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五章 情恸 第十节 此一别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十节 此一别

    书房是尹临办公的地方,我记不清上次见到是什么时候了。这是一间约三十平米大的屋子,四面皆是雕空玲珑木板,正中是名手雕镂的镶金“岁寒三友”,右侧一方形小桌,乃是花瓶安放处。书案颇大,位于正中牌匾之下,文房四宝皆是上乘之选。书房左侧有一张四尺来宽的床榻,用于稍事歇息之用。床头一根银质衣架,想来是挂衣服之用。

    衣架上头有一绢丝舞衣,质地柔软细滑,我识得,是苏云霜之物。

    我别过头,为了抹去心里那股别样的滋味,来到了桌案前。

    桌案上整整齐齐摆设着各种公文,我不感兴趣,一一看过去,发现端砚下方似是压着什么东西,我好奇地起开端砚,拿出折叠的宣纸。

    竟是几张我的画像!

    画像上的我或喜或泣,或笑或嗔,有时开窗凭栏,有时浅首低语,一笔一画,入木三分。

    他是何时捉摸到我这些细节,继而作画的?

    我冥思苦想不得其解。

    由于高兴,我丝毫没有注意这字画的每一张背面落款都有一行小字,我细细看着画中人,感觉比我自己还要美上三分。可惜,美则美矣,我再不能入他画中了!

    蓦然间我看到,一大摞宣纸上头,被紫毫压着一张纸,我展开来,赫然就是他写下的休书!

    我步履踉跄地后退几步,饶是眼睛看了一次又一次,仍是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事实!

    今有娉定侧妃杨氏,系汴都沐阳县人,过门后多有过失,合七出之条,因念夫妻之情,不忍明言,情愿退回本宗,听凭改嫁,并无异言,休书是实。

    万圣三十六年 霜月十二日

    我呆呆地看着,是他的字迹没错,我瘫坐在椅子上,忘了哭泣忘了痛忘了呼吸……

    真的,这样绝情吗?

    让你休了我,不过是我一时的气话,可你竟在进宫前拟好,只等天亮回府,上了印玺,从此对我弃若敝履吗?

    我真的,那么让你不想见到,那么快就要和我撇清关系吗?

    爱了你那么久,到最后,在你心里竟连一丁点位置也不曾留给我吗?

    外面本是阳光明媚,可我为何觉得现在犹如万箭穿心?

    我失魂落魄地想着与他所有的过往,想着那些美好的经年,想着甜蜜如昔的岁月,就那么咯咯地笑了起来。

    可笑我杨葭心之所向,却是别人情之所恶!

    可笑前一刻我还心存幻想,以为他只是一时意气用事,以为我们还有转圜的余地!

    可笑我真心托付的人,到头来从来没有相信过我!

    从来,没有。

    心痛到无以复加,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惩罚我?

    、、、、、、、、、、、

    我伤心地哭着,忽然听到一阵急切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我连忙揩了眼泪,捡起披风,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