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二节 离家遗与憾

    第二节 离家遗与憾

    我所居住的“梅仙居”乃是娘生前的院子,在杨府的后花园之侧,并不是前厅之范围。皇上可以这样进來,除了因为杨府已经沒有下人,我想还有更为重要的原因----爹已然知道皇上來了。

    此时我穿着初春的衣物,皇上应该是看不出我怀孕的。然而除了这一点我想不出他是为何而來,并且这一点也很微妙,我已经被休弃,这个胎在被逐出王府后发现,跟王府已经沒有多大的关系。再者,即便有关,尹临的遗腹子首当其冲该是娴姐姐的孩儿,还有苏侧妃也是有孕的呀?

    我虽是表面淡定地站着,其实内心已经有许多挣扎。

    皇上默默看了我几眼后,道:“朕今日來,是要带弟妹进宫的。你是三弟的遗孀,岂能流落在外?天下人又该如何看我们皇家?弟妹跟朕回宫,由皇后照看,朕方能安心,也算对得起三弟。”

    一番话说得义正词严,倒显得我有几分小气不懂规矩了,但我深知皇上不会因为这些肤浅的理由要我进宫,便道:“贱妾谢皇上,只是贱妾已经被王府休了,算不得王室的人,皇上,还是请回吧!”

    波澜无惊的眼神里透出几许狠戾:“弟妹可要想清楚,你不愿进宫,可是难道不想为肚子里的孩子打算吗?”

    我闷闷地后退一步,他已经知道了,怎么会,怎么会?

    皇上似乎很是满意看到我这样的表情,开始娓娓道:“你若进宫,这孩子自然是三弟的遗腹子,无论是男是女,朕都会护他一个周全。弟妹愿意过平凡的清粥生活,难道觉得三弟的孩儿也该如此一生吗?而且,弟妹逃避着与王室的纠葛,不正是图个安逸清净吗?杨大人是你的父亲,他也未必能保全你,甚至你的孩子。”

    “皇上,贱妾只是一个被休的侧妃,不必皇上费心。请皇上饶过贱妾,饶过贱妾的父亲吧!”

    我想此刻我一定很害怕,因为我是断断续续才把话说完的。面对着君临天下的帝皇,我心中的不安和惶恐与时俱增。我害怕,害怕一不小心就会跌入万丈悬崖,更害怕因口舌之快被皇上定罪,连累杨家,连累翠倚,连累无辜的孩子。

    “哈哈!”

    他爽朗一笑,我却觉得这笑无比森寒,让我毛骨悚然。

    “弟妹多虑了,杨大人是我皇家的股肱之臣,朕怎么会降罪于他呢!”

    我心里乱成一团,从看见皇上的那一刻到现在,我仍然是处于半浑噩的状态,多么希望这是场梦,可他真实的存在着,发生了。我不明白为何我的世界会突然再次变了样子。

    皇上要我进宫,他的目的呢?这才是我最最疑惑的地方。

    难道他看上了我的容貌?也许这张脸的确称得上倾国倾城,然而我不相信理智的皇上会为了一个女人丢掉江山。

    如果是为了补偿尹临,那就更加不可能了,他大可以接我堂堂正正回到临亲王府,而不是金碧辉煌的皇宫。

    “那就请皇上高抬贵手,让贱妾在这世上自生自灭吧!”

    也好过,身处高墙,抬头永远只能看到巴掌大的一块天。

    “哼!”皇上冷哼一声,诡异笑道:“弟妹似乎很害怕朕的皇宫呢,不过不要紧,你一定会答应的。”

    我偷偷冷笑道:大不了一死了之,也好去寻了尹临去。总之是不能进宫的,一入宫门深似海,要我老死在皇宫,是我想都沒有想过的事情。

    “恕贱妾不能答应。”我作出视死如归的样子,希望他能改变想法。

    他定着眼看了我许久,露出一股我捉摸不透的笑容,道:“弟妹不进宫也不要紧,可是,你总要为你的家人打算吧。”

    我心里咯噔一声,猛然想起了什么,睁大眼惊恐地看着他,道:“你要干什么?你要对立武做什么?”

    “弟妹若肯进宫,你的弟弟便会安然无恙。不止他,连他的兄长,朕也可以让其官复原职。”

    这是他走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让我掉进绝望的深渊里。

    原本都已经避开了,为何还要回來?我回來是想多看看爹,在他身边尽孝,如今,只是这样简单的要求也无法满足吗?还要为此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我摸着小腹,心里隐隐作痛,孩子啊,到底还要承受多少,才能安然度日?

    为什么我所想要的一切,都朝着我不想要的方向发展?

    为什么我付出了所有的真心,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的结局?

    为什么我努力要忘记不开心的事,那些不开心的人却还是要如同藤蔓一样纠缠着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