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风尘雪1416章

    第十四章月明

    燕归来的一句“好想你”在风尘雪听来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她想到了十年前受伤离开后再次回到雪谷她了解到的真相。``し

    “师兄,你有多久没有回去了?”

    风尘雪这里指的回去说的便是雪谷,燕归来的神情楞了楞,他自从第一次离开雪谷后便再也没有回去过。

    其实中途也曾经想过回去取一些东西,可是以前走了千万次,早已烂熟在脑海里的路却再也无法通往雪谷,他回不去了。

    他知道那是雪怪在作怪,控制着雪谷外围的阵法,令他无法进入。

    风尘雪也没打算听燕归来的回答,望着远处座落在青山之上的寺庙,神色恍惚的她忆起了自己回去后看到的真相。

    ***

    被陆智救下带回太湖的风尘雪养好伤后当时并没有决定留下来,她当时的第一想法是回雪谷去。

    雪怪是雪谷的天地灵气孕育出来的灵宠,是雪谷老人一手带大。虽然不能说话,但是与雪谷老人还有风尘雪都能用心交流。

    而且它有一双看透未来的眼睛,风尘雪负伤归来,它什么也没说,只是拍了拍她的脑袋,并将雪谷老人提前放在它这儿的一些东西交给了风尘雪。

    所有她想知道的真相,雪谷老人都已经提前为她准备好。

    江湖上有三怪,雪谷老人,灵虚老祖,风魔老怪。

    这三人并称天下第一,一身武学修为无人能敌。

    雪谷老人原名姬红雪,是前朝皇帝的幼子。前朝灭亡后,他被宫人偷偷带出来,随后便浪迹江湖。

    雪谷老人只是一个代号,上一代雪谷派掌门也叫这个名字。姬红雪正是在江湖中被雪谷派上一任掌门发现,然后结下了师徒的缘分。

    姬红雪天资聪颖,在前朝灭亡之前,他便已经是满腹经纶,是皇帝最喜欢的幼子,是最有希望继承大统的皇子。如今进入江湖,又是在武学一途上进阶迅速。

    在姬红雪还未继承雪谷老人的名号之前,他一心想要的便是推翻当前的朝廷,然后自己重新即位。

    直到自己的心爱的女人以及孩子皆因他的这个执念导致死亡后,他这才大彻大悟,遁入雪谷,再也不理会朝廷之事。

    燕归来是雪谷老人收的第一个徒弟,原是当朝第一位开过将军燕开之子。朝廷斗争,燕开被诬陷通敌卖国,皇帝也忌惮燕开在军中的威望,于是叛燕开满门抄斩。

    燕归来那时候五岁,在法场上站着却一点也不害怕,他眼里的求生**令当时混在人群中的姬红雪想到了自己的过去,于是出手将他救下带回了雪谷。

    燕归来一心想要复仇,雪谷老人有心疏导,但是一直无效。

    风尘雪是雪谷老人捡回来的孤儿,父母是谁雪谷老人也不知道,最初他是想用这个天真无邪的婴儿来感化燕归来的心。

    可是后面的故事明显没有按照雪谷老人计划的发展。

    在雪谷老人离世之后,燕归来压抑的仇恨之火重新复苏,他知道师傅虽然离世,但是雪怪还会守着这里不让他们出谷,所以便偷偷带着风尘雪离开。

    而之后发生的事情风尘雪也慢慢明白过来。

    借着陈妍的势力,燕归来很快便挤入了东京都的权贵视野,而他的最终目标其实是坐在最高位置上的那位。

    与燕归来一同留在东京都的还有雪谷一派代代相传,必须守护的宝物-雪谷镜。

    雪谷镜又叫山河镜,是雪谷派从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神器,据说此镜有预测古今的能力。姬红雪当年也是利用这样神器想光复前朝,最后落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下场。

    知晓了前因后果的风尘雪决定再次离开,她要看看燕归来为了复仇到底会走到哪一步。

    雪谷老人在留给风尘雪的信上直接说了,倘若燕归来利用雪谷镜做出危害天下苍生的事情,风尘雪便可以以雪谷派掌门的身份清理这个门派叛徒。

    而如今,雪谷老人一语成谶。

    朝堂之上越来越势大的燕归来不仅暗中除掉了老皇帝,连新即位的帝王也被他控制,他的野心越来越大,复仇只是他踏上这条不归路的一个接口罢了。

    “师兄,十年之约已到,雪谷镜我该收走了。”

    收回雪谷镜只是风尘雪用来试探燕归来的一个借口,倘若燕归来执迷不悟,那么风尘雪便会亲自出手清理门派叛徒。

    “阿雪,即使分隔十年,但是我对你的心从未变过,回到我们的身边,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燕归来不想归还雪谷镜,也不想让风尘雪再离开。

    这十年,借用雪谷镜的力量,他掌控了朝中许多大臣的秘密,并且也提前预知了许多突发的危险,然后将其扼杀在摇篮中。

    可以说,他能用十年的时间走到这一步,一半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一半则是要归功于雪谷镜的力量。

    风尘雪摇了摇头,然后突然伸手贴在了燕归来的脸颊上。

    燕归来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摄住了心魂,却听风尘雪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归来,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同?”

    差点被幸福冲昏头脑的燕归来这才察觉,风尘雪的手冰冷的不像人的手。

    风尘雪是火性体质,十年前,不论寒暑,她的手心里都是热的冒汗。

    体质的变化,燕归来想到了一个不愿意接受的事实,“阿雪,你……?”

    “没错,是雪谷刀法第九式,忘尘诀,我领悟了。”

    雪谷刀法一共九式,普通武者最多能领悟前三式,聪慧者领悟五到六式,天资过人者最多能学会八式。

    第九式,据说唯有大悲大喜,看破情缘者才有机缘领悟。

    而修习第九式后,习武者必须保持清心寡欲,所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差不多就是忘尘诀需要的效果。

    寒冰体质正是表名风尘雪体内的忘尘诀处于正常运转状态。

    利用外物将心冰封看似强大,其实也是风尘雪逃避过去的一种方式。

    时间虽然是最好的疗伤药,但是有一种情是从初生便已经刻入骨髓的,是信仰,是生存的希望。这种情一旦破灭,若不是借助外物将心冰封,风尘雪恐怕会被情海折磨成魔。

    十年前回到雪谷,她已经疯魔,若非雪怪出手相助,替她冰封心脉,然后又引导她修习忘尘诀,如今哪里还有有风尘雪呢。

    “师兄,今日之后你便不再是雪谷门下弟子,也不再是我的师兄。”

    第十五章袖中刀

    风尘雪退后半步与燕归来拉开距离,并取出袖中刀,眼里的暖色消失殆尽。

    “师兄你年长我十岁,雪谷刀法的基础几乎都是师兄你传授与我,今日,便让我来领教一下,看看十年后的师兄武艺上有没有退步。”

    在得知风尘雪修习忘尘诀后,燕归来便知道所有的挽留已经都是徒劳。此时他凄然一笑,对于风尘雪的邀约他欣然答应。

    “好!”

    这是一场同门的技艺较量,也将是一场生死的对决。

    燕归来也同样后退半步,并取出属于他的袖中刀。

    一红一青两把袖中刀,本是情侣双刀,如今却是敌对相见。

    “叮!”

    双刀交锋,这不是刀鸣,而是情人诀别时的一声悲戚!

    红青两色在空中不断变换着位置,刀刃交汇时的声音不停敲击到每个人的心中。

    雪谷刀法千变万化最终也逃脱不掉宿命的控制。

    风尘雪的眼里毫无情绪波动,燕归来虽然万般柔情,但是手下的动作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两人都用非常尊敬的态度在对待这场决战。

    往事如烟,飘渺的回忆也不停在两人脑海中回放。

    慢慢的,燕归来回到了初见风尘雪的时候。

    他在生父燕开身边长到七岁,随后家里遭到聚变,昔日的亲人一个个在他眼前惨死。斩头的侩子手好似地底复活的恶魔,无论他如何哀求,侩子手都没有放过他的爹娘。

    他当时就发誓,倘若今生不能存活,就算入了地狱,他也要从地狱里杀回来找杀害他爹娘,毁了他的家的这群凶手报仇。

    坐在刑场上的人,还有深宫最高位置上那个做出这样决定权的人,他都要一一讨回公道。

    被雪谷老人救走是他没有想过的,但是既然活了下来,那么他便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初遇风尘雪时,他记得她还只是一个在襁褓里睡着的婴儿。

    那么的小。

    软糯糯的。

    眼睛睁开时,天地都有了颜色。

    这是他心底最圣洁的花朵,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守护着她,并在心里发誓,这辈子决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她。

    可是没想到,最后伤害她最深的却是他自己。

    在雪谷的那些年,风尘雪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所有神经,他暂时忘记了仇恨,觉得若是能这样在雪谷里度过一辈子也是一件幸事。

    可是,有些使命并非躲避就能忘却的。

    雪谷老人离世后,他想到风尘雪出生后还未见过外面的世界,便偷偷带着她出了雪谷。离开了世外桃源,尘世的烦恼也接踵而至。

    仇恨的种子慢慢开始复苏。

    武林之行,他遇到了父亲昔日的旧部,意外得知当年的事情是一场预谋已久的谋杀,而这旧部便是背叛者之一。

    利用江湖儿女的身份,他偷偷取下了此人的头颅,而心里的仇恨之火也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燃烧。

    为了复仇,他可以牺牲任何利益,但是从未想过牺牲风尘雪。

    所以无论做到如何地步,他都从未想过放弃风尘雪。

    只是,他并不知道,他认为的好对于风尘雪来说却是********,一日日地折磨着她对他的眷恋。

    直到风尘雪说要离开,他才有点察觉,昔日无猜的两人依旧渐行渐远。

    可是家仇不能不报。

    陈妍对风尘雪的伤害他看在眼里,所以风尘雪的离开其实也有他刻意为之的成分。

    他料定了风尘雪会选择回到雪谷。

    他计划的很好,等事情结束,他再回去找她。

    可是,为什么事情没有按照他的计划进行?

    他的阿雪早已不见,再也没有人在原地等他。

    “叮!”

    刀断,血流。

    “你输了。”

    燕归来仰躺在地上,他的袖中刀已断。而风尘雪手里的那一把袖中刀此时正插在他的心口。

    “青哥!”

    被血色浸透的燕归来令陈妍失声尖叫。她不能接受现在的结局,她的丈夫居然被她认定与之偷情的女子一刀钉在了地上。

    “小贾。”不用陈妍多说,一直默默站在她身后的黑衣男子立刻领命,提剑朝风尘雪攻击去。

    “你的对手是我。”

    将要接近烟波亭时,突然出现的沈一白将来者截住。

    岳老二和凤歌两人也急忙跟上,将陈妍困住。

    亭外的插曲并未打扰到烟波亭内的两人。

    燕归来躺在地上,脸上没有将死的恐惧,然后是一切放下后的释然。

    “阿雪,如果……如果我们没有出谷该多好。”

    风尘雪低下头,方便燕归来的手触摸到她的脸颊。

    “没有如果。”她忍住心里不断上涌的异样情绪,拼命地摇头,“就算当年不出来,你也不会放弃复仇的。”

    燕归来的眼神慢慢移到虚空,他凄然笑道,“果然还是阿雪最了解我。”

    语毕,手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