被刺激的热血沸腾,下身用力的重重地向上抽插同时舌头和手指也在黎山圣母的小穴中迅速的抽动、舔弄。爽的樊梨花发出淫浪之极的叫声:「恩……哦……好美……儿子的大鸡巴……好热……好大……干的妈妈……的小穴…… 太……太……舒服了……啊……啊……被亲儿子干屄……太……太刺激了……啊…… 儿子……快干妈妈的淫屄……用力……干死妈妈……用你……你那大鸡巴……用力干妈妈淫贱的……大骚屄……啊……妈妈的亲儿子……好厉害……啊……「樊梨花疯狂地摆动肥臀头发不住的摆动,发出歇斯底里的浪叫,发泄着心中的快感。黎山圣母被弄的也大声的呻吟:」啊……恩……好……好徒孙……你的手指……好……好厉害……用力插……我的骚穴……啊……刚儿……你舔到师婆的…… 的小豆豆了……好爽……哦……哦…… 啊……怎么吸上了……好……好痒……啊……吸的师婆……流水了……啊…… 好爽……「薛刚听着两个艳妇的浪叫,大鸡巴更是用力的干着妈妈的淫穴,嘴也不住的弄着师婆的骚穴,三人陷入了性欲的狂潮之中,激烈的交合,性器结合发出的」扑滋!扑滋!「的淫靡声、薛刚野兽般的喘息声、两女疯狂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不停的在荒野中回响。两女被弄的香汗淋淋、欲仙欲死极力的摆动肥臀迎合。樊梨花发出浪叫:」啊……刚儿……我的乖儿子……哎呀……被你干死了……我的心肝宝贝……你的大鸡巴……真粗……真长……真硬……真热……啊…… 啊……好……好爽……啊……亲儿子……的大鸡巴顶到妈妈的子宫里了……啊…… 用力……在用力……干穿妈妈的骚穴……好……好儿子……「声音中透着极度的快乐。黎山圣母疯狂的晃动肥臀左右的磨动恨不的手指和舌头更加深入同时淫荡的哭叫到:」啊……我的好刚儿…… 好……好痒……小穴里面……好……好痒……我要……要大鸡巴……插穴……啊……快……用力干你的妈妈……用你的大鸡巴……像狗一样……狠狠地干她…… 把她的淫穴干露……快让她爽……好……人……好……干我的小穴……啊……「她死命的在两人的交合出揉动,一只手狠狠的掐着樊梨花的乳房,媚眼微张的看着薛刚的大鸡巴在他母亲的骚穴中进出,薛刚被两个艳妇的浪叫声刺激的全身沸腾疯狂的挺动,头部从黎山圣母的胯间伸出到:」啊…… 哦……哦……骚货……我正在……干……干……干自己的贱妈妈…… 哦……好舒服……妈妈的小穴……好美……儿子要干烂它……啊……师婆你……你等会……我会……把我干死……让你爽死……啊……「他每一次进入都带来极大的快感」哦…… 干……干……干死你……干死你……妈妈……你的骚屄……太妙了……你个淫妇…… 贱货……干死你……啊……「薛刚疯狂地顶送了数百下,穴肉紧紧的包着大鸡巴。不停的抽送使得樊梨花淫水横流,两人的交合处润滑无比,粗大的肉棒疯狂的抽插小穴时,樊梨花几乎都不能呼吸。 她发泄似的浪叫:」啊……啊……啊……哦……刚儿……啊……不行了……妈妈要……要泄了……用力……妈妈……啊……啊……「樊梨花一阵急速的上下耸动之后死命的抵住儿子的肉棒龟头摩擦,浑身一阵颤抖,小穴一阵急促的收缩,滚热的阴精狂泄而出。她泄的全身发软,不住的呻吟。全身痉动。 满足已极的享受着高潮的快感。黎山圣母一见急切的到:」徒弟,快点下去……师傅要……要刚儿插穴……快……师傅受不了了……「说着急切的站起来,趴跪在旁边的地上肥满的臀部向后淫荡的翘着不住的摆动,湿漉漉的淫穴向后开着,滴滴答答的流着淫水,黎山圣母淫荡的叫到:」刚儿……快… …师婆……要……要你用大鸡巴……插我的小穴……快点来吗……我要……「薛刚一听翻身把母亲压在地上迅速的抽出了大鸡巴。只听」扑滋「一声大鸡巴从小穴中出来了,一股淫水从樊梨花的小穴中射出来不停的流着,腥臊极了,弄的地上一大片。樊梨花发出极度酥麻的呻吟声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薛刚来到黎山圣母的身后,从后面把大鸡巴对准不住张合的小穴,双手拉住黎山圣母的肥臀用力的向前一挺粗大的鸡巴迅速的没入了淫穴之中,爽的黎山圣母常常呻吟了一声,直觉得小穴又胀、又痒、又麻,百味齐全不由的淫荡的向后耸动肥臀并腻声的叫到:」好……刚儿……好……好大……好粗… …好热……的大鸡巴…… 快……用力……干师婆……的骚穴……用力……来吗……快点……师婆……要…… 要好……好徒孙干……啊……「薛刚被这一声声的浪叫刺激地爆发出兽性,用力的抽插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次重,狠狠的撞击小穴,深深地插入了小穴之中胯间撞击肥臀发出」啪!啪!「 的声音。黎山圣母的娇躯剧烈的前后耸动、秀发向下乱舞、肥大的乳房前后剧烈的跳动好似要掉了下来,薛刚从后面抓住双乳用力的捏弄、把玩,下身狠狠抽插次次直顶花心爽的黎山圣母四肢百骸都酥麻不已,快感不断不由的忘情的向后摆动肥臀迎合发出高兴而淫荡的叫声「啊……啊……好刚儿…… 你太会干了……干死师婆了……啊……骚穴快……快被你干穿了……用力……好大的鸡巴…… 我爱你……啊……啊……好美……亲亲……小乖乖……用力……啊……「淫荡的叫声刺激的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爆发了全身的潜能飞快的抽送直干的黎山圣母向前猛耸,脸庞趴在地上发出」唔唔「的呻吟声薛刚大叫到:」干……干死你……老妖婆……都这么大年纪……还是处女……啊……我要你尝尝……大鸡巴的厉害……插……你个骚屄的滋味……美不美…… 啊……「疯狂地交合,两人忘我的呻吟着。黎山圣母满脸醉人的媚态在也不是哪个道貌岸然、清高冷傲的道姑了反而是个娇媚、淫荡,婉转承题的荡妇,极度的快感刺激了她的身心终于爆发了骨子里的淫荡和空虚的情欲」啊……啊……好美……啊……大鸡巴……大鸡巴哥哥…… 干的……骚穴……好爽……啊……怎么这么快乐……啊……白活了……早知道这样…… 啊……我早就让人干我了……我的骚穴了……啊……好……刚儿……你太强了…… 用力干师婆的小穴……师婆全都给你了……啊……「薛刚奋力的抽送干的阴唇翻进翻出的淫水流个不断,流到地上。薛刚又干了数百下只感到黎山圣母浑身一阵颤抖,阴户里急促收缩不住的吸吮着龟头夹的龟头爽极了」啊……师婆……师婆的小穴……夹的我爽死了……哦「」啊…… 啊……师婆……的好……好刚儿……用力……干……啊……爽死了……啊……好宝贝……干死师婆了……啊……不行了……要来了……「她疯狂向后耸动肥臀,全身痉挛阴精泄了出来,爽的她全身酸软向前趴去,大鸡巴顺着穴口而出。黎山圣母发出」哦哦哦哦「的呻吟声。小穴一张一合的流着淫水,穴口被大鸡巴弄的洞口大开不住的收缩,她整个人趴在地上享受高潮的余韵。全身好似刚从水中捞出一样。薛刚此时老实不客气的来到母亲的身边把大鸡巴插入了刚被干完的小穴中抽插起来,干了数百下又来到黎山圣母的身边插入仍在兴奋中的小穴中。如此往复的在两个小穴中抽插,一个人独享两位艳妇的肉体随着时间的推移樊梨花和黎山圣母被干的泄了一次又一次,泄的两人全身乏力亢奋之极,淫水流了一地。薛刚才在母亲的小穴中射入了滚烫的精液。舒服的趴在母亲丰满的肉体上享受着。 三人在激烈的性交后都已经精疲力尽的躺在地上。过了好一会三人才缓过劲来,只听黎山圣母到:」 徒弟,刚儿。我要走了,你们母子也回营去吧「薛刚一听急到:」宝贝,你不是说嫁给我的吗?怎么还要走「黎山圣母叹到:」我也舍不得你呀,但我们的关系是不被社会所容的,那会毁了你的,我们只有私下如此,我必须回去的呀。我们以后还有再见的日子,我的乖乖「樊梨花也道:」刚儿,师傅说的对呀。我们不能名目掌胆的如此,你不要难为师傅了「黎山圣母穿好衣服含泪向远方而去,那美好的身体消失在远处。薛刚呆呆地看着那远去的背影,樊梨花娇嗔到:」刚儿,不要看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你还看什么,瞧你那魂不守舍的样子「薛刚收回心神对樊梨花笑到:」宝贝,我的好妈妈怎么你吃醋了,不要这样吗,你永远是我心中的最爱的人「樊梨花听了悠悠的叹到:」刚儿,如今妈妈把一切都给了你,你可不能不要妈妈呀「薛刚急忙安慰到:」妈妈,怎么会那,我会永远爱你的「说着贪婪的吻着妈妈微张的红唇吸吮着,一双手也不安分的在樊梨花丰满的乳房上捏弄、揉搓,时而又把手伸入母亲的那仍在流着淫水的小穴中扣弄,把玩阴核弄的樊梨花发出」唔唔「的急促的喘息声丰满的肉体不安的扭动,肥臀耸动的迎合着手指的插送,一双手抓住薛刚的大肉棒急速的套动直把大肉棒弄的又粗又大的硬邦邦的挺立起来,薛刚的手在母亲的小穴不住的掏弄,弄的小穴淫水横流薛刚捞了一把淫水顺着母亲丰满的肥臀中间的深沟在母亲的屁眼出抚弄,不时把手指轻轻的插入母亲的屁眼中抽送,爽的樊梨花发出淫浪的呻吟声,粉红的脸蛋泛着奇异的绯红,媚眼如丝、修长丰腴的双腿不安的踢动,薛刚一边玩弄一边道:」好妈妈,你还有一处地方没有给我那,我要吗「樊梨花呻吟着:」恩……恩……哦……什么地方……妈妈……不都给你了吗…… 啊……好……好儿子……妈妈好……好痒……你弄的妈妈……好……好难过…… 妈妈要儿子……的大……大鸡巴……「薛刚到:」妈妈,我要插你的屁眼,那才是你的处女地,妈妈给我吧「樊梨花一听媚眼如丝的道:」刚儿,妈妈……从来没有……从后面弄过……而且你的东西那么大……会疼的……不要了……「」不吗,好妈妈我要,我就要「双手加紧了在小穴和屁眼处扣弄,弄的樊梨花心痒难耐,饥渴无限,急需要安慰不由的呻吟的浪叫:」啊……啊…… 好……好儿子……不要在弄了……好……好痒……妈妈好难过……我要……妈妈答应你了……快……快来干妈妈……」薛刚一听大喜极了让母亲趴跪在地上向上翘起肥臀,他来到母亲臀后,双手在肥嫩的臀肉捏弄大鸡巴对准流着淫水的毛茸茸的小穴用力的插了进去,只听「 扑滋「一声大肉棒没入了屄腔之中,爽的樊梨花全身酥麻,只感到小穴之中又热又胀又麻又痒不由的浪叫:」啊……啊……好……好儿子……你……你不是要……干……干妈妈的屁眼吗…… 怎么插妈妈的小穴……啊……好美……好……好爽……大鸡巴……好大……好粗…… 恩……恩……儿子……用力……用力干……妈妈的小穴……「薛刚凶猛的抽送抽插,大鸡巴在小穴中迅速的出入带出了大量的淫水流到地上,直插的樊梨花舒畅以及,酥麻的快感一阵阵的传遍全身,直干的她满脸春潮媚眼发光好似要滴出水来,香汗淋淋秀美的长发都贴在脸颊上、双唇急速的张合发出一声声淫荡的叫声疯狂的向后挺动着肥臀迎合着,雪白的双乳向下垂着随着身体前后左右的抖动,薛刚顺着母亲光滑的背脊从后面抓住了双乳用力的揉搓、捏弄,乳房象大馒头一样在胀大,樊梨花发出爽极了的浪叫」啊……啊……好儿子……妈妈生的……好……好儿子…… 你的……大鸡巴……好大……干的妈妈……的骚屄……好美……好……好过瘾…… 啊……爽死妈妈……用力……干死……你淫贱的……妈妈……好……刚儿……大鸡巴……哥哥… …小穴……好……好爽……啊……「这时小穴已经被干的大开,淫水如同泄洪一样流出使得大肉棒出入更加顺畅,交合之声不绝于耳突然薛刚把插的过瘾的大肉棒整个拔了出来带的淫水四处飞溅。樊梨花只感到全身一阵空虚要多难过有多难过不由的发出哭声道:」好…… 好儿子……妈妈要……快……大鸡巴插……插妈妈的小穴……不要拔出来……呜呜…… 妈妈的乖儿子……好……哥哥……亲爹……我要……大鸡巴插穴……「叫到一半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哎呀「的惨叫声。原来薛刚把拔出来沾满了淫水的大肉棒对准了母亲的屁眼用力往里插去,整个龟头已经陷入了屁眼的嫩肉之中,毕竟屁眼又窄又小没有经过开垦况且薛刚的大肉棒又硕大无比所以疼的樊梨花全身收紧发出痛苦的叫声」啊……坏儿子……好……疼……快……快拔出来……妈妈的屁眼……好痛……不要插了……「由于母亲的肌肤收紧大肉棒无法在深入薛刚不得不按兵不动双手在母亲的乳房、小穴上捏揉、扣弄一边安慰到:」妈妈……好妈妈…… 没事……一会就不疼了……」不一会在薛刚双手的魔力下樊梨花全身兴奋起来,肌肉也松动了发出呻吟声,薛刚感到了母亲的变化,趁机大肉棒用力的向前一挺「扑滋」一声全根没入了母亲的屁眼中。樊梨花不由惨叫一声「哎呀……好疼……不行……儿子快拔出来……太疼了……」疼的樊梨花满眼泪水,脸色惨白,额头直冒冷汗,她只感到屁眼中火辣辣的发胀、疼痛难忍不由的用力的向前挣扎想摆脱大鸡巴。但薛刚双手紧紧拉住母亲的肥臀不让她挣脱同时他感到屁眼中的肉棒被紧紧的包围着又胀、又难过不由的抽动起来,大肉棒在屁眼中出入涩涩的很是困难但是有一种别有滋味的快感从大肉棒传遍全身,薛刚更加兴奋的抽动,樊梨花却惨叫连连浑身疼痛欲死,好似撕裂了般不由的拚命挣扎哭泣的哀求到:「好……好儿子……妈妈……受不了……不要……好疼…… 疼死妈妈了……啊……呜呜……不要……儿子……快停下来不要插了……妈妈求你了……「她挣扎着反而好似配合着薛刚的大肉棒的出入,那中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得樊梨花两眼无光、脸色惨白如死一样。随着薛刚抽插的时间的流逝,樊梨花感到屁眼中并不在那么疼痛反而渐渐的一种难言的麻辣、酥麻,伴着少许的疼痛的不知名的快感从屁眼中传遍全身,她也不在喊疼了,而是轻轻的扭动肥臀来配合儿子的抽插,薛刚这时感到屁眼并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涩反而湿滑了起来使得大肉棒出入的畅快多了,不由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狠狠的抽送,樊梨花也体会到了另一种小穴所没有的快感不由的摆臀迎合起来,胯骨撞击肥臀发出」啪啪「的击打声,樊梨花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啊……好……好儿子……不疼了……好过瘾……用力……插妈妈的屁眼……好爽……啊……乖儿子……的大……大鸡巴……好……好棒……干的妈妈的屁眼又…… 麻又痒……啊……「」好妈妈……你的屁眼好紧……夹的大肉棒好……好爽……妈妈用力摇呀… …好……个屁眼妈妈……太妙了……「两母子忘我的性交极力的配合发出淫荡的叫声在空旷的荒野中传着。樊梨花胸乳急速的起伏前后晃动好似要掉了下来,乳头又硬又挺,小穴之中淫水不断的流出全身香汗淋淋但她仍然疯狂地向后挺动迎合。薛刚也忘我的抽动大肉棒,次次深入屁眼狠狠的猛干,双手也不住的在母亲肥嫩的乳房和小穴上来回玩弄。在这样的三面的夹攻下樊梨花被一阵阵极度的快感征服了,只有急速的喘息通过呻吟来发泄自己的快乐」啊……好舒服……我的好…… 好儿子……乖儿子……亲儿子……干的妈妈的屁眼好爽……大鸡巴儿子……用力…… 用力干……干烂你……你这淫贱的妈妈……的屁眼……啊……儿子……大鸡巴…… 哥哥……亲老公……妈妈全给你……你了……用力干……哦……啊……哦……「 「好个淫贱的妈妈……干死你……骚货……好……屁眼……夹的儿子的……大……大鸡巴……好……好爽……哦……好……妈妈……的屁眼……是儿子的…… 哦……哦……干……干烂你……我的妈妈……「母子激烈的交合,一波波的快感和乱伦的刺激使得母子两人更加忘乎所以的性交。樊梨花承受着大肉棒一波又一波凶猛的攻击,全身酥麻屁眼的深处又痒又酸麻不时的传遍全身每一处地方,小穴中也不断的收缩,淫水不断的涌出樊梨花兴奋的大声呻吟:」啊……妈妈的好……好儿子……好老公……太美了……大鸡巴儿子…… 你的……大鸡巴……好粗……好热……啊……用力干……干……妈妈的屁眼…… 屁眼好爽……好……好儿子……你太会干了……妈妈以后都让儿子……干……屁眼…… 啊……不行了……妈妈要泄了……啊……啊「薛刚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越插越快,越插越狠,樊梨花全身一阵颤抖屁眼收缩的咬着大鸡巴,花心一阵扩张一股淫水急泄而出,小穴张合不已。樊梨花发出满足的呻吟,薛刚从母亲的屁眼中拔出大鸡巴快速无比的插入了母亲极度兴奋的小穴之中用力的抽插,爽的樊梨花又兴奋起来疯狂迎合,母子两人疯狂的性交忘记了一切在儿子大肉棒的有力的操穴下,樊梨花泄了一次又一次泄的她全身无力的仰躺着,薛刚伏在母亲的身上大肉棒仍在迅速的抽动,干了二百多小薛刚只感到龟头一阵舒爽不由的大叫:」哦……好……好妈妈……动起来…… 用力夹……夹儿子的大鸡巴……啊……儿子的大鸡巴……好……好爽……啊…… 要来了……「一阵疯狂的极顶大鸡巴往穴内深处插去,一股滚烫的精液急射入母亲的子宫,爽的樊梨花花心大开也泄了出来,不由的呻吟着」哦……哦……好……好热……的……精液…… 啊……烫死妈妈了……啊……好……好儿子……妈妈……好……好爽……啊…… 妈妈又泄了……「两母子紧紧的抱在一起享受着高潮后的快感,粗浊的呼吸在荒野中回荡。两人都浑身是汗,薛刚温柔的抚摸着母亲的身体问到:」妈妈,你快乐吗?儿子干的你爽不爽「樊梨花羞涩的道:」妈妈从来没有这么爽过,这些年来,你父亲由于战争还有他有好几位夫人都很少碰母亲,妈妈今天太快乐了「薛刚急忙道:」妈妈,那么以后儿子天天让你快乐,好不好「樊梨花羞涩的点点头。 薛刚看着母亲的羞态不由的得意的笑了起来。两人休息了一会才起身穿好衣服,准备回营,但是由于樊梨花泄的次数太多了,全身乏力怎么也站不起来了,薛刚只好把母亲抱上马背,自己也跨上战马从后面抱住母亲以免她落马,把另一匹马牵着向玉龙关而去,不知不觉来到了玉龙关不远处,薛刚才骑到自己的战马上,樊梨花只好把住马鞍以免掉下马来,两人接近关口才看到关上已经换上了大唐的旗帜,原来樊梨花和薛刚去追敌将之后,薛丁山便率军夺关,由于守关主将逃跑,薛丁山没有费什么事便夺下了关口。樊梨花和薛刚一见急忙叩关,城上士兵一见是她们母子急忙通报薛丁山。薛丁山把两人接入关中,听说老道以死大喜不已,听到樊梨花也累的很便让两人各自去休息。大唐军队便在玉龙关休整准备想西凉下一关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