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廿一节 联合有转机

    第廿一节 联合有转机

    我就知道,回宫不是一条明智的选择,可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又能逃到哪里去呢?再者听完太后的话,我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只怕皇上比想象中还要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又怎么能够忍受害死亲娘的人好好活着呢?这样说來,皇上与尹风才是亲的两兄弟,这样就不难解释为何我那时总错觉地以为皇上过分宠溺尹风了,自己的亲弟弟,他如何能够不疼?

    我这样想着,又走了一大段,眼看离回去更近了些,这才放缓脚步,刚刚害怕被皇后发现好一阵匆匆,现在脚底有点痛了。

    前面有个亭子,且去歇歇罢。

    靠着柱子的支撑,我才能坐进亭子,可见一段时间回宫,对于路况又生疏了。还有,这宫女的鞋子也太咯脚了。我摸摸自己的脚趾,好像起泡了。

    “咚”地一声,把我吓了一跳,我直觉地朝四周看起來,只见灌木丛边掉下來一个人,白衣胜雪,只是因为摔了下來,眉头紧紧拢在一起。

    “齐……”我刚喊出一个字,已被他做了噤声的姿势,小声道:“母妃正逼着我读书,弟妹救我。”

    然后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着我,活像几岁的孩子。

    这时候已从外边传來一阵阵呼喊,果真的齐太嫔的声音:“齐儿,齐儿,你在吗?”

    说着已往我们这边走來,齐王再次恳求地看了看我。我急忙迎上前,福身道:“见过太嫔娘娘。”

    “大胆!竟敢呼娘娘为太嫔,你是哪个宫的宫女,不知道娘娘如今已经贵为太妃了么?”

    身边的宫女杏眼圆瞪,呵斥我。

    我一惊,是真的不知道此事,料想是皇上故意与太后做对了,太后不喜欢的他偏要喜欢,也不知道这于太嫔是不是叫做苦尽甘來?

    再看太嫔的脸色,比起那时可是要好上许多倍了。她本就长得温婉,如今金簪玉贵,更是一脸祥色。只见她微笑着道:“算了,也许是出进宫的宫女也说不定,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我道:“恭贺娘娘荣升妃位。”

    “哦?你见过我?”齐太妃笑了起來。

    “回太妃,奴婢曾经远远见过娘娘的英姿,一直不能忘。”

    齐太嫔瞧着后边的宫女,掩口笑道:“瞧见沒有,这一准是齐儿安排了拦住我的人。”

    身后宫女便道:“也就是王爷能够讨太妃欢心。”

    齐太妃哼了一声,道:“他以为随便安排个人说几句好话就能免责了么?”然后又对我说道:“若说你见过我也不假,我好像也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你。这挂着面纱,倒是看不清楚。”

    说罢就要附手上來揭我的面纱,我躲闪过去,道:“奴婢丑陋,恐污了娘娘圣颜。敢问太妃娘娘是在找齐王殿下吗?”

    一句话就转移了太妃的注意力,她望着前头,道:“你见过齐儿了?”

    我点头,指着远方道:“奴婢刚刚看见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往那边走了,不知是不是齐王殿下?”

    我这种模棱两可的样子让太妃误以为说的是真话,带着几个人匆匆往前走了,不一会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齐王这才笑着从灌木丛爬出來,拱手道:“多谢弟妹。”

    我道:“太妃娘娘也是关心王爷。”

    齐王苦着脸:“也不能让我大半夜还要念书吧!”

    我一乐,知道他是故意逗我开心,他见我笑了,也开始开怀一笑,熠熠生辉。

    我看得有些呆了,齐王有多久沒有这样笑过,大概也是皇上仁慈,沒了太后的压制,连对齐王也宽厚起來。

    “对了,王爷,我帮了你一个忙,也要请王爷帮我一个忙。”

    “什么?”他睁着无辜的大眼睛问我。

    我又想起那日抱着小猫的齐王,一身干净白衣,不沾一点尘埃,是那样的好看…….

    我摇了摇头,都想些什么了?这才道:“我今日是偷偷出來的,王爷就当今夜沒有见过我可好?”

    他点头,那个样子简直美呆了,我又差点胡思乱想起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谓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像齐王生的这样俊俏的男子,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又为之动心了?

    “母妃不是好糊弄的,有可能待会还要回头再來寻我,我也先走了。弟妹,真……真的要谢谢你。”

    他很是诚恳地道。

    我朝他微微一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脸色变了变,还是沿着原路往回走。

    “主子,怎么样?”

    刚一回去,春烟与芽儿就同时凑了过來。

    我用手帕遮住大大的呵欠,道:“无妨,太后只是例行地问问罢了。”

    “那奴婢去替主子准备热水,主子早些歇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