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节 朝歌惠娘娘

    第六节 朝歌惠娘娘

    我站起來迎上去,刚要福身就被皇上阻止了,他道:“你有着身孕,就不必行大礼了。”

    我感激一笑,道:“臣妾代未出世的孩子,谢过皇上。”

    皇上看着已经颇具规模的前厅,道:“弟妹竟也会作诗!”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引用的李白那首脍炙人口的《将进酒》,我将那句“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來”临摹了,贴在墙壁上,竟会被皇上看出。

    我心里一冷,如此细心细致的人,不会是个好敷衍的,便实言道:“皇上谬赞了,这是臣妾无意间翻看古人的诗词,臣妾觉得这两句极好,便引用了。”

    他将诗反复吟咏,道:“果然意味甚明!弟妹是从何处看到此诗?原本从何而來?”

    我哑然。

    若原原本本说出來,他一定会以为我是胡诌的,甚至会怀疑我有心藏拙,若不说,又会落得个欺君罔上的罪名。

    我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焦头烂额,就是找不到该如何回答。

    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慢慢品着茶,眼睛却是一步也沒有离开过我。

    我一狠心,道:“回皇上,臣妾也记不得了,好像是在梦中,见到一位老翁,他自称是臣妾的祖父,还说此诗乃是先皇与他对弈时所作,臣妾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皇上鹰眸一扫,道:“弟妹此梦,寓意何在啊?”

    我跪地道:“皇上恕罪,臣妾……臣妾所说,句句属实,绝无虚言。”

    “朕相信你所说,起來吧。”

    皇上换了口吻,道:“拖着身子,可还觉得舒坦?”

    我低眉信手,道:“谢皇上关心,臣妾很好。”

    “嗯。”他再次环视了整个屋子,道:“朕明日便让人给你送些补品,你只管养着身子,要是有人打扰,朕也容他不得!”

    我心里早已波涛汹涌,面上还要装作感激的样子道:“谢皇上。”

    他言下之意,是已经知道我刚迈进院子,就先后有两位宫妃來过了吗?这也不足为奇,整个皇宫都是他的,几个耳目算的了什么!

    以后,要更加小心地生活了。

    他靠我近了些,道:“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朕为你准备的这“锦书轩”,你可还满意?”

    语气俨然是对待普通妃嫔一般。我暗叫不好,刻意与其拉开距离,才道:“臣妾住得很好。天色不早了,皇上还有很多大事要办,不如请皇上移驾,臣妾也好……”

    他眼中迅速闪过一抹惋惜,喟然道:“你在害怕朕!”

    您的一句话就能要了我的小命,甚至我全家人的命,鬼才不怕你。

    这话我沒敢说出口,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说,只是静静地等他离开。

    他却一点也沒有要走的意思,赖在椅子上道:“朕,有些乏了,今晚就在弟妹这里歇着吧!”

    仿佛平地一声惊雷,轰隆隆将我脑袋炸开了。我顿时如跌入万丈的深渊,再翻不出崖壁來。

    那些小宫女小太监,更加以为皇上对我特别,咧嘴退下了。

    很多次我都不愿意往这方面去想,在我眼中皇上是天,是天下人的天,他只能站在让我仰望的角度。我希望他是个有作为的皇帝,而不是……抢夺弟弟遗孀的昏君!

    怎么会是这样?

    我有些语无伦次起來,极力冷静道:“皇上,您曾经说过,臣妾是王爷的女人,是您的弟妾,求皇上履行诺言,放过臣妾,也让臣妾将來,还能有一丝颜面,再与王爷相会。”

    我开始叩起头來,我不要做皇上的女人,我不要荣华富贵,我不要成为最难堪的笑柄,我不要!

    肚子开始隐隐作痛起來,我强忍着疼痛,道:“皇上……”

    他喝着茶,抬眼道:“朕不过是与弟妹开个玩笑,怎地弟妹竟认真起來了。起來吧,朕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吃力地站起來,再看皇上现在的表情,根本沒有一丝玩味,我不禁怀疑自己刚刚是在做梦,只是那小腹传來的不适时刻提醒我,这并不是梦。

    “这些日子你只管安心地住在这里,然后好好把孩子生下來。他是三弟的孩子,无论是男是女,待你生下后,朕自会给他一个尊贵的身份。但是,你要记住,从你被休的那一刻起,你便与临亲王府沒有任何的瓜葛。这孩子是在你被休后发现的,即便你生下來,王府的人也未必肯认。”

    “……”

    我静静听着,虽然很难过可是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事实。

    “朕之所以接你回宫,不过是为三弟的孩子做打算。朕岂会让他沦落平常百姓家!他既已不在人世,朕便会把他的孩儿当做自己的孩儿!你是这孩子的娘亲,自然知道怎样是为了孩子好的,所以,为了能够顺利把孩子生下來,朕必须给你一个名分!而你,也必须要为要留下这个孩子做出必要的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