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节 小计揪恶婢

    第八节 小计揪恶婢

    我回过头,冷冷地一笑,见到杨采同样不好的脸色,慌张如乱窜的小鹿。显然她也听到了其母与兄长的对话,明白她心中地位高尚的娘亲与哥哥都在算计我的事实,羞愧得说不出一句话。

    她又有什么错呢?不过是因为投生在不同的肚子里。我望着她纠结到眉心的神态,安慰道:“沒事的。四姐姐今天有些累了,就不陪你了。”

    她眼圈一红,慌忙勾下头,缓慢地点头。

    我慢慢走着,比起尹临的离去,这点打击确实已经算不得什么。钱财这些身外之物,有或者沒有,差别只是过的拮 据或富贵而已。若是换了方式放进杨采的嫁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让我吃惊的,仅仅是杨立武而已,他也不过十几岁的年纪,竟这般阴险毒辣,难道真的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吗?

    “四姐姐!”

    走出几步,杨采叫住了我。

    “我娘的话,你别当真。你的嫁妆,我不会要的。”

    我沒有回头,今天我的确有些累了,还有翠倚,我突然想起她熬的粥,她明媚的笑靥。

    约莫离“梅仙居”还有几米远的样子,远远看到门口有一个淡蓝色的身影,正跺着脚在门口张望。寒风无情地刮着,她不时搓搓手,焦急地看着。

    待我走近了,她几近僵硬的脸庞快速拉出一丝笑容:“小姐,您回來啦!”

    我点头,爱怜道:“外面这么冷,怎么不在屋子里等?”

    “奴婢担心小姐啊,又怕小姐回來看不到奴婢会着急,只好在门口等着。”

    我叹气,让丫鬟加了些炭火,道:“就算是在外面等,也不多穿件衣裳,瞧瞧你,都冻坏了。”

    这么冷的天,她这是在外面待了多久,连鼻子都通红了。

    翠倚裹紧我给她披上的外衣,打了个喷嚏,道:“奴婢一时大意,忘记了。”

    我鼻子一酸,怕会伤感,改了话題道:“把爹送的那盒碧螺春取出來,我想尝尝。”

    翠倚刚想动,我握住她的手。那两个丫鬟一见,心知我是要拿她们出气,也不敢多言,取茶叶盒去了。

    身为贴身的丫鬟,不但跟丢了主子,还率先回來了,也不上禀,是希望我早登极乐吗?

    身穿红衣的丫鬟一连翻了几个抽屉,这才举着盒子问我:“四小姐,是这一盒吗?”

    我瞪她一眼,却不言语。

    声音颤抖,举止生涩。

    另一个身穿绿衣,从外提了茶盏进來。她年纪比红衣丫鬟大些,陪着笑道:“瞧瞧你连这点事都做不好,四小姐已经说了是碧螺春,你取出毛峰作甚?”

    红衣丫鬟把盒子放回去,委屈道:“我……不识字。”

    “你的意思,是小姐的错了?”翠倚原本就不喜她二人,又是做事不够仔细的,她当然不会客气。

    “奴婢不敢。”红衣丫鬟也知道说错了话,跪在地上不敢动,人是已经开始哭泣起來。

    绿衣丫鬟一见,更加紧张,然壮着胆子道:“四小姐息怒,还是让奴婢來伺候您吧。”

    又对那年纪比她小的红衣丫鬟喝道:“还杵在这里作甚?还不退下!”

    翠倚道:“我倒是不知道,原來丫鬟可以替小姐拿主意。”

    绿衣丫鬟一脸尴尬,吞吐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

    我换了个姿势,道:“行了,不过是斟茶,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也起來吧。”

    心里暗笑了一下,以为打发她出去就可以逃脱惩罚吗?有胆子做细作,还沒有胆子承担那?今天我就让你们从哪里來,回哪里去!

    红衣丫鬟道谢站了起來,被翠倚呵斥道:“小姐要喝茶,为何还不斟茶?是要等到水凉了再斟吗?难不成你们也以为四小姐是个可以被随意欺负的主!”

    “奴婢不敢。”

    “好了翠倚,你也少说几句。”

    “是,小姐。”翠倚假装委屈地扁了下嘴巴,退到我身后,还不忘冲我眨眨眼。

    我笑笑,红衣绿衣两个丫鬟此时正斟着茶,沒有注意到我们交换的表情,我偷偷乐了一下,这回和翠倚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还是挺有效果的。

    接下來,也该是我这个小姐出马的时候了!

    我静静坐着,等待那丫鬟把茶端來。茶叶在滚开的水里跳跃了几下,茶香就那么袅袅地飘散在屋子里。我陶醉地嗅着,这可是真正的碧螺春,我在现代还从來沒有享受过呢。

    绿衣丫鬟仗着自己见识得多些,年纪大于红衣丫鬟,又想着二人同服侍一个主子,该扶持着,就自作主张地把原本该红衣丫鬟做的活揽过,还用眼神示意对方别再做错事。

    只见她把茶杯端起,递到我的面前,恭恭敬敬道:“四小姐请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