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节 共度良辰日

    第九节 共度良辰日

    黑衣舵主又是一个飞身出门,向着那怪异笛声而去。

    至尊正了正衣冠,余下舵主堂主面含激动之色,似是要见到什么重要的人物一般。不用猜测我也知道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人物,这个人物连二把手至尊都如此重视,除了明月楼楼主外,我想不到还有其他什么人。

    传言明月楼楼主來无影去无踪,要是能够一见,倒也不失为一件罕事。

    笛声很快隐沒,就在众人都翘首企盼之时,那黑衣舵主飞身回來了。他停在至尊身边,对着至尊如此耳语一阵,但见至尊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之后由阿七代替碧玉行了成亲之礼节,麒麟不知新娘已换,笑眯眯几次想要揭开盖头均被至尊呵斥回去。我见仪式已成便放下心來,这才带着碧玉去了偏殿的厢房。

    一进门,碧玉便扑到在我怀中哭道:“姐姐,我就知道你会來救我的,呜哇……”

    我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好了,这不是沒事了吗?”

    一个刚入茅庐的小姑娘,突然遭此劫难,难怪她会吓得六神无主。

    “你呀,也是不小心。”我责怪道:“不是叫你好好跟着我吗?你偏偏就是不听话。”

    碧玉揉着发红的双眼,不服气道:“我哪知道都城里的人这么坏!说好是不要钱的吃食,谁知道我才刚一喝下就晕过去了,醒來就到了这里。”

    我心里微怒,明月楼也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迷昏良家女子么?若是,只怕也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那我与碧玉也就更应该小心了。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逃避是沒有用了,看碧玉一脸疲惫的样子,我也不忍过多责怪,于是轻声安慰了几句。碧玉毕竟是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沒一会便打着呵欠要睡去的样子,跟之前见到涕泪横流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模样。

    我笑着替她掖好被角,这才随手掩上房门,退了出來。

    满天繁星照在这个院子里,层层月光拉长了我的身影。这个时候不知道麒麟是否已经也歇下了,往日他都需要我陪在一侧讲故事的,今日……

    那阿七虽是个暴性子的,不过对麒麟倒还算是有礼,以后有她照顾麒麟起居,想來呢也该放心。

    我就这样呵浑浑噩噩想着,嗤笑自己自作多情,一切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不过是个外人罢了。

    等到明日天亮之后,我们就该离开了。

    我取出玉笛,笛身光滑莹润,通体润泽,最是适宜在这样无眠的夜晚,吹奏几曲。

    很久不吹,我几乎有些生涩了,费了好半天才想起《萧莲夜曲》的节奏。我一边想着一边笑了起來,这名字还是尹风给起的呢!

    吹着吹着,耳畔竟传來简约的和音,我怀疑自己听错了,环视四周几面厢房,沒有任何人出现,这才可笑起自己多疑的心思,继续吹奏起來。

    可等我刚一吹出,那和音再次席卷耳膜。我停下之时,四周也再次安静下來。我左顾右看,终于在瓦屋的脊梁上看见一个人,手里也是捏着一只笛子,好整以暇地望着我。

    我当即吓得三魂沒了七魄,这人好厉害的轻功,看他站在梁上就跟一只蝴蝶一般轻盈,可这明明就是一个大活人嘛!更为惊讶的是,他竟然就是我上午才见到过的面具男!

    毕竟被人偷看了,我很是不高兴道:“想不到衣冠楚楚的公子竟然这么喜欢偷听别人。”

    面具男从房梁上跳下來,那叫一个轻巧,落地还沒有半点声音。我不免退后了几步,他若是想对我做什么,我只怕半点反抗的余地也沒有。

    透过面具我仍旧能够看到他歪了歪嘴角,道:“姑娘错了,我不但喜欢偷听,更想与姑娘共度这良辰吉日!”

    我肺都要气炸了,当即提起手就要甩他一记耳光,不想反被他捷足先登,捏着我的手疼的我直想大叫。

    “想叫人吗?姑娘大可叫人,不过在下奉劝你想清楚,夜半三更,要是整个楼的人都來了,见到姑娘与在下在此……在下自然不会介意姑娘容貌丑陋,可是姑娘的名节……”

    我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硬生生攥在手里。我怒极,从牙关里蹦出两个字:“无耻!”

    他抬起我的手,用力在鼻尖吸了几口,道:“不无耻的话,怎能博得姑娘垂青?”

    言罢另一只手靠过來,想要揭开我的面纱。

    我大急,道:“你若是敢再有动作,我立刻咬牙自尽!”说完我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