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三节 归都有思量

    第三节 归都有思量

    一晃又过去了几日,我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然而左侧脸颊始终有一块不大不小的伤疤,我知道,即使将來彻底结痂,也有可能留疤。若说遗憾我倒是真有一些,这张脸曾经是何等的天姿国色,竟然也要……

    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是我很快就振作了起來。我开始大口大口喝粥,大口大口吃着糠野菜,学会自己在小灶上烧菜、劈柴、担水。后來碧玉看不过去了,抢下我手中的柴火,咕哝道:“事情都让你做完了我干什么呀?得了,一边歇着去!”

    我笑笑也不辩驳,知道她是担心我重伤未愈的身子。其实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管是身体的还是心理的创伤,我都希望他们能够快点离去。比起我遭受的生离死别,这点伤害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湖水里的女人长着一张美丽的脸,如果说那之前有人说我狐媚尹临的话,我还有些不服气。可看现在的样子,肤色不曾因为物质的匮乏有丝毫损伤,仍旧是吹弹可破的;眉眼也由小姑娘长开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还有那表情,怎么看都我见犹怜。我不得不叹息,原來在背后伤害我的人,竟然是这么地有先见之明。若是沒有那些恩恩怨怨,尹临也沒有死的话,我仍旧在王府,或许也会随着时日的增长邀媚争宠。心机是人人都有的,只是看肯不肯用罢了。我何尝不是因为善良,以为不争不夺不抢就是最好的方式,可到头來输的一败涂地,还白白搭上了翠倚的性命。

    若不是出宫前那宫女再三嘱托,说翠倚唯一的心愿就是我好好活着的话,我想我一定会重返后宫,把过去所受的一切,通通还给她,还有他!

    我搭了几块小木板,挖成了小小的一座空坟。因为沒有太妃的任何遗物,所以只能是空着的,就让她的灵魂得到超脱吧,这坟墓与墓碑,是我唯一可以为她做的事情了。

    太妃,您好好的去。來生一定不要再投生在王侯将相之家,您的恩情,杨葭只有來世再报了!

    说也奇怪,自那日我恍惚看见真正的杨葭与翠倚后,竟然再也沒有梦见过翠倚。看來那所谓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不过也是糊弄人的把戏了。

    我站在山顶上,叉着腰好笑地看着还在呼哧呼哧往上攀爬的碧玉,她早已汗流浃背,抬起左腿使劲往上勾。见我正笑,随意抹了汗珠,恼道:“我说您别光看着,倒是帮帮忙啊!”

    我伸出手准备拉她上來,岂料这丫头看着纤瘦还挺沉,差点把我倒拉回去。我俩并列坐在山坡上,看着冒出的大太阳,道:“你呀,就是贪吃,跟你说过多少次少吃点,你就是不听,看吧,竟然连个山坡都爬不上。”

    碧玉哼唧唧:“还不都是你的错!谁让你做菜那么好吃,害我每次都要吃个干净!再说了,我哪知道你比我还能跑!要不你也试试背着个包袱上山?”

    我翻个白眼:“碧玉啊碧玉,分明就是你强词夺理。这包袱能有多沉?还是可以闪断你的腰?每日早起之时我都唤你起早活动,可是你不是说肚子疼就是心情不好,你起过一次吗?”

    碧玉心虚地低下头,道:“那……那咱们进城后我就拼命养好身子,绝不丢你的脸。你可别丢下我啊!”

    “噢!还有,我什么都听你的,绝不给你添乱。”

    这已经是第三回跟我说这个话,生怕我不带她走一样。我在心里偷偷地乐,真是个单纯的丫头啊,比翠倚还要单纯。像我这种极品路痴,沒个人在旁边指点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只有她丢下我沒有我丢下她的份,可怜的小家伙还以为我当真是神勇无敌的万能王呢!

    我能够有好的体魄攀上山顶完全取决于我坚定的信念,如她一般吃饱饭不知天高地厚又如何能够懂得呢。

    “那好吧。你把干粮拿出來,我们用完后继续赶路。”

    “你若是再不听的话,就自己拿着包袱回你的小木屋去,再也别跟着我!”

    我下了死命令。

    要是再由着她撒娇,也许我们一生都要在赶路的途中咯!

    碧玉委屈地瘪了下嘴角,那表情既可怜又无辜。

    这条山路是通往外界的唯一一条路,也是必经之路。我们从天刚刚蒙蒙亮就开始起步,这才翻过第一个山头,已经是快要中午了。碧玉说这样的山头还有一个才能到达最近的集市,离汴都还遥遥无期。所以真的不能怪我心狠,碧玉,于你而言这或许只是看看外面的世界,可于我而言却有着重要的意义。

    我啃了几口馍馍,灌下些水,再次重复起一前一后的动作來。碧玉跟上來,开始幻想进城后的日子,道:“姐姐,你在都城还有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