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十四节 逃出冰火天

    第二十四节 逃出冰火天

    罗竹站在冷风口,晚风掀起他鬓角的发,尤显单薄。

    罗玉英轻蔑地“哼”了一声,捻起胭脂,抬起皓腕,一下又一下地擦拭起掌痕來。

    罗竹颤抖着向我走來,他的脸色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惨白。他显然是认出了我,悲咽道:“那一次在御花园偶遇我就觉得奇怪,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以让翠倚姑娘抛弃原來的主子,不顾一切地跟随。我早该想到的,根本沒有什么惠妃,你就是杨侧妃。”

    我点头,泪水滚落在唇上,流入口中,咸咸的。

    “翠倚姑娘真的已经……”

    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点头。

    再睁开之时,罗竹眼里蓄满泪水,嘴张了张,想说什么,终究被泪水所代替。

    罗玉英看着很是不满,道:“这是别人的事,你跟着难过做什么!你应该为你心里的翠倚感到高兴,因为她是甘心情愿做这件事情的。”

    罗竹的怒气被点燃,他走向罗玉英,一把夺过手中的篦子,质问道:“人都已经死了你还说风凉话!罗玉英呀罗玉英,你果真如此狠毒!”

    “狠毒?”罗玉英步步逼近罗竹:“我狠毒?我狠毒她现在还会站在这里?还有力气來质问我?是,我狠毒,因为我深深记得你是如何变成了太监!在这后宫之中,只有权势和地位,才能保住性命,才能保护想要保护的人!我,不过是想把这条路走得更好而已!”

    “说到狠毒,我怎么及惠妃你呢?若不是为了你,太妃娘娘恐怕此刻还好好的在佛堂念经呢!还有翠倚,也不至于 芳华早逝了。你看,这么多人因为你付出,你只需要一个眼神几句话,便可以要了人的性命,你说,是我狠毒还是你狠毒?”

    罗竹扬起手,给了罗玉英狠狠的一个耳光,厉色道:“做错了事还不肯承认!早知你是如此我早该不听你的话,就让你做这深宫里的一个无名无分的秀女,也好过登上高位祸害他人!”

    罗玉英啐了口痰,咯咯笑道:“你后悔了?罗竹你别忘了,你的命是我娘救的。还有惠妃,我劝你也别难过,下人就是下人,替主子去死是她的福气!”

    我冲过去,扬起手就要再次落下,罗玉英怒目相对!

    只是一瞬间那巴掌便落在罗竹的脸上,我用了十成的力,所以罗竹的脸上顿时清晰地出现了五指印。他站在那里,单薄的身子是如此苍凉,他看着我,道:“奴才替雅嫔向娘娘赔罪了。”

    “好,你既甘心替她承受,我便成全你!”

    “惠妃妹妹,我若真想置你于死地,你现在还能安稳地待在这里吗?”

    罗玉英开口道:“我不过是想你离开皇宫而已。只要你离开了,过去的一切恩怨就可一笔勾销。只要你离开皇宫,过隐姓埋名的日子,我一定会有办法让皇上不再找到你。这是我们大家都想看到的结果,不是吗?”

    我心碎地闭上眼,沙哑的嗓音出卖了我的伤悲:“一笔勾销?好啊,把我的翠倚还给我!”

    “是她自愿替妹妹你去死的,岂能怨我?你不相信?那我就给你看看这个。”

    罗玉英说罢从袖口掏出一个物件。

    我一眼就看出那是翠倚的香囊,香囊里几个歪歪扭扭的几行字是那样的残忍,一下就将我打入无底的深渊:今生无缘服侍小姐到老,能够陪伴小姐至此于愿足矣。來世当牛做马,只愿换取与小姐一日姐妹。”

    我把香囊放到鼻尖下用力的吮吸,仿佛还能感受到她的体温。我紧紧握着,可怜我们竟连可以想念的物件也沒有,以物以寄情思,你最后留给我的东西却要在别人手中夺得。

    脚步沉重得像是灌满了铅,我摇摇坠坠走出“朝夕坊”,天空黑压压的,好似快要下雨了。连老天都听到我的哀嚎了吧?

    平躺在棺木下方,我将香囊放在胸口,眼泪流了一次又一次。我不敢闭上眼睛,因为一闭上,就能看见翠倚的样子。

    她笑起來的样子。

    她不开心的样子。

    她看着穆展时害羞的样子。

    她替我难过的样子。

    她是我穿过來第一个见到的人,我第一次见到那双眼睛,她也好奇地打量着我,跟着眨巴眼睛唤我“小姐”。

    她尽心尽力服侍我在杨府的起居,又陪伴我嫁入杨府,哪怕是我消了她的奴籍时,也从來沒有离开我。

    我与王爷相处的那晚,她看到床单上那抹艳红时的高兴劲儿,我到现在仍旧记忆犹新。

    第一次被冷落,她陪我在房中掉泪。

    失去孩子,她比我更加伤心,却害怕我难过只能等我睡着后一个人偷偷跑到后面哭泣,殊不知我从來沒有睡着……

    她曾经总说觉得尹风才是我的良人,可是看到我那么在意尹临悄悄住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