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11、真龙降世

    二人睡醒,肚子饿得咕咕作响,卓德本想再与雪儿缠绵一番,但实在饿得紧要,只索罢了,连忙起床穿衣,到街上的餐厅吃午饭去了。

    便在吃饭之际,卓德的手提电话响起,却是陈泰来电,说已经相约了他师父,打算在伟邦家见面。

    卓德收回手机,立即把事情向雪儿说了。二人经过作晚之事,彼此的感情大进不少,回伟邦家途中,雪儿玉手围上他雄腰,亲匿地靠在卓德身上。回到家门,便见陈泰和一个老者在大堂的沙发坐着。二人看见,连忙上前招呼。

    陈泰和那老者站起身来,向二人介绍:‘这是李师父,在香港是有名的道家高手,也曾多次接受报章电视台访问。’

    ‘李师父好!’卓德和雪儿连忙说道。只见这人年约五十来岁,粗眉大眼,国字脸膛,长相十分威严。而在他身旁,有着两个大胶袋,满载着物事,只因有旧报章盖住,无法看见袋里的东西。

    众人不免气套一番,陈泰在旁道:‘你们的事,我已经和师父全说了。其实我以前所学的是佛家法门,两年前才拜李师父为师,说到道术,实在肤浅之极,因今次事出严重,只好请师父出马了。’

    ‘麻烦泰哥你了,能有李师父帮忙,今次我们可有救了。’

    ‘不用客气,我们还是到屋里去再说吧。’李师父说。

    一行四人走入电梯。回到伟邦家,陈泰和那李师父二话不说,先来到灵桌前仔细端详了一番,还低声细语研究了一会。

    卓德和雪儿在旁听得一知半解,待得二人回过身来,李师父向卓德说:‘没错,确是黄龙教所为,瞧来马先生已经把灵魂买给黄龙教了。’

    雪儿听得脸上一惊,问道:‘买给了黄龙教,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马先生过身之时,是否来得很突然?’

    雪儿点了点头:‘没错,记得他晚上还好端端的,当我早上起床,便发觉他已经……去了……’

    ‘果然是这样,黄龙教有一门叫做收魂大法,可以把人的灵魂收入鼎中,肉身便会死忙,但灵魂还在。待得一经施法,灵魂便会破鼎而出,附身到另一人身上,藉此得以重生。而那被附身的人,肉身样貌不会改变,但行事心性,便会变成那死去的人。只是这收魂大法,必须在活人身上施为。换句话说,马先生的死是人为,不是自然死亡。’

    ‘李师父你是说,说……我先生是当晚给人收去灵魂,才会身亡?’雪儿惊恐问道。

    ‘没错,其实马先自知时限不多,横竖一死,便在死前请人把灵魂收去,藏入木鼎中,只要一到适当时机,他便会破鼎而出。’

    ‘适当时机,他又怎知道适当时机?’

    李师父笑道:‘我听陈泰说,他不是送了一件和服给马太太么,而那件和服早已给人施了法,只要穿在身上,施法的人便会马上知道,立即开坛作法,马先生的灵魂便会苏醒,从鼎中出来。还有一点,和服穿在马太太身上,也会受法术所迷,只是不知那人施了什么法而已。陈泰已详细把你们的事与我说了,瞧来马先生要附身的目标,是何先生你,所以他才千叮万嘱,要马太太穿着和服,要你们在他灵前做爱,就是这个原因了。

    ‘这样说,只要不穿那件和服,岂不是什么都解决了。’卓德道。

    李师父摇了摇头:‘你不可忘记他们的离魂大法,只要那人一施法,你们二人便会重蹈覆辙,一样逃不过他们的指掌。施法的人虽没有和服作引子,但同样可以加害于你们,只是马太太不会受到迷惑而已,但他还是可以附在你身上。’

    二人听得心头发毛,齐声问道:‘这有什么办法解决?’

    ‘方法只有一个,便是把灵魂引出来,彻底把他消灭,这才是治本之法。’

    ‘李师父,这会不会很危险?’雪儿惊叫道。

    ‘嗯!当然有危险,但你们放心,黄龙教这些小道行,我还可以应付,只要能把马先生的灵魂引出来,再破了那人的法术,施法人便不能再害人了。这种邪教之徒,实是害人不浅,既然给我知道,便是没今日的事,我也不会放过他们。’

    卓德点头称是,问道:‘李师父要我该怎样做呢?’

    李师父略一迟疑,徐徐道:‘唯一之计,便只……’

    卓德见他欲言又止,知道内里必有什么难处,便道:‘若能把此事解决,只要我做得来,什么事都不成问题,李师父不妨直说。’

    ‘好吧,既然何先生你这样说,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会先在灵桌前起一个坛,待得一切准备妥当,马太太便穿起那件和服,依照马先生的遗言,在他灵前……,你们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说到这里,二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不由面面相向,一时做声不得。而雪儿双颊,更是满布红晕,心想:‘这样说,岂不要在他们二人跟前做爱,这样羞也羞死了,又如何能做得!’

    卓德当然同一心思,说道:‘难道真的只有这个方法?’

    李师父点头道:‘若非如此,便很难引动那施法人,况且这种事,多拖延一日便多一日危险。但话说回来,若然两位觉得尴尬,不肯这样做,我也没法子,这还是由你们决定吧。’

    卓德望望雪儿,见她红霞盖面,知他心中害羞,便道:‘李师父,马太太可否只穿上和服,关于做那回事,我们只作个模样如何?’

    ‘不可以,你们二人若不交合,施法人是感应不到的,所以必须来真的。这也很难怪你们,谁会在人前干这种事而不害羞的!这样好了,我们在厅子上先准备好,你们便在房间做吧,为了要施法人感应得到,房门便不能关上,相信这样或可一行。’

    二人听后,卓德又望望雪儿,瞧瞧她的意思。

    雪儿心想:‘为了大局着想,也只好这样做了,还好房间大门并非面向大厅,便是不关房门,他们也看不见。’想到这里,便向卓德点了点头。

    李师父和陈泰看见,便即动手把木餐桌拉到厅子中央,放在灵桌之前,距离约有十数呎远,接着从胶袋取出香炉布幡等物,不一会便架起了一个神坛,李师父向卓德二人道:‘你们可以进房间了,但要记住,愈是激情愈好,施法人才容易受到感应,若是久久不见有动静,便继续做下去,尽可能不要拔出来,知道吗?’

    卓德点了点头,便和雪儿走进房间去。

    入到房间,听得雪儿低声道:‘我真的很担心,不知那李师父能否对付那个人,若然……’

    卓德笑道:‘依我看李师父必定有把握,你忘记了么,陈泰不是说过,双方若然斗法,失败的一方,便会道术尽失,要是他没十成把握,又岂肯冒这个险。’

    雪儿想想也是,不禁放心不少,当下走到衣柜,从里面取出那件黑色和服,向卓德道:‘真的要穿上它么?’

    ‘现在到这地步,已经没有弯转了。来,让我替你穿上好了。’

    雪儿无奈,不情不愿的把和服放在床上。卓德来到她身旁,为她脱去上身的衬衫,接着脱去她短裙,雪儿身上便只剩下乳罩和内裤。当卓德动手要脱她乳罩时,雪儿轻轻把他推开,张着水汪汪的眼睛向他道:‘到床上再脱。’说着倒身上床,拉过一张薄被盖在身上。

    ‘你莫非害怕他们偷看?’卓德笑着说。

    雪儿听他说中心事,便道:‘打开房门做这种事,心里总是有点不安,而且厅上还有外人在,又怎能当作没回事!’

    便是她不说,卓德也明白她现在的心情,只好向她笑了一笑,便动手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个精光,跳上床来,一把扯开那张薄被,雪儿立时‘呀’的轻呼了一声,目光到处,却见卓德胯下的肉棒已朝天直竖,不由笑道:‘你怎么了,还没碰人家便硬成这样子。’

    ‘你不喜欢他这样么?’卓德咧嘴笑道。

    ‘我不知道。’玉手已经按耐不住,伸手把肉棒握在手中,套弄了几回,便见马眼渗出一颗玉液,随听卓德道:‘含住他。’

    雪儿这时仰天卧着,望住他笑了笑,说道:‘你跪上前来好了。’

    卓德双腿跨开,便跪到她眼前,再听雪儿笑道:‘要是你能放进我口里,我便给你吃。’

    雪儿话落,张开樱唇,摆出一副要吃的样子。卓德听见一喜,便用手要把肉棒按低,岂知他硬得过甚,一连按了几回,总是无法把龟头压下,害他还微微酸痛。雪儿看见,不禁噗哧一笑,道:‘不是雪儿不给你含,而是你太作怪了。’

    卓德怎肯罢手,连忙趴前身躯,双手按住床头上,把角度调低,用手一按,龟头便顶住她口唇,雪儿见他使坏,但也不多说话,张口便把龟头含入口中,用力吸吮起来。卓德登时高声叫爽,雪儿见他满意,便吃得更用力,还握住肉棒不停地套动。

    吃了一会,吐了出来:‘人家不吃了,你的龟头实在太大,口都软了!’卓德正乐在其中,忽然给她半途勒马,无气可消,便握住肉棒在她脸上拍打起来,只听得拍拍拍几声,雪儿脸上立见微红,嗔道:‘你坏死了,用大屌打人。’便要翻身逃开,却给卓德按住。

    雪儿大叫:‘好了,好了!人家吃了,你卧在床上吧。’

    卓德倒身卧下,雪儿撑身起来,缓缓把乳罩内裤脱去,赤裸着身躯,跨腿跪到卓德头上来,笑道:‘你先和雪儿舔舔,我再给你弄。’说着间,便已把个宝穴抵到他嘴唇。

    只见卓德用手指揉抚几下,双手拨开她花唇,露出甬道内的层层嫩肉,已见内里湿淋淋一片,不由看得心热,便即埋头吸吮。

    雪儿浑身一颤,捧着他脑袋叫道:‘卓德……我……我好美,用舌头,人家要你的舌头。’

    ‘啊!’雪儿随觉一条软腻之物直闯而入,仍不住在内里卷动,实在美到极点,叫她如何能忍得,不由大声呻吟起来,淫水犹如决堤似的,倾泻而出。

    卓德吃了一口又一口,直弄得雪儿无力再支撑,身子一软,倒了下来,只听卓德道:‘你怎地没点用,这样便软成一团泥。’

    雪儿不肯服输,立即掉过身来,趴到他胯间,一把提住肉棒,张口便吃。

    如此弄了几分钟,雪儿才肯罢手,向卓德道:‘人家想要了,快来吃我。’

    卓德取起床边的和服,动手替雪儿穿上,却没有束上腰带,任由前襟张开,说道:‘真想不到,你穿上和服会这么动人,太美了!’

    雪儿搂住他吻了一下:‘我真的很好看么?’

    卓德用力点头:‘在我心目中,还没一个女子及得你,这是我的真心话。’

    雪儿心中一甜,牢牢把他抱紧:‘还不用你的大阳具吃我,用力吃你漂亮的雪儿吧。’

    卓德见她惧心尽去,知她已是色欲迷心,再不像先前般惊恐,就不敢提起此事,免得又勾起她的不安,接着把她放倒在床上,扯住她的和服两旁一分,露出她胸前一对美乳,卓德看得眼热,伏身下去,吸住她一边乳头。

    ‘呀!卓德……’玉指插进他头发,把他脑袋用力往下压:‘用力吸吮我……雪儿的乳房美吗?’

    ‘美……太美了……’

    ‘你喜欢便好……嗯!美死我了。’

    卓德经过一番口舌之欲,便知是时候了,马上蹲身而起,把她双腿大大张开,稍略对准目标,雄腰一挺,巨棒立时没进。

    雪儿只觉龟头直抵深宫,一抽一插,龟棱刮着膣壁,麻麻爽爽的快感直透脑门,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