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七章 情逆 第一节 出别院

    第一节 出别院

    我不悦地皱起眉头,这家伙怎么來了?

    虽说我们交集很少,虽说他从未害过我,但是对于皇家的几位皇子,除去不着调的尹风和让人心生怜悯的大皇子尹齐外,其余的人我是能躲便躲的。特别是面前这位位不高权不重的太后亲子,七皇子庄亲王尹庄。

    这家奴也沒料到别院就这么被人发现还大刺刺带着几名护卫闯了进來,底下几个正欲拔刀相向,领头的倒是有几分胆色,悄声对手下道:“切莫慌乱,以观事效再做定夺!”

    只微愣的功夫尹庄便已到我跟前,回复成潇洒风流的王爷形象,他饶有兴趣地瞟了眼院内景象,嗤笑一声,回过头看我一眼,道:“看來嫂嫂是想离开这里,要不要本王助你一臂之力?”

    我心虚地往后退了一步,虽然的确是不想风王落人口实而迫切地想要离开这里,但是尹庄刚刚那个眼神让我很不舒服,就像是在观察一个物品一般,而这物品恰恰就是我这块鱼肉。再说,以他腹黑的个性,上次我情愿跌下也不愿拉住他承他的情,早把人得罪了,沒准这厮就是來报复的。

    想到这里,我防备地看着他,嘴里仍是毕恭毕敬道:“多谢庄亲王好意,只是,妾身……民妇……”糟糕!都怪自己对古文了解不够透彻,被休弃如何还能自称“妾身”,“民妇”是普通有夫君的妇人自称,我现在该如何自称?

    罢了,如今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遂又道:“只是妾氏如今的身份,不敢高攀庄亲王。”

    “高攀?”他不屑地笑道:“本王可不认为,你是那种世俗的女子。”

    我行了半礼,道:“妾氏和亲王眼中世俗的女子一般,并无分别。”

    那一旁听闻的家奴,原本就见庄亲王羽扇纶巾,锦绣华服,不过是因为他未饰亲王装束,又颇有來势汹汹之味,想是不凡人物才不敢上前阻挡。听到我唤“庄亲王”后,慌忙命了侧首的另一家奴速去禀报,这家奴得了令一溜烟跑了,直把我看得目瞪口呆。

    庄亲王身边跟着几人,也并未阻止那家奴动作,只是摇着折扇,无所谓地虚晃一笑。

    我越看越糊涂,家奴定然是去寻找尹风的,即便尹风不在,至少还有穆狄,他之前放了我是假,门口这阻拦我的二十家奴才是真。若他來了,我还如何出得去?

    再者,这些家奴个个虎虎生风,怎么会那么沒有眼力劲,连大名鼎鼎的庄亲王都不识得呢?

    事后我才知晓,这别院虽是尹风的,但并非天子赐给他的,挂的名号也不是他,因而一直不曾邀请任何皇子朝臣來过。门口的家丁是这别院的家生奴,一直看护这院子,未离县城半步。还有最后一点,这里地处远郊,位置偏僻,不会让人轻易寻到。

    不多久那远去的家奴回來了,在头领身边耳语一阵。那头领想來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微一皱眉,很快便笑着恭敬地跪了下來,道:“原來是亲王,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王爷里面请。”

    其余十九人附道:“恭迎庄亲王!”

    声如洪钟。

    尹庄满意地笑了笑,并不承情,道:“这是四哥的别院,本王想进也不急于一时。还是办正事要紧。”

    家奴头领听得冷汗直冒,大着胆子道:“奴才愿为王爷肝脑涂地。”

    十九位家奴又齐道:“肝脑涂地!”

    我不得不及时捂住自己的耳膜。

    这时候就见庄亲王对着家奴头领一笑,手肘压在那头领肩上,道:“你们可都是四哥的人,本王怎么舍得让你们肝脑涂地。”

    家奴头领尴尬一笑,犹如木乃伊诈尸。

    “本王也不为难你们,今儿咱们就别动手了。”

    家奴头领疑惑地看着尹庄。

    轻咳一声,又道:“这女子本王看着眼熟,先带走了。有什么问題,等我四哥回來,你们自个问吧。”

    接着,在我和翠倚完全不明白状况的情况下,同样是那么大刺刺地从这些家奴面前走过。浑然不觉的家奴们,甚至敞开了一条道路,目送我们离开……

    待到走出大门,走下石阶,那家奴头领才匆匆跟來,咧着一张嘴,刚唤了一声“亲王……”就被尹庄用折扇阻拦在两米开外,那头领顿时痛苦得面呈菜色,冷汗直冒。

    这边尹庄还嬉笑着道:“别想着阻止本王,本王身后这几人,可是禁卫军中的高手哦!”

    那头领涨红的脸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如死灰一般难看,险些要哭出來,他道:“这让奴才如何向王爷交代呀!”

    谁知尹庄根本不吃这一套,仍旧嬉笑着道:“如果四哥真的想要这个女子,就去皇宫吧!”

    走出十余米远,我的手仍被尹庄紧紧攥着,我用力的挣脱开,发现身处空旷的平坝处,四周都是连绵不绝的小山,人烟极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