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节 前尘旧事

    第六节 前尘旧事

    我脱下高跟鞋提在手上,脚板上钻心的疼痛让我开始哀嚎起來。來來往往的车辆不会注意渺小世界的我,只有偶尔对面闯过的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这个穿着被洒了咖啡渍的高级套裙却赤脚走路的女孩。

    今天真是我最倒霉的一天,不但沒有敲诈到尹庄的东西,相反自从他去追那个叫做“雷蕾”的女孩之后,就再也沒有回到公司。而那个淋了我一裙咖啡渍的女孩已经仓皇逃离,还有前台也是假装说了几句就扔下我不闻不问了。

    “什么人嘛!”我咕哝着气愤地坐下來,却沒注意那椅子是旋转式的,一下子扑了个空,掉到地上,让屁股与大地來了个亲密拥抱。

    我疼得快要哭了,抓起电话想向陈叔叔求救,却悲哀地发现我的电话薄里沒有他的号码。万般无奈之际我想起前两天妈妈出门时拨打过我的手机,上面应该还有通话记录,我激动极了,翻查出那天唯一的一次通话记录,按下拨号键,这个时候,觉得电话那边的呼叫声也是如此好听了。

    突然手机一闪,跟着屏幕显示出一行黄色的字体:电量不足!请及时充电!

    接着就关机了!

    我再按,无济于事,手机彻底沒电了。

    最糟糕的是今天出门前,我信心满满,以为陈叔叔一定会给我一份满意的工作并且我可以从上班悠哉哉混到下班,所以钱包里我一个硬币也沒有带,由于认识的根本沒有几个人,我又不好意思开口跟别的同事请求帮助,等到好不容易捱到下班的时候,我悲哀地发现,我在城西我家在城东,沒有联系到人來接我也沒有钱的我,要怎么回家?

    我欲哭无泪,心想反正念书的时候也是常常走路的,那就走回去吧,省得我妈老以为我是被她娇生惯养坏了的。打定主意我踩着七寸跟鞋出发了,提着前几天从陈叔叔那里剥削來的新包包,意气风发地走在大街上,毫无顾忌周围异样的眼神!

    沒什么是我辛晴克服不了的,不就是走路吗,我能行!

    沒走多远我就后悔了,在万圣我都是穿着类似跛跟的鞋子,而且最高高度限于五寸,可是我刚刚才穿回來呀,而且本身的我是在病床上躺了半年之久的老病号啊!

    还沒走到半个小时我就气喘吁吁了,我多么希望老天可以听到我的祷告,让奇迹出现啊!

    沒有奇迹,我脱下高跟鞋,找了个相对僻静的椅子,一屁股坐下來,使劲揉捏着被欺负的脚。

    就在这时,一辆银灰色的车停在了路边,当我看到驾驶座上的人时,欣喜雀跃得就快要跳起來,一动又疼的龇牙咧嘴。

    是俊杰哥!

    “晴晴,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了?”

    “俊杰哥哥!”我可怜巴巴地叫他,救星啊,救星!

    “俊杰哥哥,我去公司上班,可是忘记带钱包出门,手机又沒电了,我……”

    今天是我回來为止最晦气的一天,我怎么都觉得有点心酸,看到俊杰哥就像看到了亲人,很是委屈地说了大概过程。

    “小傻瓜!”俊杰哥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说:“你不会用公司的电话给我打吗?”

    俊杰哥开始低下身查看我的脚踝,他以前好歹也是个医生,红红的有些痛,俊杰哥的脸色沉重起來,一把将我打横抱起,往车上放,还说:“都肿了,晴晴,我带你上医院!”

    车门被打开,一个打扮时髦的女孩从后座走下來,这时俊杰哥哥已经把我放到副驾座上,替我绑上了安全带。女孩子摘下墨镜,露出姣好的容貌和身材。同为女性,我不得不感叹人家优良的基因,皮肤是那么好,身材是那么凹凸有致,眼睛是那么闪亮,嘴唇是那么红润,妆容也是那么精致……

    啧啧啧,好一个尤物啊!

    这尤物现在还对着我笑!

    要我是个男人,早就低挡不住了。

    这是谁呀?我好奇地看着她。

    “怎么了俊杰?”

    尤物一开口,我就听出了声音,是樊菁初,哇!我眼睛里冒着星星,要她是个明星我会不会立刻就扑上去了?

    俊杰哥可真是一位坐怀不乱的君子,美女就在眼前呵气如兰,他却看都不看人家一眼,只顾低头发动引擎,说:“晴晴的脚受伤了,我得送她去医院。”

    我的天啦,美女樊菁初现在还在车下诶,俊杰哥哥好像已经忘记她的存在了!汽车飚出去好远,我还能听到樊菁初在后面的呼喊。

    我回头一看,樊菁初站在原地,紧咬着下唇,眼里是倔强的神色。

    “俊杰哥,樊小姐还在后面,我们回去接她吧!”

    俊杰哥看了眼后视镜,说道:“沒事,你的伤要紧。”

    我想解释说真的不要紧,只是好像扭到了而已,汽车已经转了个弯,开进了最近的医院。

    回去的路上,我吃着甜筒看着霓虹闪烁,随处可以听到店面上的流行音乐。我跟着轻声哼唱起來,到副歌部分总是忍不住跟着摇摆起來。俊杰哥回头看着我,摇摇头,笑了。

    “主人,那家伙又來电话了,主人,那家伙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