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九节 一语惊人心

    第十九节 一语惊人心

    我坐在马车里,听着车轱辘滚过石上的声音一阵烦躁。

    还在刘渔郎的洞房花烛夜,我们就连夜离开了。这在计划之内,也远在计划之外。计划之内是应长公主所托,我不得不回宫,计划之外是我们比预计的时辰还要提前,起因就是尹风在听到我的话后勃然大怒,甩下我们全部人一个人骑马狂奔,长公主心疼弟弟,怎能让弟弟一人独行,慌忙令所有人跟着赶路。

    穆展本也是要去追赶的,无奈车上还有金尊玉贵的公主,安全问題是个大隐患,这才命身边跟着的几个大汉先行,而他自己则是随驾在侧。

    与公主同乘一骥,我也不能过多表现我的情绪,大部分时间低着头。

    公主恼我气走了弟弟,根本不打算轻易放过我,看着我,语气虽不是之前那般无视,也好不到哪去:“真不知你好在哪里?若说天姿国色,你如今已沒有了。可是我这可怜的弟弟怎么就……,还有我一起看着长大的展儿,怕是也对你念念不忘吧。”

    我无从回答,她说的虽然尖锐无疑是事实。

    但是现在我哪里还有心情想这些,只是担心尹风一个人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会不会又如上次一般受伤?他在身边还好,他不在身边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空空的。

    长公主不屑一顾,只道:“都说你敏慧,我看也未必。”

    “长公主何出此言?”

    公主都主动搭讪了,我也不能再次装作沒听到,何况她也是话中有话,最重要的还在后面。

    “这一路走來,是个傻子都能看出风儿对你的情意。你为临儿侧妃时,他可曾对你有过不轨举动?即使你被临儿休弃,他也未曾因此嫌弃过你,他如此待你,又岂会让你于外人面前背信弃义?”

    “我……”

    我哑然,公主的话虽然大部分是维护弟弟,可是也是字字珠玑,一语敲醒了我这个被情绪冲昏了头脑的人。

    他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让我对他心生怨恨呢?只是我那时手有证据,他又是最容易被怀疑的人,所以才……

    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我有些惶惶然起來,难怪他会那么伤心地一甩袖子掉头就走,恐怕杀人对他而言是小事,我怀疑了他才是真正让他震怒的原因了。

    可这金簪之事,的确是只有他、我还有春烟三人知晓,春烟不会武功,又一直在我身边,不可能是她。这才使得我第一个念头就想起是尹风,可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呢?而且费尽心力地杀死一个村妇,对对方又有何好处?

    一想起这些,我又开始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尹风商量。忽然想起他已经被我气跑了,顿时有些挫败感。

    长公主见我坐立不安的模样,讥笑道:“怎么,现在知道着急了?”

    相处过几次,我也知晓长公主是披着狼皮的羊,吃软不吃硬,便放低了姿态,道:“我……妾身只是想去道歉。”

    想我辛晴自穿过來,还沒有这么心悦诚服地低声下气过呢。

    “风儿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

    “那以公主的意思?”我试探着问道。

    “他现在正在气头上,你去了只会局面只会更加乱。先晾着他,等他气消了,自己就会回來了。”

    说完自己也笑了起來,还很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我脸一红,知道她是有意取笑我,反衬尹风每一次都会先向我低头,心里一暖,这个傻瓜啊,竟然……

    阴霾一扫而空后,对他的怨气全都化成担心,更加担心起他的安全來,但愿他还能够知道,现在不是怄气的时候。

    想完后我自己又觉得很不好意思起來,这件事是我沒有仔细考虑好,好像怄气的那个,最先是我……

    长公主已看着远方遐思,我也不便打扰,心知她是担心什么,也不能再次提及,只道:“公主还是歇息吧,只怕回宫后,还有许多事情要公主出面。”

    长公主叹气:“这个时候,如何还能睡着。除了之洲,我倒是更担心皇上。”

    我安慰道:“皇上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公主还是不要太过担心了。”

    这种安慰我自己听起來都是这样苍白无力,枭雄一世的征西将军都能被用來要挟,是皇上为了执掌江山也就罢了,如若不是,那将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此时我们谁也沒有心情欣赏景色,各自想着心事,连旅途的疲惫的忘却了。

    我一边担心着尹风的安危,又沒有思路解开板栗村的难題,加之不能预测回宫后会是怎样场景,一路竟浑浑噩噩回到了皇宫。

    我以为我回宫后,那幕后黑手就会出现,结果沒有,我们仍是如同平常的朝拜或进宫给太后请安一样,从正门入,过朝政三殿,后进入后宫。

    皇宫还是一样平静,如同沒有发生任何事一样。

    意外地我竟然也在当值的人群里再次见到了穆狄,不过我沒有心思想他是如何再次出现的,只依稀看见他与穆展对视几秒,又互相毫无表情地别过头去。

    后宫过拱门后是不能再乘轿的了,我们下了马车,由一大堆宫女跟着往后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