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节 回家

    第三节 回家

    由于不知道怎么面对樊菁初,所以她每次來的时候我都装作睡着的样子。我总是能够感觉到她柔软的手心捏着我的手,知道她用温热的毛巾轻柔地替我擦拭手背、脸颊还有脖子。她总是不厌其烦地做着这些动作,任我妈怎么赶也赶不走。

    “晴晴,我是菁初,我们又见面咯!”她停止了擦拭,又开始替我按摩起來。

    她的手轻轻柔柔的,弄得我很舒服,即使如此,我还是想说,我不是住在高级病房吗?推拿按摩这些都有专职的护工做,真的不需要她做这么多。而且,我感觉她也不像妈妈说的那么不好,甚至对她很有好感呢,唉,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大病一场,所以性情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吗?

    “晴晴。”她捏着我的手轻声说:“不管将來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和俊杰一起照顾你的生活,不过,我还是好希望,你能醒过來。你都不知道,在你睡着的时间里,俊杰有多担心你。”

    “我知道你一定还怪我,我只希望你可以醒过來,打我骂我都好。”

    “晴晴,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代替你在俊杰心中的位置,永远都不能。每次看到他站在病房外看着你,我都觉得心痛。所以晴晴,你快点醒过來吧,否则,俊杰就快要支持不下去了。”

    怎么回事?妈妈也说我的伤因她而起,她又冒出來一句我在怪她,谁能借给我一个聪明的脑袋,让我好好想想?

    我在病房整整住了半个月,医生才宣布我可以出院。

    出院这天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我穿着很久都沒有穿的现代衣裙,抬起手活动着全身。躺了这么久,关节都像散了 架似的。我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和煦的阳光,看着背着我收拾东西的妈妈,心里掠过温暖。这才是我原本的生活,有家、有亲人,有真正贴心的妈妈。

    “妈,我想吃好多东西。”我扭着腰肢说。

    我妈头也不回地收拾着,说:“不许这么贪吃啊,医生说了,你还要多忌口,辛辣的东西沾不得!”

    我伸伸舌头,不让我吃,我可是大人了,还以为我是小孩子呢!

    这时候刚好有一对父女从窗前走过,那女儿骑在爸爸的肩膀上,爸爸伟岸的身躯像是一座大山,承载着女儿像远方试航。父女俩开心地说着什么,完全沒有注意周围的人群,我看着看着也笑出声來。

    我妈摇摇头,说道:“这孩子。”

    我从背后抱住我妈,贴在她的背脊上,撒娇般说道:“妈,陈叔叔对我那么好,你什么时候才允许我改口?”

    我妈浑身一震,颤抖地转过身來,问我:“晴晴,你同意了?”

    我笑着说:“陈叔叔对我这么好,我为什么不同意?”

    “可是你以前,以前都……”

    “都什么?”我追问。

    我妈低下头,说:“沒什么。你陈叔叔怎么还不回來?我去看看。”

    “妈,办出院手续本來就是挺繁琐的一件事情,要不您再等等看吧!”

    我妈已经跑远了,还回答我道:“我去去就來,你别一个人乱跑啊!”

    我笑笑,妈妈也有害羞的时候呢!

    不过听她的口气,好像我之前是反对陈叔叔的,我不明白为什么,难道我之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

    还有我脑海里总是会窜出一些我觉得很熟悉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此我们咨询过医生,医生的回答是因为我的心脏來自别人捐赠,所以还有一些以往在意的人或事有短暂的停留。

    这使得我更加分不清我现在是思想到底是以往的自己,还是承载了另外一个人?

    不管怎样我都应该感谢那个捐赠心脏给我的人,是他使我获得了新生,是他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

    院方说捐赠者是保密的,所以我们无从得知对方的情况,当然这都是妈妈转述给我的话,天知道今天的出院才是我醒來第一次离开病房。

    妈妈和陈叔叔都还沒有回來,我百无聊赖地坐在窗前,托着腮看着外面來來往往的人。有医生有护士,更多的是病人和家属。

    刚刚那一对父女已经过去很远了,我还回味在那温暖的笑容里。脑海里好像也有这样的印象,我坐在爸爸的肩膀上,爸爸驮着我到处跑,我的笑声回荡在整个院子里,可是,爸爸的样子,我一点也想不起來。

    我收回目光,窗台边上有个乞丐走过,我很奇怪医院门口的保安怎么沒有阻拦呢。虽说职业无贵贱之分,但是毕竟对医院來说,进來一个脏兮兮的乞丐不见得是什么好事。那乞丐是个中年男人,穿得虽然破旧倒也干净,不像那种鼻涕污垢一脸的乞丐,我还能从他尚算干净的脸上看清楚他的面容。他也看到了我,不出声,就那么盯着我。

    一股电流划过,我竟然对这乞丐也有熟悉的感觉,可我确信自己沒有见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