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三我最爱的妈咪

    「嗯,黑田,这期的稿子,拿去吧。」

    「谢谢老师。」只见穿著西装鼻挺的男子很恭敬双手接起打扮像家庭主妇的女子递给他的稿子。男子仔细翻阅手上的原稿,频频点头。

    「果然没错……那么我马上带去公司。」黑田说完之后对着老师弯腰成九十度以示尊敬说:「老师,辛苦了!」并转头对另一绑马尾的年轻女孩说:「真理子,谢谢。」黑田微笑离开后。工作室的两人都松一口气。

    「真理子,回房睡吧。」

    「晤嗯。」真理子趴在桌上勉强回答。带着眼镜,打扮像家庭主妇的女子熄掉手上的香烟。

    「我回去睡搂。」女子进房门后,趴在床上,听着闹钟滴滴答答的声音。她一直翻来覆去仿佛睡得不安宁。

    「啊……睡不着……」女子搔搔头无奈表示。

    「对了!」她仿佛想到好主意,跳下床。

    「良平。」她轻手轻脚来到另一房间,轻声呼唤。

    女子看到一年轻男孩,马上高兴抱住他说:「你怎么这么晚回来。」

    男孩似乎被女子抱住有点不知所措,害羞道:「妈……妈妈!妳工作都做完啦?」女子身高多出男孩一个头,所以胸前两团乳房一直磨蹭男孩的脸颊。

    「你晚餐吃了什么?」

    「排……骨饭……还有沙拉和玉米浓汤。」男孩不好意思妈妈的乳房磨蹭他的脸庞,所以讲话吞吞吐吐的。

    「是吗?很好吃吧……」妈妈弯下腰,脸部贴近她儿子的脸旁。

    「不过呢?妈妈想跟你一起睡觉。」

    「妈。妈妈……?」男孩眯着双眼,满脸通红无奈的语气。妈妈贴近他儿子,手轻轻抚摸他脸颊,挑逗他似的。

    「你愿意像平常那样跟我一起睡吧?良平……(爱心)」

    良平打量站在他身前的女子,眼前正在高兴的脱掉衣服的是他的妈妈。她脱去宽松的衣服,全身上下的皮肤出奇的白晰,浑圆的屁股,虽然有点下垂,但胸前那两团大奶可是如木瓜般大。

    良平无奈看着全身赤裸的妈妈整理她长发。心中不由得乱想:「唉,不晓得其它的漫画家是怎么样的?为什么,我妈妈一有空性欲就特别强……」

    妈妈高兴的躺在床上,张开大腿,露出毛毛茸茸的阴毛,对着儿子说:「来吧,来吧。妈妈准备好了喔。」

    良平只能眯着眼傻笑,但动作可不马虎,迅速靠近他妈妈身子上,但心里想:「有时候还会主动跟我要求……当然我是无法违逆她的。」

    良平整张脸贴近母亲阴部,嘴里可没闲着,轻触淫穴,开始吸吻起来。但是少年的忧愁还是不减少,在想:「我虽然知道这样的行为是不可以的,可是……」

    良平想到着,肥厚的嘴唇舔舐更加用力,「她是独自一人拉拔我长大的妈妈。」

    良平双眼柔情注视着他母亲,心中确是波涛汹涌,想得尽是母亲的伟大,「我唯一能报答她的方法,就是顺从她的意思。」

    寂静的夜里,房间里,只有一种声音,舔食般的声响,使人觉得津津有味。良平抖动灵活的舌头,穿梭在母亲的淫穴中。

    良平坚定的眼神,想着:「不管妈妈要我做什么,我一定都会答应……况且我也很喜欢妈妈……就算她要求的内容跟方法是不对的。」良平舌头更加用力往淫穴挤进去,嘴唇吸着大阴唇,发出吸苏苏的声音。

    良平抬起头一脸幸福表情对妈妈说:「妈妈的这里……好……好香喔。」手指头覆盖住淫穴插入着。

    妈妈红红通通的脸颊的说:「是吗?你在说谎吧?妈妈都没有洗澡,哪里一定很臭才对,呵呵……(爱心)」妈妈还特意用手大大的扒开淫穴,露出深红的花径,似乎空气中藉由这动作,突然弥漫着一股成熟妇女的骚味道。

    良平点点头,「嗯,是很臭!」

    听到儿子这样老实回答,妈妈反而害羞起来,「啊哈!真的?」

    「可是,我最喜欢这种味道了!」良平鼻子贴住淫穴,似乎百嗅不腻。

    「也舔我的乳房,好吗?」妈妈一手摸着胸部,觉得不过瘾。

    「嗯。」良平双手抓着像木瓜般的肥乳,搓揉着肿大的奶头,白泡泡的胸脯留下鲜红的手印,良平的脸摩擦着肥乳,贴近母亲跃动的心,感受妈妈真实的存在。

    「来……亲妈妈一下……好不好?」妈妈的手指摩擦着儿子柔嫩的嘴唇。母子俩的双眼仿佛从对方看到自己深爱的身影,两张嘴,温柔的、缓缓的靠近。

    良平看着母亲害羞的样子,嘴巴吸阭母亲的嘴唇,心里想:「我很喜欢亲吻……小时候开始,我就常常亲妈妈。真正教我接吻的……也是妈妈……」

    良平吸阭着妈妈的舌头,并渡过口水进入母亲的口腔,两人仿佛在比谁的口水多,互相把唾液放去对方口里。妈妈早已闭起双眼,享受儿子柔情的伺候。唇分,母子俩的口水拉出一条长长的白丝。

    「你接吻技巧……很棒喔!良平。」妈妈意犹未尽的赞美儿子。

    「这都是妈妈教导有方啊!」良平低下头,嘴巴舔着乳房说着。

    「是吗?」良平右手大力挤抓着乳房,舌头灵活巧妙的舔动肿大的乳头。

    「晤……啊……再……再下面一点。」良平听话的大嘴渐渐往下移动,舌头沿着白晰的身躯慢慢舔舐着。

    「哇塞!你湿得好厉害喔!妈妈。」良平手指拨弄着妈妈的淫穴,里头布满着淫汁。

    「啊,是啊!」妈妈不好意思的回答。良平一口气用力往淫穴舔去。

    「噗滋!噗滋!」「啊!啊!」良平小嘴咬住柔嫩的阴唇。妈妈忍不住娇喊一声:「啊晤!」

    良平吸了半天,满脸口水抬起头说:「妈妈的这里……味道好浓厚喔!」

    「哦……是吗?讨厌啦!哈哈!」良平看到红嫩嫩的阴蒂,忍不住用力吸住不放。

    「噗滋滋!」「啊啊啊!」

    妈妈满身大汗双手用力握紧,似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妈妈的阴唇中的淫汁股股流出,虽然被他儿子吸干,但淫穴确知道小主人需要,一直供应不停。

    良平的嘴没有停止休息一刻,吸苏苏不停。手挤捏屁股,小指滑入褐色的肛门,带给他妈妈不同的感受。妈妈已经娇喘不止,儿子在她的阴部舔舐得令她情动不已。

    「呼呼!差不多……可以插进了,良平。」正低着头卖力在妈妈底下奋斗的良平,听到之后停止构工。

    他带着有点无奈表情说:「不……不可以用舔的就好了吗?」

    「不可以。」妈妈脸色铁青的说。

    「呵呵!你的肉棒不也这么硬了吗?」妈妈手用力抓住他儿子的肉棒。

    「啊!好硬喔!」妈妈挺满意儿子的肉棒,点点头微笑赞美。

    「快点!快把你粗硬的肉棒插进来啊!」

    妈妈躺在床上,双脚大大张开,双手用力扒开充满淫汁的骚穴。良平跪在母亲身旁,无语看着妈妈淫荡的表情,不过底下的粗硬肉棒高高举起,随然龟头没有完全露出包皮,但一却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肉棒渐渐靠在淫穴上,龟头慢慢的摩擦阴唇。并不是良平蓄意挑逗他母亲,只是他在想着:「每次我插入妈妈的淫穴里时,心脏都会跳得好快。」

    强烈蹦蹦的心脏声,良平特别感受到异样的情绪。良平忍着心里的悸动,肉棒大力一下子进去他母亲的淫穴中。

    「噗滋滋!」

    「啊啊啊!……啊啊!」母亲感受到肉棒温热,满足的娇喊出来。

    「晤啊!啊!妈妈。」良平肉棒卖力在母亲底下冲刺,只觉得人生最快乐莫过于此。母子俩欢乐的性爱着,肉体交缠的快感刺激着两人的脑海。

    良平心想:「虽然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可是妈妈的淫穴真的让我好舒服。」

    「用力啊……良平……!」

    「是,妈妈。」

    「啊啊!噗滋滋!噗滋滋!」良平抬起妈妈的脚靠在他肩上,粗硬的肉棒更加用力插入妈妈的淫穴里,「啪啪!啪啪!」

    「呼呼!不行了!」妈妈尖叫的喊着,跟着良平只觉得肉棒收到阴道强烈的紧缩,一股热流烫着肉棒舒服不得了。

    「妈妈……我要射了!」

    良平肉棒以最大力气插入妈妈的淫穴中,只见妈妈表情一脸压抑快感的表情,似乎接受到儿子滚烫烫的精液。良平颤抖的把最后的精子残渣射入妈妈的体内,就这样疲惫不堪的身子压在妈妈身上,享受性爱快感的宁静。

    良平休息片刻撑起身子说:「妈妈。」

    「什么……这么快就睡着了!」良平看着妈妈熟睡的脸孔,一脸安详的表情,温情充溢着良平的心中,「晚安了!妈妈。」良平说完之后,温柔的亲吻母亲的脸颊。良平替母亲盖好被子,静悄悄的离开房间。他小心关上房门后,满脸倦意就想回房间好好睡觉去。

    「啊!真理子!」良平吃了一惊,原来真理子竟然就在旁边。

    真理子满脸通红看着良平,小声说:「良平……你这样不行喔!」

    「啊……哈……哈……」良平尴尬的支支吾吾,真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真理子。

    良平心想:「呜呜,居然被真理子发现了……呜呜!……好惨啊!」

    (四)月光夜话

    「太突然了。」

    「居然会发生那种事。」

    「听说是闪避小孩,车子才撞到分隔岛。」

    「唉……吉田先生怎样好的人想不竟然发生这惨事啊!」

    吉田家里,来来往往的人与吉田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