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三章 情非得已 第十节 连环计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十节 连环计

    马车里很是暖和,不但加了炭火,还准备了干净的衣服、梳妆的饰物以及盥洗物件,连小铜镜都有。没想到作为武将的穆展也有如此心细的一面,我不得不再一次对他刮目相看。

    我看着他的背影,长长的袍子被风吹开,露出宽厚的肩膀。他的背笔直,扬起的挥动马鞭的手腕,露出结实的臂肌。风过,凉意起,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听见,回过头,与我目光相接后,不自然地别开,道:“侧妃……马车内有翠倚为您准备的物什。”

    我赶紧放下帘子,哪有这样直勾勾盯着人背影看的,居然还被发现了,丢脸丢大了。

    我拿起铜镜,做了很大的心理准备,才敢去看镜子里的人。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形容枯槁、满脸憔悴不堪;厚重的黑眼圈,让原本美丽的双眼也变得无神起来。唇角干裂,整张脸乌黑斑驳,丝毫没有一丁点血色。头发因为多日未曾打理,一团一团疙疙瘩的,说是个疯女人,一点也不为过。

    我蘸着水用棉布擦了擦自己的脸和身子,梳好了发髻,换好了衣服。做完这些的时候,陡然觉得心酸,因为我想起了风王,在皇宫里第一次先离我而去的风王,想起他在南门下见到浑身污垢、面色憔悴的我时柔情而深情的样子,想起他对我所有的付出,包括,自由。

    我抱着双臂低低的哭泣,告诉自己,只为他哭一回,以后的路,我要比现在更加的坚强。王府现在是个什么样子我不清楚,收拾好心情,迎接接下来的挑战才最重要。

    谁说不是呢,整出事件,我们都掉进了一个圈套,一个早就被太后牢牢设计好的圈套。从什么时候开始呢?罗玉英进宫开始,从姚家两姐妹祈愿节献艺开始,太后就策划了整个事件吧。我们,都只是她导演这场戏里的棋子,包括皇上。或者太后与皇上的矛盾早已开始,在庄王回都之日起,太后加剧了决定。她一边控制着罗玉英一边控制了姚家,太后很清楚,罗玉英是一块璞玉,只要打磨就会发光的璞玉,所以她装作很喜欢她,宠爱她,太后深深地知道,在母子心有隔阂的时候,她喜欢的,必然会被皇上厌弃,这就是为何罗玉英成为我朝第一个以秀女身份被太后高看又第一个被皇上请进“朝夕坊”的人,聪明如罗玉英,也着了太后的道,事情反复推敲,此种解释,最为合情合理。

    其二,太后在替庄王纳妃这件事情上没少费功夫,罗玉英虽然有才,但是家门不高,不及出身高贵的姚家小姐。众所周知姚家两姐妹虽然神似而情况大相径庭,姚家世代为官,汴都亲友无数,势必会成为庄王最大的支持者。于是,姚秋便成了庄王妃的不二人选。与此同时太后担心将来风王纳妃会超越庄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傻呆呆的姚冬赐婚于他,以此掣肘。太后心知肚明,风王与临亲王虽是一母同胞,但性格全然不同,临亲王友善,风王顽劣,皇上的话也未必放在心上的。想要他听命于太后这个姨母,谈何容易?可是她深知风王的软肋,那个软肋,就是我。所以,她老人家安排了一出又一出精彩的好戏,把所有人都算计在内。只怕王爷每月中旬会毒发也是算计在内吧,否则,风王又如何肯听话呢?

    这样一来,太后不单成功地替庄王寻到一门好亲事,也成功地离间了皇上与风王之间的兄弟情分,临河风王为我挡刀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