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二章 福兮祸兮 第六节 示威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六节 示威

    很快有太监把吓晕的小太监拖出去,没有人会去怜悯一个奴才的伤。

    我知道太后是动了真格的了,碍于在座的妃嫔,她必须要在渔美人的面前立威,以正后宫纲纪。

    这根雕花的藤椅,让我坐立不安,有些担心起渔美人来,以太后的个性,哪会那么轻易的放过她,何况还有这么多妃嫔在煽风点火。

    周围的气氛很是奇怪,有紧张的,有兴奋的。自从祈愿节一别之后,我再没有见过渔美人,她大概也不会愿意见到我吧。她的人缘好吗?有没有几个相熟的妃嫔?这样也可以打发几个宫女去给皇上通风报信啊!

    兰妃、容妃、赵美人,一个个接到我的求救都熟视无睹,也是,她们凭什么买我的账,我不过是无权无势的侧妃。再者,渔美人夜夜承欢,所有的女人都独守空闺,谁愿意去搭救一个身份低微、跟自己毫无交情,抢走自己丈夫的女人呢?

    我自己一人入宫,爱莫能助,坐在那里干着急。

    渔美人是独自一人进入大厅的,跟着她的贴身宫女被拦在了厅外,由“慈心殿”的宫女看着,以防她去透风。太后,果真是个毒辣的人呢!

    渔美人今天穿了普通的绿色宫装,头发简单挽成了发髻,配饰也简单,仅有一钗而已。她踩着云步走来,对着太后一礼,淡淡道:“臣妾给太后请安,太后金安;给皇后请安,皇后万安。”

    几妃的眼神扫过来,带着戏谑与得意。碍于太后在场,全都安静地恭坐着,犹如镌刻的木雕。

    太后仍旧神色不动,假装没有听到。她不动,皇后自然也不敢动。

    渔美人复欠身,复道:“臣妾给太后请安。臣妾来迟,请太后恕罪。”

    “不敢当。”

    太后语调不善,冷冷扫了一眼渔美人,令我也跟着打了一个寒颤。

    “渔美人现在可是皇上的心头肉,哀家要请你,可是要动用八抬大轿呢。”

    渔美人一惊,道:“臣妾不敢。”

    “不敢?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哀家还能诳了你不成?”

    太后眼光所到之处,众妃皆是作附和状。太后凝视着半蹲的渔美人,见她态度诚恳,语调遂软了一拍,道:“你可知罪?”

    “臣妾愚昧,不知犯了何罪?”渔美人倒是答得不卑不亢。

    这话一下就点燃了各妃的怒火,特别是兰妃,她原本也是一点就着的脾气,丝毫不理会皇后投递的阻止神色,忿忿不平道:“瞧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太后不过就是问了你两句,你竟如此蛮横。虽说是皇上宠着你,可后宫毕竟也是讲理的地方,“慈心殿”这里,也由不得你撒野。”

    “住嘴!太后说话,岂容你多嘴,还不退下。”皇后出言。

    “是。”兰妃也发觉自己丢了分寸,急急忙忙退到一边。

    太后冷冷地瞧了一眼兰妃,道:“兰妃的话虽然不中听,理倒是这么个理。渔美人,你也是打小就在宫里长大的,怎么能如此不知分寸。皇上宠爱你,你就该更加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此时,太后已然达到她的目的,倘若渔美人能服个软,皇上晚上再翻了别人的牌子,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偏偏渔美人“好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