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二节 承诺比金坚

    第十二节 承诺比金坚

    碧玉把脑袋低得我看不见表情。

    我的手凝在揉搓手臂的当口,迟迟放不下來。

    碧玉以为我沒有听到,再重复了一遍,道:“我是说,若能做楼主身边服侍的人,我……也是高兴的。”

    我板起脸,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身边服侍的人,不能为妻已经是天大的不公,连妾都不是的话,就只能是通房丫头一类的,这样也甘愿吗?

    碧玉抬头看了我一眼,又快速地低下去了。

    我冷着声道:“你就这么地,喜欢楼主?”

    碧玉抬起头,两眼放光:“当然,姐姐……夫人你不知道昨儿个楼主把您抱回來的时候,整个人的表情,把夫人当做是什么宝贝一样。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要是有那么一天,有个男人肯为我如此,就是死了也值得。”

    碧玉提起是陶醉的表情,我收了冷色,问道:“这么说,你是见过楼主的模样了?”

    碧玉顺势坐在石阶上:“当然!楼主比传说中还要俊朗!姐姐,姐姐,您就行行好,让楼主也收了我吧!每天只要看到他,我就能多吃好几碗饭,还能留在这里,衣食无忧,多好哇!到时候那个阿七也要矮我一截,看她还怎么欺负我,哼!”

    说到底还是不清醒的,连自己喜欢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味要与阿七怄气,就吧自己莫名其妙搭进去了,这样不是很冤枉吗?她连明月楼是个什么样的地方都不知道,竟然已经想着如何做楼主的女人,唉!我该是高兴还是难过?

    我故意做出痛心的样子道:“碧玉啊碧玉,你是如何进了这明月楼,难道你忘记了吗?我们一路來汴都的途中,姐姐告诉你的话你也忘记了吗?”

    碧玉脸色微赧,道:“姐姐,我沒有忘,你说即使嫁给一个更夫渔郎,也好过给大户人家做妾。还说这是姐姐你的切肤之痛。”

    “既然如此,你为何要想着做楼主的人啊!”

    碧玉挽着我的手,道:“因为我想跟姐姐在一起啊,只有姐姐在的地方我才觉得心安。姐姐已经跟楼主……难道姐姐不想嫁给楼主吗?”

    我一窒,又想起了昨夜的荒唐。那是我穿來干过做为让自己都匪夷所思的事,是我觉得最为荒唐的事。这种荒唐竟然还会被人羡慕,老天你该是让雷劈了我吧!

    “碧玉,昨夜是事,是个意外。”

    “意外?”

    我尽量用浅显的话告诉她,大意是我喝醉了,误把楼主当做我心里的那个人,其实我心里的那个人,只是个模糊的影像。

    碧玉激动不已,整个人跳了起來,道:“姐姐,我是不是听错了,你要走!”

    我捂住她的嘴,示意门外的门外还有候着的丫鬟呢。她这才放低了声音,道:“姐姐,说句实话我是跟着姐姐的,姐姐 要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之前是以为姐姐会留下來,可我的身份一直不尴不尬地,才想了荒谬的一说。既然姐姐执意要走,我是一定会站在姐姐这边的。不过姐姐,我看楼主的样子,对姐姐是真的关心,我现在都还能记得他昨晚把姐姐抱回來的模样。姐姐,你真的舍得吗?楼主年轻有为,又容貌不凡,他一直沒有成亲,如今跟姐姐成了真实的夫妻,一定会善待姐姐的。姐姐你不是说,女人一生最要紧就是找一个真心实意的人吗?”

    我默默陷入沉思。对于普通姑娘家,这的确是几世修來的福分了,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每次提醒自己已经是个死过一次的人,要好好为自己活着,为翠倚幸福地活着。然而那并不意味着我一定要选择一个看起來风光无限的身份继续生活。楼主夫人,从來都是我沒有想过的。

    醒后的第一件事我想起了很多,对于尹临的感觉已经很淡很淡了,我甚至并沒有因此觉得是背叛了他。但是我沒有想好如何面对楼主,他是我意料之外的人,我的生活里,沒有他。

    简单地用过些食物后,已经是午时了。可见我睡了个大大的懒觉。说起來还归功于那我连面也沒有见过的楼主了。

    我哑然失笑,这表情却被碧玉捉到了,笑道:“姐姐,你是想楼主了,瞧你笑得多好看。”

    “哪有,不是的。”

    碧玉“切”了一声,道:“还哪有!看看你脸都红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真是有些烫的。旋即转移话題道:“我们在这里闷了这么久,你想不想出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