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四章 情牵情浅 第二节 恩断义绝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二节 恩断义绝

    但见门外一女子青丝如云,黑发挽髻,斜插金步摇,正满脸怒气地瞪视着我。

    身后的映棠,一个劲地冲我眨眼睛。想也不想就知道,庄王的婚礼盛大而隆重,两位王爷都是纳了姚家的嫡女做正妃,就算有人要刻意隐瞒,也还是会有风声传进纤柔的耳朵里。除了来质问我,还能有什么呢?

    她盯着我,眼底不起一丝涟漪,问道:“你为何要那么做?”

    我冷笑:“姑娘说的是哪一件?”

    冷月寒霜,我们的距离只有一步之遥。她看着我的眼,又道:“我只问你一句,你为何要那么做?他只想远远看着你,难道这样也不可以?”

    我不曾应答。

    许纤柔的脸色逐渐变得铁青,肩膀不断剧烈地颤抖着,声音渐渐变调,近乎绝望地红了眼眶,被强行隐去。她的双手紧握成拳,疯狂地吼道:“他深爱着你,你为何要残忍地把他推开?就算你不爱他不在乎他,为何要将他推去别的女人身边?”

    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我仅仅是淡淡看了一眼她,不带丝毫感情地道:“那么你呢?你可以假装毫不知情地来质问我吗?就算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你自己做过什么也不清楚吗?”

    眼神闪烁,她故作镇定道:“你说什么?”

    我不假思索地笑了,凄怆地笑了。刚开始只是怀疑,她的眼神彻底坐实了我的猜测。

    我苦笑着释怀你给的伤害,纤柔,我们之间,为何会变成这样?

    我以为我在看着别人的故事,其实我自己也是那出戏里的一个,如果真相是一种伤害的话,我真想永远被蒙蔽,总也不要醒来。

    那些我们牵着手,放风筝、看风景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回头了吧。

    翠倚和映棠何曾见过我们巅峰对峙,两个丫头都不无担忧地看着我们,翠倚道:“小姐,您怎么了?您和许姑娘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温柔地应道:“嗯,是有一些没有解开的误会。翠倚,你和映棠去厨房拿些点心过来,记住,多拿一点。”

    两个丫头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分别看了一眼我俩,傻呆呆去了。

    “芽儿,你们也都先出去吧。”

    当我看到翠倚拉着映棠的手从我身边走过,当我看到她走到门口回头望我的那刻,我心里莫名地发酸,不是因为什么,只是伤心,伤心周围一个个的人,每一天都裹着不同的面具过活。我不想翠倚和我一样,不管是她和映棠和芽儿还是春烟,我不想她有朝一日步我后尘,我情愿她,永远简单地活着,什么也不知道,就永远也不知道什么是痛。

    丫鬟们悉数退了出去,院子里只剩下面对面敌视着的我们。

    “她们都走了,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翠倚走后的瞬间,我微笑的脸庞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冷若冰霜。连我自己都觉得讶异,我有天也会这样的对待别人。大概真的是只有被伤害了被欺骗了被算计了,才能懂得保护自己。

    “杨葭!你别以为所有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