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五章 情恸 第九节 我若离去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九节 我若离去

    血燕里下了十足的蒙汗药,不睡到日上三竿,她是不会醒来的。我让芽儿把她扶到我的榻上躺着,尹临是不会再来的了,就让我多看几眼吧。

    芽儿妥帖地收好物什,向我行了一礼便退下了,我的寝卧本也不是有太多的东西,只是梳妆台上没有了胭脂水粉饰物金钗,平日吃饭的桌子上也收起了钩花桌布,连同那桌案上我最爱的描红丹青也收起来了,房间里变得突兀又毫无生气。

    我一样一样看过去,每一件家具似乎都有我曾经留下的影子。我在这里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在这里描红书法,临摹颜真卿;在这里和丫头们打打闹闹,追逐嬉闹…...最后,我的眼光定格在角落里的一架古筝上,自祈愿节一事后,皇上就把这古筝赐给了我,据说是产自最好的扬州。本来我对乐理是一窍不通的,偏偏这双杨葭的巧手只要一碰上琴弦,便会奏出美丽的华章。有时候碰上他心烦意乱,我也能适时的弹奏两曲,安神定心。

    往事如同一条巨龙,掀起一丁点风雨就能化作滚滚波涛将我淹没,我无力地闭上眼,那么多痛苦的,又快乐的过往,我如何能忘得掉?

    我搬来一把椅子靠在床头,看着翠倚睡熟的模样傻傻地发呆。一晃已经过去几个年头了,我还记得当初刚穿来时,也是迷迷糊糊醒来,看着周围古色古香的陈设吓得一跃而起,心脏正大受刺激,就看到一张明艳的笑脸,那笑脸在我记忆中那样清晰,从未淡去。她陪伴我度过在杨府的日子,又陪嫁到王府,如今我却要瞒着她一人离去,不知她醒来找不到我会是如何样子?会不会又哭得梨花带雨?想到此我的鼻头不免酸酸的,站起身来舒活着筋骨。

    今夜注定会是一个不眠之夜。我推开窗,院子里那颗高大的树依旧挺拔,已是腊月的时节,有些叶子飘落在地上,不久之后腐化碾作尘土。我仰起头看去,呼呼的寒风吹过,还没看清参天大树的顶,就感觉眼睛被风沙吹疼了。

    我揉着眼,好似听到树杈上有一个人嘲笑我的声音,他道:“小葭儿,小葭儿!”

    我擦擦眼,好似真的看见一人,坐在大树杈上,对着我调皮地吹着口哨。

    尹风,是尹风!

    我惊喜地抬起头,发现树上空无一人,胸腔像是被什么堵住了般地难受。

    以前他常在树上逗我的时候,我嫌他老欺负我。等到真正不再出现,才发现等待立在树枝头的他,已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

    我失落地倚在墙角,偷偷地低声呜咽起来。

    他已经纳了妃,有了新的府邸,不会再来了。

    那个在湖边信誓旦旦要保护我娶我的小胖子,终于还是娶了别的女人。

    那个对我说着今生永不成亲的人,到最后还是因为要留住我的命破了誓言。

    再相见之时,他要恭敬地称我为“嫂嫂”,我也要对着皇上新封的风亲王行礼。

    明天我即将要离开这个我爱过恨过痛过的地方。

    我们之间曾经那一只手臂的距离,渐渐遥远得看不到尽头。

    这一日我受过的痛,比之剜心,有过之而无不及。

    、、、、、、、、、、、、、

    不想再想起历历往事,我推开门,信步走了出去。

    腊月的冷风刮在脸上像刀割般难受,我慢腾腾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娴姐姐的院子外。灯火阑珊,看来娴姐姐还没有歇息。我就要离去,她曾是那样的照拂过我,我是不是该进去打声招呼?

    我抬起脚步,踌躇这该往前跨步还是往后退。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