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章 海风怡情

    第六部第六章海风怡情1

    刚刚晨练回来,康猛就急忙联系李银珠,昨夜他与孙一海和唐雨商议了很久,腹案以趋成熟,电话接通了好半晌,那一头刚传来李银珠慵懒的声音。

    “银珠,你不是有晨练的习惯吗?怎么听声音好像刚刚醒来似的?”

    其实李银珠根本就不晨练,是为了接近康猛才勉为其难了几天,她趴在床上睡眼朦胧地把手机放在耳边,一听到康猛的声音,女孩顿时翻身坐起,“我人家身子不舒服嘛,都怪你,弄得人家好惨”

    李银珠语气之娇滴,听得康猛心中一痒,“嘿嘿,那都是以前的事儿了,你也”

    “什么呀,人家现在真的好难受,昨天在床上躺了一天都没有恢复过来”说到这种事情,女孩微微皱了一下鼻子,不自禁地揉了揉平坦的小腹,仿佛那种撕心裂肺就发生在刚才,“康猛,这么早就来电话,是不是想我了?嘻嘻”

    “唔,是挺想你的。”康猛嘿嘿笑了几声,接着说道:“银珠,我想今天与你详细地谈谈,想听听你们兄妹有没有已经成型的计划。”

    得知康猛要与自己见面,李银珠兴奋得一振藕臂,把俏脸弄得红扑扑的,煞是喜人,“那好,我马上就起来打电话订房”

    “唔?你到这里来就可以。”康猛应了一句,顺嘴嘟嚷道:“咖啡厅还用订房?”

    “什么咖啡厅,人家说的是酒店。”

    “酒店?嘿嘿”康猛这才反应过来,嘻笑着打趣道:“银珠,你想在床上谈?嘿嘿,那能谈好吗?”

    李银珠半咬着樱唇吃吃娇笑几声,俏脸桃红地回道:“去你的吧,你想得美,人家不是身子还不太方便嘛,去你那里。我怎么好躺下呢?要不,你来我家算了,还是去酒店吧”说罢,李银珠格格笑着挂断电话

    康猛是被李银珠派去的司机接到酒店的,门铃刚响一声,花枝招展的李银珠便出现在康猛的眼前,把他弄得一愣:“银珠。你是不是扒在门镜上向外看啊?嘿嘿,想我想得也太邪乎了吧?”

    “少臭美,快进来”女孩伸手拉在康猛的衣襟上,房门尚未关紧,李银珠已经献上了两片冰凉微颤的朱唇。

    那一夜销魂夺魄般地缠绵,彻底的征服了这个女孩,几天前康猛在李银珠眼中所有的缺点和不足,都在女孩深思了一天有余的心中化为乌有。李银珠已打定主意,不管是利用也好,爱恋也罢,康猛完全可以成为她的情人,既然此生不能独得康猛,那做他一辈子的情人也无妨,这样反而会更自由一些。

    可康猛却不这样想,要了李银珠的处子之身,也便牵动出康猛心中的那份贪念,即便是李银珠不想与其他女孩共侍一夫。康猛也不甘心李银珠离他另嫁,在潜意识里。他已经把李银珠看成是他的女人,不管他们的接触是冲动也罢,误会也好,康猛都把这些理解成为一种天意,那种擦肩而过回眸一望都是前世修来的缘分。而这同床共枕。更加不能令康猛释然。

    二人相拥在门厅吻了好久,若不是康猛的色手已经袭上女孩嫩腻的腴臀、使得女孩痒麻难耐。李银珠还不会收回那嫩腻的香舌。

    “嗯你真坏”一声轻吟,而两条粉腿紧紧地并在一起的李银珠恋恋不舍地收过香舌,红着俏脸笑骂了一句,急忙摆动腴臀躲避康猛的色手,“嘻嘻,你可真是个流氓,连手都这样坏。”轻轻一挣,女孩脱离了康猛怀抱,快速向后靠去,把那高翘地腴臀倚在墙柜上,笑吟吟地看向康猛。

    “嘿嘿,这能怪我嘛,谁让你选了这么一个地方。”康猛嘻笑着向房内走去,边走边说:“若是去我那里谈,我又怎能嘿嘿”

    李银珠撇了撇小嘴没有搭言,从冰箱中取出两瓶水,跟在康猛身后进了房间,“康猛,你怎么这么快就要与我谈工作?是不是心中有什么想法?”

    康猛微微点点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是有点想法,不过,我想先听听你们兄妹的具体计划,然后我再调整一下思路。”

    交谈中,李银珠并未向康猛隐瞒什么,她们兄妹想借助父亲生前的朋友,来完成对李民灿的夹击,目前她哥哥李民基正在和这些人接洽中,同时也在筹措资金。

    听得李银珠并未提及她三哥李民哲,康猛说道:“银珠,你是不是有个三哥叫李民哲?”

    “是的。”李银珠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我那三哥一直生活在法国,康猛,听你提到他,我大体上就能猜到你心中的想法,我们的投资顾问已经建议通过说服我三哥来完成目标,可是”说到这里,李银珠顿住话语,微微低下头去。

    看着李银珠闷闷不乐的容颜,康猛追问道:“怎么?你这个三哥跟你大哥是一伙的?”

    “唉!”李银珠轻轻叹息一声,抬头说道:“他们倒不是一伙的,可我那个三哥我哥哥曾经跟他提出过合伙的可能性,都被他婉言谢绝了,所以,我们再也没有在他身上动过心思。”

    “是吗?”康猛想了想,说道:“你们兄妹与在法国的李民哲关系如何?”

    “他跟我一样,也是庶出,不过他很知足,从来不想说吗家族之争,不像我们兄妹,呵呵”李银珠苦笑两声,很无奈地说道:“至于说到兄弟情分嘛,大家毕竟有血缘关系,应该比一般朋友间的关系要好一些,嗯,每年也能相聚几日,彼此说一些新鲜话题,时常通通电话,仅此而已。”

    “那他跟李民灿又如何?”

    “差不多,没有利益上的相争,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错。”

    “利益?利益”康猛自言自语地重复了几句,忽然问道:“你哥哥与他接触之时,是不是以利益相诱?”

    第六部第六章海风怡情2

    “是的,我记得哥哥曾经承诺,事成之后分给他一半家业,可是他一笑置之了。”李银珠面带少许疑惑地问道:“康猛,难道我哥哥在做法上有问题?”

    康猛点点头,“问题大了去啦!银珠,你先听听我是怎么看待你们兄妹,虽然呵呵,咱们彼此间虽然了解不是很深,但你给我的直觉,应该是个温柔善良的女孩,有时还傻乎乎的。”说着,康猛抬手捏了李银珠脸蛋儿一把。

    李银珠呵呵娇笑一阵,说到:“有时候,我是有些头脑简单,就拿咱俩来说,本来人家是想讹你一番,没想到却把自己搭了进去,呵呵,你接着说。”

    “唔,再比如,虽然你至今还不被李氏家族所承认,但我从你口里得知,你和哥哥并不缺乏父爱,也从来没有为金钱烦恼过,对吧?”康猛顿了一下,说道:“如此说来,像你这样一个年轻美貌、身心健康而又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孩子,应该过着一种无忧无虑与世无争的生活,可是你,如今的你,却怀着满腔的仇恨,这就说明你向李氏家族复仇的动机应该与金钱和地位无关。”

    “嗯,康猛,你说的不错,我和哥哥其实从没有必要非得与李家拼个鱼死网破,关键是,这二十年来,他们从来不接纳我们兄妹,视我们如无物”李银珠的秀眼渐渐湿润。颇为气愤地说道:“我们兄妹之所以这样,就是要向他们李家讨回一个公道,这里面有个最关键的动因。那在前年,我母亲还没有过世时,又一次李氏家族举办家庭聚会,我爸爸一直努力让我们回归李家,那一次,他带我们母子三个人回去参加聚会,可哪曾想。他们根本就不让我们进门,爸爸妈妈领着我们在门口跪了四个小时,直到那场宴会结束,也没人哼。那就是仇恨的种子!”说到此,李银珠咬了咬牙,两粒晶莹的泪珠滚落在她那粉嫩的腮边。

    康猛默默地看则会李银珠,直到女孩的情绪有所平复,这才说道:“因此说,你们如今的行为,不是因为金钱和地位,可这种事。你三哥,他知道、理解吗?”

    “我不晓得。”

    “还是得呀,说不定他的心中也有和你们一样的想法,对不对?”康猛摊摊手说道:“如果你们兄妹能以亲情、或者共同历程为突破口去说服你三哥,我相信他是会仔细考虑的!退一万步讲。你哥哥的做法也太缺乏技巧。怎么能一下子就答应人家一半家产呢?首先,你们考虑人家的风险了吗?再有。谁敢保证你们就一定能成功?成功之后又能否兑现承诺?”康猛问了一大堆很实际的问题,最后嘿嘿一笑,说道:“即便是以利益相诱,那也得做的技巧一些,一点一点地推进,一步一步地妥协,这才让对方有真实感、成就感,对不?”

    康猛说了这一大套,充分得到了李银珠的认可,女孩笑眯眯地站起身子,很是乖巧地坐在康猛腿上,一只小手搂着他的脖子,一只小手伸进康猛的衬衣,“康猛,那你说说,这件事儿,还能不能有所缓和?”

    “嘿嘿,咱们还是到床上去说吧。”淫笑两声,康猛抱着李银珠走进卧室,轻轻把女孩放在床上,他故意低头巡视着地毯,“嘿嘿,这间房还算靠谱,最起码地毯的颜色”

    “哎呀,闭上你的嘴!我让你说!”俏脸早已霞红的李银珠,一把抓过康猛的领带,把康猛拉倒在她的身子上,“看你还说嗯”那条嫩滑的香舌,把身上的男人地嘴堵得严严的

    女孩的初夜,幸运地遇上了一个懂得惜香怜玉德男人,而这一次,李银珠才真正见识到这个男人,在那方面出众的能力。

    轻轻分开女孩那两条修长的粉腿,康猛脸带淫笑地瞥了一眼面色绯红秀眼紧闭地李银珠,“银珠,现在还疼吗?”说着,那只色手悄悄地袭上了女孩早已做好了准备的那一汪湿亮。

    一声浅吟飘出女孩的小嘴,那双美腿下意识地紧并在一起,“嗯,求求你把手拿出来我人家啊!”

    就这么一个动作,就这么短短的一瞬,女孩已经完成了今天的第一个腾空。

    直到那张娇美的俏脸不再扭曲,康猛的色手这才缓缓地抽出,骤然的空虚,使得李银珠一下子把羞臊抛到九霄云外,一双小手死死地按在康猛的手臂上,紧咬着樱唇,扭动着腰肢,俏脸上满是荡荡的风情,看得康猛兴奋莫名。

    提枪上马,扬鞭驰骋,这男人,一次次把飘渺的云朵送给他恩宠的女孩,而那女孩,用一路欢歌来表达她心中的爱意

    这一场欢畅淋漓,使得李银珠不得不重新再心里为性爱定位,这时的她才对康猛身边的女孩们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在那一次次饱和着浓浓爱意的高速冲击下,李银珠被彻底撕裂、揉碎,再也没有了自我。

    “康猛嗯我爱你啊!别动了,求求你啊!求求你!”

    听得身下的女孩的恳求声渐变为嘶喊,感受着女孩无处不抖得娇躯,康猛停下了腰身的摆动,喘着粗气躺在李银珠的身旁。

    可怜的李银珠,高蜷着两条颤抖的粉腿仰躺在那里,原本嫩白的肌肤上香汗淋漓、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那平坦的小腹足足**了半分钟之久才有所减弱,过了好半晌,女孩快速起伏的酥胸渐渐平复下来,那两粒已经坚硬多时地蓓蕾。也渐渐还其原有的娇艳。

    “嗯,康猛,你你”微微睁开秀眼。看到小猛子依然生龙活虎,李银珠下意识地在她濡蜜的桃源上抹了一把,很是歉意地羞声说道:“对不起,我现在我的身子满足不了你真的对不起!让我歇一会儿再”

    “嘿嘿,傻丫头。”康猛笑着伸手,把李银珠搂在怀里,语气夸张地说道:“银珠。这就是令我一直很苦闷的事儿啊!在家里每次跟她们鏖战都得经历很长时间,可把我累惨了!”

    李银珠羞羞地一笑,小手轻轻地抚弄着康猛的前胸,“康猛。你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跟在你身边的女孩一定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女孩!”

    “呵呵,这也是我的心愿,银珠,让爱我的女孩终身幸福,就是我的人生的目标!”

    “包括我吗?”

    “那当然。”康猛用力搂了搂女孩娇嫩的身子,“只要你这辈子不离开我。”

    这句话,听得李银珠心中一颤。“我的心永远不会离开你,可是呵呵,我要是嫁了别人,你的心还会像现在这样吗?”

    “那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让你嫁给别人。”

    “嗯。我要是”身子已经渐渐有所恢复的李银珠。

    这句话的后果是,女孩马上就遭到了“无情”地鞭挞,直到她后继无力实在是配合不上康猛的动作之时,房间里飘起一声闷哼,冲破了那满屋的嘶吟,康猛终于爬上了云端

    “哎呀,你可弄死我了,奇怪了,为什么前天你的动作那么柔缓还能”

    “那时候,你不还是个**嘛,嘿嘿,听着你嗷嗷喊疼,嘿嘿,摧残也能带来快感”

    “滚你的,谁嗷嗷喊疼啦?你那么喜欢**,要不我去做个手术”

    “你这个小淫娃,我可真受不了你,赶紧睡一会儿吧,别再刺激我了”

    房间的门铃响起,惊醒了康猛和李银珠,原来是李银珠早就定好了午餐,康猛看着丰盛的午餐说道:“原来你是早有预谋啊。”

    “嘻嘻,要不,来酒店干什么?”李银珠娇羞一笑,把刀叉为康猛摆好,“康猛,你说我三哥能答应我们的请求吗?”

    “那不好说,不过,总得努力一下才行,依目前来看,那是一条离成功最近的路。”二人边吃边谈,很快聊到康猛像如何帮助李银珠兄妹地问题,康猛笑着说道:“我的能力有限,也只能在资本市场帮你们吧水搅浑而已。”

    李银珠笑了笑,说道:“那已经很不错了,我与哥哥地想法也不过就是如此,康猛,资金上的事儿,我来解决”

    “不不不,我用不着你们的资金。”

    “为什么?还分什么你我呀,谁的资金不是一样。”李银珠微皱着眉头说道:“我的名下就有很多钱,你用我的钱有什么不可以的?”

    康猛扑哧一笑,“用你的钱?你不怕我把你的钱卷跑?”

    “跑就跑呗,迟早有一天你会回来的,对你,我特有信心!”

    “呵呵,谢谢你,谢谢你对我的信任。”康猛正色说道:“我的资金方面,你不用操操心,肯定无不了你们兄妹的事儿。”

    听得康猛的言语如此肯定,李银珠仔细在康猛脸上端详一番,半晌后才说道:“康猛,李家上市公司的盘子可很大呀,如果咱们有一方资金链断裂,那那将输的很惨啊!”

    “你放心,没问题!你们兄妹能保证自己的资金链不断裂就行了。”

    看到康猛脸上那笃定的神情,李银珠心中已经坚信眼前这个男人是不会令她失望的,不由嘻嘻一笑,说道:“康猛,能不能透露透露,你究竟有多少钱?”

    “够用,你问那么多干嘛,够用就行呗。”康猛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句,接着说道:“你还是先给你哥哥联系联系,把我的意思转达给他”

    “切,我对你都不保密,你还对人家隐瞒资金情况。”李银珠撇了撇小嘴,放下手中的刀叉,拧拧哒哒地到卧室跟他哥哥通电话去了

    不一会,李银珠轻盈而回,“我哥说同意你的想法,他让我出头与我三哥谈一谈,我刚联系过,你猜怎么样?我三哥如今也在亚洲,正在印尼的巴厘岛度假,他约我去那里详谈,康猛,你陪我去行吗?省的万一有什么事,我还要通过电话求教你,陪我去吧。”

    “陪你去倒没什么问题,可我的护照”

    “签证问题我来解决,虽然李家不接纳我们兄妹,可外人仍把我看成是李家人”

    回到家中,康猛把与李银珠沟通的结果,告诉了孙一海和唐雨,这二人也赞成康猛牵去巴厘岛,三人又商量了一番,康猛这才上楼吧要去巴厘岛的事情告诉了宋婷。

    “老婆,我大概要去两三天,你们在韩国等我,这次我得带小丽去,她会法语和英语,得留神他们跟咱们玩猫腻。”康猛又在跟自己的老婆玩心眼儿,不过,带戚丽去也能解释的过去,谁也说不出啥来,这是康猛在决定去巴厘岛时就想好的。

    宋婷一听,暧昧地一笑,“我没啥意见,带着小丽,也能让你在各方面都方便一些,你说是不是?”一边说着,宋婷一边把机灵古怪的目光向康猛投去,弄得康猛直发毛。

    “我关键是小丽懂法语,万一他们用法语交谈”

    “啧啧,算了吧,别越描越黑了,呵呵,我是没啥意见,你去征求一下薇薇吧。”宋婷忽然寒起俏脸,快步上前拉住康猛的耳朵,咬着牙凶巴巴地说道:“这次我一定把最苛刻的条件,写在小丽那份保证书上!滚!”说罢,宋婷抬起粉腿,照着康猛的屁股就是一脚。

    满脸通红的走出了房间,康猛心中兴奋异常:“嘿嘿,小婷这一关算是过去了,薇薇那里就好办多了。”

    戚薇一听康猛要带妹妹一同前往,心中便知康猛打得什么主意,她竟然与宋婷一样,也是掐在康猛的耳朵上,“大色狼,娶了小婷他们姐妹不算,还要打我们姐妹的主意,真不要脸,干脆你把那蓉蓉那丫头也带去,省的小丽一个人滚!”

    照旧也是一脚

    第六部第六章海风怡情3

    “银珠,你三哥生活得还挺悠闲哦。”飞往印尼的班机已经起飞了好一阵,身边伴着戚丽和苏蓉这两个新鲜水嫩的丫头,康猛很是惬意,“我们都在为生计奔波,他却跑到巴厘岛度假,呵呵,法国人的生活就是浪漫,看来你三哥被法国佬同化了。”

    “谁说的,我三哥的工作很忙,有时一个大手术需要”

    “等等,噢,原来你三哥是个医生。”康猛赧然一笑,一拍额头说道:“我一直以为他是企业家呢,看到他拥有那么多资产”

    李银珠撇了撇小嘴,说道:“这个世界的有钱人并不一定都是商人,比如说我吧,呵呵,还有,我哥哥也不算是个商人,我们的钱,都是我爸爸留给我们的。”

    康猛笑着说道:“银珠,这么说,你也是个有钱人,哎,能不能透露透露,不算哪个级别的富婆?”

    “什么富婆?难听死了,呵呵,我部告诉你,反正”李银珠双眼往上一瞟,俏皮的来回摆着头,“反正应该比你多。”

    此言一出,惹动了前几排桌椅中的两张小嘴同时咧动,戚丽甚至发出微弱的冷哼,“切,有几个破钱很了不起嘛?我姐夫的能力是一日千里,我敢担保,当我们离开韩国时,姐夫的资产规模一定会超过你!”戚丽并不知道康猛有多少钱,康家的准确资产数额,只有范蕾蕾能说的请。

    “比我还多?那你真是有钱让人啊?”康猛表情夸张地说道:“我大约能有两亿美元左右的资产,不知你超出我几个档次?”他估计威廉会把他从前的资产数额告诉李银珠兄妹的。

    李银珠呵呵一笑,“这我早就知道,所以我敢保证比你的钱多,至于高于你多少嘛,我不告诉你,呵呵康猛。你就那点资金,怎么还能靠自有资金来帮我?”

    “我主要是把谁搅浑,又不是控制水的流向,因此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资金。”康猛指了指李银珠,说道:“在这次操作中充当主力部队的是你吗兄妹,而我扮演的应该是前锋和预备队的角色。所以,你不用担心我的资金数量,我肯定不会因资金问题二误事!”

    巴厘岛是印尼著名的旅游区,和许多地处热带的岛屿一样。阳光、鲜花、海浪、沙滩是其最大的卖点,戚丽和苏蓉都来过这里旅游。康猛倒是头一次踏上这座岛屿。

    “姐夫,咱们应该吃过晚饭再出去游玩,现在时中午,外面的太阳太毒了。”刚刚下榻别墅型酒店,更过衣着的戚丽便开始为康猛介绍巴厘岛的风光:“这里除了蓝蓝地海水和迷人的沙滩外。还有民俗和宗教”

    “我对那些都不感兴趣。”叼着烟站在戚丽身旁,康猛的目光流连在她那身衣着上,短短的裙幅堪堪遮盖住女孩高翘的腴臀,康家最豪迈的酥胸好似随时都要迸裂那件挎栏小背心,这女孩,把身上最隐秘之处巧妙掩藏,却把最诱人的地方全都暴露出来。光着修长的粉腿,裸着削瘦的香肩,尤其是那一道深深地乳沟,惹人的不仅仅是遐思,它完全可以勾出男人的罪恶,更关键的是,女孩并没有穿着胸围,那小巧的乳贴,遮得住两粒娇艳的樱桃,却遮不住满胸的嫩颤。

    “大色狼,你看什么?”戚丽被康猛看得俏脸微红,伸出小手把康猛的脸推向一旁,而后下意识的抻了抻裙摆,略略地提背心,这才问道:“姐夫,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康猛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对你的衣着感兴趣,我说戚丽,你能不能像蓉蓉那样”说着,他瞄了刚刚进入客厅的苏蓉一眼,快速一吐舌头,“算啦,我警告你们俩哦,绝对不能穿成这样出去!”

    “为啥呀,别人不都这样穿嘛!康猛你看”苏蓉轻盈地来到康猛身边,手指着窗外的公共绿地和泳池,“你看那些老外,还穿着比基尼出入酒店呢,这叫入乡随俗。”

    “外国人是外国人,反正你们俩不行!”康猛没好气地说道:“蓉蓉,以后不能康猛康猛的直呼其名!”

    “嘻嘻,那叫你什么?”苏蓉白了康猛一眼,转而与戚丽对视一番,二人俱是嘟嚷耸肩,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样。

    康猛嘿嘿一笑,“叫猛子,或者叫哥哥”

    “去你的吧,你哪有一点哥哥样?”苏蓉偷瞄了康猛一眼,笑声嘟嚷道:“你都坏透了,还哥哥呢?大不了以后我也叫你猛子好啰。”

    “行行,就叫猛子,不过,你们俩现在赶紧上去换衣服。”

    “我们不换,现在就穿这身去进餐。”说罢,戚丽挽住苏蓉的手臂,笑嘻嘻地走出别墅,向酒店餐厅而去。

    康猛手指两个女孩的背影,“好,好,我就不信弄不过你俩!时间紧迫,今晚就开始行动!”他的时间的确紧迫,在印尼这三天中,如果摘不下这两颗熟透了的蜜桃,万一回去后,宋婷等人反悔了,那可就难办了。

    信誓旦旦地安慰了自己一番,康猛还得急忙跟在这两个惹祸精的身旁,利用自己的身子能遮挡一会儿是一会儿,幸好餐厅中进餐的人很少。

    “哎呀,你们俩可愁死我了,快点吃,吃完赶紧回房”

    “就不回房,气死嗳哟,姐夫,人家回去换衣服还不行嘛!”戚丽那纤细的腰肢已经落到了康猛的手中。

    “这就对了,非得逼我动手,快吃!”

    这顿午餐,两个女孩是在康猛的吆喝声中结束的,回到别墅,康猛赶紧联系另住他处的李银珠,双方定好午餐地点后,坐在客厅上琢磨开来:“到底是现在就上去找小丽,还是等到晚上呢?”过了好半晌,康猛噌地站起身子向楼上而去

    第六部第六章海风怡情4

    “小丽,换好衣服了吗?”轻轻敲了几下门,康猛尽量把心情弄得轻松一些,不待戚丽搭言,康猛已经推门而入。

    外面烈日当空,下午也没什么节目,戚丽正身着吊带短睡裙躺在床上看电视,看见康猛笑嘻嘻地进来,急忙扯过单子盖在修长的粉腿上,“干嘛换衣服,咱们下午又不出去。”

    “好哇小丽,当着外人面,你穿的那么少,看到我进来,你反而把自己遮得这么严。”早已打定主意的康猛,嬉皮笑脸地坐在床边。

    “人家怕你”戚丽羞赧地回了一句,猛地伸出粉腿蹬在康猛的腰侧,“嗳呀,你坐到人家的床上干嘛?”一脚把康猛踹到床下,格格娇笑起来。

    “嘿嘿,小丽”康猛说着站起身子,问道:“你姐没跟你说什么吗?”

    戚丽装出一副不解的表情,“说什么?我姐天天都给我说很多话,人家怎么一一记得,你想听什么?”

    “当然是咱俩之间的话题了。”

    “咱俩之间有啥话题?”戚丽摇动着红扑扑的俏脸,不与康猛往一块说。

    康猛笑着说:“你姐就没有跟你说这次来印尼的事儿?”

    “说了。”

    “怎么说的?”

    “太多了,人家记不住,总之一句话。”戚丽笑看着康猛。说道:“她让我防着你这个色狼姐夫啊,你干嘛嗯”

    心知戚薇肯定会给妹妹打些预防针的,不待戚丽说完,康猛已经揉身而上,一下子扑到戚丽那温润的身子上。驾轻就熟地叼走了女孩的小嘴

    回到房间中的苏蓉。站在窗前出神地望着蔚蓝的海面,脑海又浮现出亚龙湾地一幕,同时还在回味着出发前宋婷的话语。

    打架前去机场送康猛等人,快要办理登机手续时,宋婷把苏蓉叫到一旁,先是嘱咐苏蓉留意双方商讨时的法律细节,又问了苏蓉一些对康猛这个人的看法等等,最后满脸暧昧地问了苏蓉愿不愿意成为她的姐妹,当时苏蓉就已经猜出宋彤的心思。可她摸不准康猛作何想,只是羞羞地一笑结束当短暂的对话。

    “人家当然愿意,可康猛他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他总是在占人家便宜,却从来也没说过喜欢我唉!”想到心烦处,苏蓉披了一件外套走出房间

    已经与康猛接过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