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四节 无端被猜忌

    第四节 无端被猜忌

    一连两日我的心情十分低落,想起自己穿过來经历的种种,就好像苦梦一场。但事实让我知道,或许后面还有更多的血雨腥风在等待着我。在经过轮番的打击之后,我终于明白一些事情,那所谓的好人有好报,所谓只要安分就能安稳都是敷衍塞责的搪塞之词,有时候即便你站在原地,那属于你的伤害还是会轮番上演。

    我很难想象如果是真正的杨葭会怎么做?她是真的已经一命呜呼,还是比我更加坚强果决?

    我不得而知。

    可我感谢风云变幻的人生。

    现代的我,很少得到父亲的关怀,这一份爱是无论母亲如何加倍也无法补偿的,所以当我面对爹时,总是又惊又怕,不敢接近。

    直到这次我被休离。

    那是我來这异世最大的收获。

    还有两位照顾我的娘亲。

    虽然,她们都已经不在了。

    寅时刚过,就有一个模样周正的丫鬟挑了帘子进來,也不管我是否还在歇着,就道:“哟!四小姐还睡着呢!我们七小姐可是早就上学堂了。”

    说话这么口无遮拦,不是五姨娘最得力的大丫鬟香园吗?瞧她目不斜视抿起的嘴角,不停轻摇着的绢丝扇,倒是与五姨娘的架势如出一辙。

    五姨娘如今得爹的宠,虽只有姨娘的名分却已有正室的权利,香园作为她的贴身丫鬟,地位自然也就日渐高涨,把自己放在离其他丫鬟都不一致的位置。

    我还在杨府未出阁时,二房就早已处处压过五房,原因就是二房娘家在朝中也有那么两位官居七八品的小官。

    虽是小官,也足以替娘扬威立万了。

    后來我又嫁了临亲王,五姨娘当然是会恨得牙痒痒。如今我落魄,她还不寻着机会踩吗?

    所以才有了,刚刚那一幕。

    我不想与一个丫鬟计较什么,索性坐起來,用真丝软缎枕着头,问道:“香园姑娘这么早过來,就是为了转达这话吗?”

    “就是!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香园姐姐还是先回吧。我们小姐刚回來,还有些住不惯,刚刚才睡下呢。”翠倚跟着道。

    我也就作势打起哈欠來,还挥退了左右丫鬟。

    香园一愣,很是不甘地瞪了翠倚一眼。她不敢明面上给我难堪,毕竟我是主她是仆,遂行了一礼道:“奴婢奉夫人之命特來探望四小姐,四小姐既然安好,夫人也就放心了,奴婢这就先行告退。”

    我望着香园出去的背影扯了扯嘴角,夫人?这么快就想取而代之了吗?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你当真以为,这杨府的当家主母这般容易?

    香园走后,我本欲再睡,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回府了,不再像是在刘家的时候那般随意,便吩咐丫鬟打水洗脸。

    当窗理云鬓,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了,这张脸的重要性。

    我正插着珠花,突然发现镜后一张愁苦的脸,好像是刚被分到我院子里的嬷嬷。

    这么苦大仇深的样子,是有人欠你银子吗?

    那嬷嬷见我也瞧见了她,索性走近了,道:“四小姐,老奴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这话的意思不就是有话说吗?真受不了古人的繁文缛节!但看到她一把年纪,还是放慢了声调,道:“嬷嬷既然到了我的院子,也就是“梅仙居”的人了,有什么话,不妨直言。”

    “是。”

    “四小姐,如今的现状您也看到了。咱们府里虽然还有大夫人,可是毕竟已经不管事了。很多的家事,老爷都已经习惯了由五夫人……”

    提到“五夫人”三个字,我轻轻瞟了她一眼。这嬷嬷年岁虽老,眼力劲倒是不差,立马改口道:“由菊姨娘处理。您这样,岂不是跟菊姨娘对立了吗?虽说有老爷护着,可是四小姐,老奴说句不好听的,老爷也不常在府上,他总有百年的那一天,到时候做主的是菊姨娘的五少爷或者六少爷……到了那个时候,四小姐就是后悔,只怕也來不及了。”

    我道:“嬷嬷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些事情我自会处理,嬷嬷先出去吧。”

    那老婆子以为劝不动我,叹了口气退下了。

    我见她如此,知道也是位见风使舵的,眼下见爹接回了我,又好生的照顾着,暗自以为我是个厉害的,便想着机会來巴结一二,我那两句话,只怕会让她觉得我是个做事不计后果的,脸色一变还不知道又会去巴结谁?这种人,留在院中倒是祸害,不如乘机打发了去。

    这才补充道:“我刚回府,眼下院子里也沒有什么事要给嬷嬷添麻烦,嬷嬷要是想去别的院子打打下手,我也是绝不会阻拦的。”

    婆子也是懂事的,当即一喜,接连叩了几个头,才道:“谢四小姐,谢四小姐。”

    然后千恩万谢地走了。

    翠倚很是不高兴,嘟起嘴气呼呼道:“好个势利的奴才!就找你的好主子去吧!找到白发苍苍也会被人赶出门去!哼!”

    我觉得她的样子甚为可爱,取笑道:“怎么了?我觉得她说得也对,我如今是落难的人,谁还会上赶着來巴结我啊。”

    “呸呸呸!小姐不要胡说!什么落难?总会好起來的。”

    我笑笑不再言语。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