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节 回首故人再

    第三节 回首故人再

    他穿着一袭白色长衫,乌黑的发用一根玉带绑起。

    门被他“吱嘎”一声推开了,口中仍是唤道:“小白,小白?”

    跟着他的视线慢慢游移过來,门边的一个古董花瓶、洁净的地面、惨死在地的伪装成春烟的人,最后是我。

    他惊叫一声,面色惨白地跌坐在地,道:“弟妹,你怎么在这里?是你杀了她?”

    我比他还要惊讶,听到这话时才想起自己手中还握着刀,忙丢下,道:“不是我,不是。”

    他看了看周围,慌忙把门关上,然后战战兢兢地看了看四周,方对我道:“先把她处理掉,否则弟妹会惹祸上身。”

    我感激地道:“多谢……齐王。”

    我已经不是尹临的侧妃,叫他大哥似乎不妥,就这么一个不明不白的身份,实在不知道该唤作什么,只好暂时称呼他齐王了。

    他笨手笨脚地拖起那尸体往后厢房走,见我愣着便道:“还不快过來帮忙。”

    我“哦”了一声,跟上前去。

    他好瘦啊,手上根本比我多不了多少气力,我们费了很大一番功夫才能把尸体丢进枯井里,临丢下前我抽空揭开了那张人皮,面具下是一张我完全沒有见过的脸,我叹口气,线索又断了。

    收拾完这些也费了好一番功夫,我想起自己刚刚傻傻的样子觉得好笑,还是齐王急中生智,否则我都不知如何收场。遂再次福身道:“今日之事多谢齐王。”

    他一笑:“弟妹还跟我客气什么。”

    话一出又觉得不妥,我的确不够资格再叫他兄长了,便说:“弟妹在我心里,永远是弟妹。要是你不介意,可随七弟在时一样,唤我大哥。”

    他提到的七弟应该是尹庄吧,我记得尹庄是排行老七的。沒想到那个家伙人都走了,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惦记他,可见他的人缘是有多好,不过这于我倒是好事一件。

    但是,大哥……

    还是算了吧,太后最是忌讳“齐王”这个大字,我可不想祸从口出,遂为难一笑。

    他也看出我的窘迫,道:“无妨。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

    我想起刚才的突兀,觉得很是不好意思,想解释些什么,又觉得有点多余。惴惴地站着,不发一言。

    闷了半天终于想起一句可以扯开的題外话,问道:“齐王为何会來到这里?还有,小白是?”

    他略显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道:“小白是我养的一只小猫。”

    我了然点头。

    自越王事件后,皇上不是早有打算把其他的王爷都赶走吗?他……

    “听说弟妹晕了好些时日,有些事情还不知道吧?”他说道。

    我心里一乐,正想如何去探听消息了,他就來了,真是及时雨啊及时雨。

    “是,妾身这一病都糊涂了,宫里的好多事,都不清楚。”

    我最大的疑惑就是,我已经被毁去小半截脸,一个与我见面总共不过五次的齐王,如何将我识得的。

    他盯着我的脸瞧了会,直把我看得不好意思,才轻咳了几声,尴尬道:“弟妹这张脸,如此倾国倾城,也难怪这么多人惦记了。就是我这个……”

    他自嘲一笑:“这个不起眼的落魄王爷,也忍不住要多看几眼呢。”

    这是间接说明了还认得我的原因吗?我心下疑惑起來,这张脸有这么大魅力吗?即使已经不那么完美,还是有人爱得死去活來?说白了容貌不过是空空的皮囊,我承认刚发现的时候还是有些难过,随着时日长了,也就习惯了。

    “王爷谬赞了。”我道。

    “弟妹还不知道吧,我是奉命回宫吊唁太妃的葬礼,谁知回宫不久,自己就病了。也是这具残躯不争气,这一病就是好几个月。”

    虽是从他口中说出,可是我心下还是诧异得很,皇上不是一直都顾忌着齐王的长子身份吗?怎会把他放在皇宫这么多时日也安心?还是说,皇宫出了更大的事情,使得皇上无暇分身,根本沒有时间考虑还有个近忧的齐王?

    我胡思乱想了一阵,终于发现齐王的手在我眼前挥了挥,我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脸一红。

    齐王也不在意,道:“我本是來寻小白的,既然它不在此处,那我再去找找。”

    不管怎么样他好像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福身谢道:“多谢齐王,大恩大德改日再报。”

    他转身,一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