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633章枯竭大结局

    “拜托!这些不是我的记忆!不是我的记忆!你们不要靠近过来!”孟皈搞不清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眼前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想管这些了,不是不想管,是他根本管不了。

    她们……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孟皈强迫自己这么想着,内心莫名有些痛苦,如果她们不是原本的她们,那原本的她们呢?去了哪里?为什么有人把自己推到这底下来?是顾玲把他推下来的吗?

    “你们让开啊!”

    孟皈大吼了一声,奋力推开了面前那几个快要靠近自~~~m己的‘人’,推出了一条腥臭的路,很盲目地向地底厅边跑了过去。他也不知道出口在哪里,但刚才摔下来的地方显然没有出口。

    孟皈乱冲乱撞最后却是撞到了一面墙上,这里显然也不是出口,孟皈一转身,那些人又开始哀嚎着向他这边挪动了过来。

    一只细小的手突然抓住了孟皈的衣袖,孟皈不敢看地上趴着的到底是谁,怕自己看到之后不忍心,他奋力推开了那细小的手,然后沿着墙边向另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这一路过去,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地上的人,听到一声熟悉的惨叫,每听到一声这种惨叫,孟皈的精神就越发濒临崩溃的边缘,他感觉着他几乎无法再支撑下去了。

    可是……到处都没有出口,这地底大厅难道是全密闭的?真特么的见鬼!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地狱吗?

    那些人又慢慢围了上来,孟皈被逼到了墙角。已经无路可退,他奋力踹击着那墙面,试图踹出一个墙洞然后从那里逃脱。

    一切都是徒劳。那墙面非常坚硬,又或者墙的那边根本就是死路,孟皈除了踹得自己脚疼,一点作用也没起到。

    正在这时,孟皈发现自己前面几米处的天花板似乎有光影在晃动,他连忙上前了几步,发现天花板上居然有个洞。似乎可以从那里翻爬到上面去。

    不过周围的‘人’也已经距离那个洞很近了,孟皈来不及多想,赶紧向前几步来到了洞口的正下方。上面隐隐约约似乎还有人在说话走动的样子。看样子只隔了一块楼板。

    不过孟皈想要上去就有些难了,毕竟天花板距离地面至少有三、四米高……就算使劲跳,也抓不到那楼板啊!

    孟皈四处张望寻找着是否有什么可以借用的东西,不过什么也找不到。只有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那些让他崩溃的腐尸们。

    正在绝望的时候。洞口上方突然吊下了一根绳索,孟皈已然顾不得那么多了,至于是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在上面,是什么人把这绳索扔下来的,他都没时间多想。

    绳索油腻腻的,摸起来就象一根人的肠子,不过现在不是挑三拣四的时候,孟皈连忙抓紧了那绳索。奋力向上面攀爬了上去。

    底下的那些‘人’已经来到了孟皈下方,他们抓住了孟皈的腿脚。似乎不想让他就这么离开,孟皈使劲踢着踹着、想要摆脱他们,在踢踹着的同时,他听到了很多熟悉的声音,听到那些声音孟皈的眼泪都要下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向头顶上爬了上去。

    也许上面是可以获得救赎的地方……

    “我打赌他会一个人跑掉的。”一个声音在上方隐隐约约响起,孟皈听得不太真切。

    “我们没猜错……到了最后,他只会顾他自己……”另一个声音应和了一句。

    孟皈努力想尽快爬上去弄个清楚究竟,到底是什么人在上面说话?

    “哈哈哈哈……”一阵尖锐刺耳的笑声响过之后,上面就再也无声无息了。

    孟皈继续向上爬着,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怎么爬这么半天还爬不上去?

    孟皈向下看了一眼,发现底下大厅的地面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他不由得冷汗直冒,看来自己向上爬的结果,并不是可以离开底下那个大厅,而是让整个大厅的高度一起提升了,先前三、四米高的大厅,现在至少有十余米高了!

    但是孟皈并不敢停下来,他继续向上爬了上去,感觉天花板上的洞距离自己应该越来越近了,但怎么都爬不上去。

    爬不上去是一回事……现在孟皈发现自己距离底下的地面已经有几十米那么高了……已经听不到底下那些哀嚎声,但是自己正下方,已经聚拢了一个黑压压的圆形半径,他们似乎正等待着他掉落下去。

    “是谁?搞什么鬼?”孟皈大吼了一声,心里充满了绝望和愤怒。

    “有本事出来啊!”孟皈继续大吼着,但是他的喊声没有换回任何回音……

    “林总!你在哪儿?伊芙!林冰璇!你们都在哪儿?”孟皈紧紧抓着手中油腻的绳子,向四周大喊大叫着。

    “小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快!”一个声音从上面响了起来,孟皈向上一看,原来真的是顾玲!

    她正把小手伸向这边,似乎是想把他从那里拉上去。孟皈一阵苦笑,他不相信以顾玲的力气真的能把他拉上去。

    “你恢复记忆了?认出我是谁了?”孟皈向上方的顾玲问了一声。

    “我不认识你,但我相信你说的那些话。”顾玲的神智看起来比先前要清楚多了。

    “你相信我的结果,就是把我推到这下面来?”孟皈一阵苦笑,他已经有些糊涂了。

    “不是我,是那些影子一样的东西!是它们把你推下去的!我们必须要快点离开,不然就来不及了!”顾玲继续向孟皈伸着手。

    孟皈不得已还是伸出了一只手拉住了顾玲的小手,他没感觉到顾玲拉他上去。却感受到身体下面被人托住了一般,一会儿的功夫,他真的从那洞里钻了出来。

    “这边走!”顾玲并不敢停留。拉着孟皈向旁边跑了过去。

    孟皈跟着顾玲穿过一条条走廊,一道道门,在一个类似于迷宫的地方穿来穿去,有很多时候,都是在那些门将要关上的时候,两人刚好从门里挤了出去。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孟皈心中不由得很有些疑惑,不过他并没有时间问。先前他是从城堡医院的五楼被推下来的,但是这是又什么地方,孟皈就不清楚了。

    两人推开最后一道门之后。来到了一个街道上,孟皈感觉这里有些似曾相识,想了一会儿之后,才明白了过来。这里就是先前那个小镇。看来他已经逃出了城堡医院?

    “这边来。”顾玲拉着孟皈冲向了一辆载具样的东西,两人上去之后,顾玲发动了载具,沿着镇上最宽的街道向前面冲了过去。

    “这里快要毁灭了!抓紧时间!”顾玲似乎非常的紧张。

    “我的同伴们呢?”孟皈向顾玲问了一声。

    “他们已经去逃生舱了。”顾玲回了孟皈一句。

    “你怎么知道?”孟皈有些发楞。

    顾玲没再吱声了,她现在已经把载具行驶到了一个巨大的舱门前,发送指令过去之后,舱门缓缓地打开了,顾玲启动了载具的驱动模式。让载具飘浮了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进入到了其中的一个逃生舱里。

    在逃生舱里孟皈看到了十几个休眠舱,林静、王殇、伊芙等人全都在里面,还包括顾承安、林冰璇等人,唯独没有苏沐琴。

    把孟皈带到逃生舱的主控室坐下之后,顾玲操纵着逃生舱从基站里弹射了出去。

    但逃生舱刚刚弹射出去,逃生舱的主脑便发出了一声紧似一声的警告音。

    “前方有巨大不明飞行物处于逃生舱的前方轨道……”

    “预计撞击时间……二十三秒钟之后……”

    “无法自动规避开,请立刻进行手工规避……”

    “撞击倒计时……十八秒、十七秒……”

    距离很近的时候,孟皈终于看清楚了前方的巨大不明飞行物,就是他们从星际飞船里弄出来的那艘逃生飞船,某一瞬间他甚至还看到了舷窗里面正在操纵飞船的舒娅和林冰璇二人,以及站在舷窗边的自己。

    “又是一个新的轮回吗?”孟皈喃喃自语了起来。

    在即将和前方的飞船发生撞击之前,顾玲很及时地采取了手工规避措施,但是逃生舱仍然和前方的逃生飞船发生了剧烈的撞击摩擦,逃生舱彻底被撞毁,变成了一个大火球冲入了宇宙深处,很快这火球就熄灭了,一切陷入了无尽的冷寂之中。

    孟皈没死,他也没有被拉回到基站的轮回里。

    他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状态,身周到处都是飘荡着的黑雾,无边无际。很快孟皈就发现了有什么不对……他向下看不到自己的身体,更为奇异的是,他发现他根本没有了身体,而视觉也变成了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

    从这方面来说,有点类似于一种第三视角,但孟皈处于一切的中心。

    “有人吗?”孟皈大喊了一声,不过他很快就发现,没有身体之后,他的喊声更象是自己在想象这种声音。

    孟皈想移动到另外一个地方观察一下,这周围究竟是怎么回事,片刻之后,他就已经在那里了,至于是怎么过去的,他也不知道。

    对了,上次任务结束,在时空裂缝中四处飘荡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这一次是怎么回事呢?难道他已经死了?孟皈很疑惑地向四处张望着,没有身体,只剩下了灵魂,然后这灵魂象一叶孤舟一般,漂浮在无尽无际的黑雾海洋里。

    对孟皈来说,现在已经没有了上下左右、东南西北,也没有了前进后退,四个方向对他来说,都是完全等同的,孟皈任意向任何一个方向漂浮着,不管是前面,还是后面,四周的一切都是同时被感受到的。

    孟皈内心不由得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恐惧。这难道是死后的状态?什么都没有,什么地方也去不了,就在这种黑雾中漂来漂去。永远没有尽头?

    除了没有方向感之外,这里同样也没有时间,孟皈漂来荡去也不知道一共耗去了多久的时间,他什么也做不了,无论飘去哪里都是无尽的黑雾,并没有其他的色彩,他很快就厌倦了这种漂荡。但是却无法离开。

    或许死亡才是最终的解脱了,死了就不必在这里飘来荡去了。

    但很快孟皈又陷入了某种深度的恐惧之中,死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现在他想死。都没有办法可以死。

    没有躯体,到处都是无边无际的黑雾,他没有任何可以撞击或者依附的地方,只剩下仍然具有感知和记忆的灵魂。这灵魂象空气。但似乎连空气都不如,空气拂过脸面的时候,还可以感受到微风拂面,但是他在这黑雾中漂来荡去,却真的什么感觉也没有。

    这样一种情况下,想自杀?你倒是给个办法自杀啊!

    孟皈想要闭上眼睛不去看那些讨厌的黑雾,但是他现在没有了眼皮,没有了眼睛。就更谈不上可以闭眼睛之类的了,现在孟皈甚至觉得有拥有一个躯体。能闭上眼睛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福气。

    黑雾中的岁月不知道是用什么计数的,孟皈只有一种漫长而没有任何希望的感觉,直到有一天,他发现四周的黑雾似乎变淡了一些……

    这件事让孟皈重新燃起了希望和期待,在这无穷无尽,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