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四章 情牵情浅 第十节 女人的战争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十节 女人的战争

    天未亮,我被翠倚唤起。

    “小姐,入宫的马车已经在府外候着了。您真的要进宫去吗?”

    她的声音清润甜腻,看来是昨晚的误会消除了,想必是睡得极好的了。

    我浑噩噩的,有气无力地答道:“唔,一定要进宫的。”我困倦至极,极力睁开混沌的眼睛,迷迷糊糊看到芽儿已经端了盆子进来。

    同样是人,同样的休息时间,为什么两个丫头就能起得那么早,还神采奕奕地服侍我?我不禁感叹人真的是一种很有惰性的动物,像我在现代大学暑期还要锻炼打工,毕业后又朝九晚五地工作,下班还能约上朋友玩乐,到了这里习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自己不知不觉间就松散了。

    我满足地伸了个懒腰,老天对人是公平的,谁知道我今天又即将面对什么血雨腥风呢。

    一婚二嫁三回门,半月之中望月半。是说正妃在嫁入王府半月后,要进宫去给太后奉“月半茶”,接受各府侧妃的跪拜。

    我扯下翠倚斜插在我发髻上的汉白玉簪子,改用一根普通步摇。看着她极不高兴的神情,我摇摇头,哎!这么久了,还不懂人情世故,我真是后悔把她带来了王府。

    这样想着,加之上次进宫就让她偶遇了罗竹,我更是不敢带她进皇宫了,于是兀自在首饰盒中寻着耳坠子,恶狠狠对她道:“我走后,你好好的待在屋子里,哪儿都不许去。还有啊,别想着欺瞒我,要是让我发现你偷偷溜出去,你知道后果的。”

    翠倚艰难地咽了咽唾沫,道:“知道了。”

    芽儿捂着嘴笑,终于还是忍不住奚落翠倚:“你呀你呀,告诉过你别瞒着侧妃了,就是不听。活该被训!”

    翠倚不满地瞪了瞪芽儿,端着盆子气冲冲出去了。

    我摇摇头,叹道:“是我太惯着她了。”

    芽儿整理着我的发髻,略略沉思后颇为直白地道:“侧妃又何必忧心。其实像她这样,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我不想再去想这些事情,毕竟今日还要进宫的。芽儿见我不语,也不再追问,只是把那件我常用的粉色大氅披在了我的肩上,系好丝带,道:“侧妃,时辰差不多了。”

    今日就是两位新王妃进宫向太后奉“半月茶”的日子,自皇宫一别,我再也没有见过尹风,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今日是一定会见到的,届时,我该如何对他?

    如此五味陈杂地想了一路,竟很快就到了宫门口。比起刚入皇宫之时,我已经没有什么新鲜感了,只是顺着领路公公的脚步往前走去,金碧辉煌的皇宫,不过是一个比王府大一些的牢笼而已。

    阳光下的皇宫确实也衬得上天威,金灿灿的琉璃瓦屋脊、精致的雕梁画栋。我跟着走过弹过琴的香水榭、见过皇上的勤政殿,还有路过过的朝夕坊,罚跪的慈心殿,与尹风一同吃饭的太妃殿……想不到我只是来皇宫几次,竟有了这么多的记忆。

    走到慈心殿门口,我微微地颔首,小太监便引领我至正殿一处,许多妃嫔美人已到,我逐一看过去,居然还是没有渔美人的影子,想必太后还是不愿意见她的吧!

    今天的两位主角早已到了,坐在太后的下首巧笑倩兮,且不说太后是如何的欢喜,就是一边的何嬷嬷也是脸笑得跟开了花似的,可见太后是真的喜欢姚家小姐。当然,她喜欢的是姚家大小姐,哦,应该是庄王妃了,她今天大红色绣着牡丹的大摆长裙,飞仙髻上一朵赤金色云鬓珠花,斜插一根明蓝色梅雨簪,乍一笑,那一对若隐若现的梨涡就浅浅地落入众人眼中,俨然是十足的当家主母派头。

    同是新王妃的姚二小姐姚冬相对要低调太多,虽然也是穿了吸引眼球的大红色,一样容貌的脸蛋却是冷冰冰的,头也未曾抬。

    这时太监那怪腔调的声音突然响起:“临亲王府杨侧妃到。”

    我下意识地抖了抖,虽说做好要尴尬的准备,可是还没想到太后会安排这么一出,站在我身边的妃嫔美人侧妃虽说也是对我笑着,但我仍然能感觉得到中间莫大的距离。我微微直了直身子,捻着帕子合规合矩地行了个大礼,道:“参见太后,参见皇宫娘娘。见过风王妃、庄王妃。”

    周围顿时安静了起来,时间一下好像也凝固了。

    太后气定神闲又优雅自然地抿了一口杯中茶,眼角闪过一丝厉光,约莫过了半刻才道:“起来吧。”

    我恭敬地退到原来的位置,心里七上八下的,抬头偶尔的片刻可见周围人对我的嘲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