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一章 蒹葭苍苍 第九节 此时彼时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九节 此时彼时

    翠倚始终站在离罗竹一米远外的方向,两人面对着面,不知道说些什么。这让我想起了不久前,也是这样的晚上,也是有些星辉的夜色中,翠倚和穆展面对面的站着。她那时候是羞怯的,含蓄的婉约,当她把辟邪娃娃交到穆展手上的时候,是欢欣且满足的。这一刻的罗竹是什么心情?我无法预测,也不敢去猜想,命运,常常是这样的捉弄人。

    “侧妃呢?侧妃想要的是怎样的生活?”穆展突然开口,问道。

    “我吗?”我笑笑,对着无限的苍穹道:“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闻言一叹,许是没有料想到我会回答得这样干脆直接,许是……哀叹我无法实现的可能。

    “将军勿需介怀,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永远都不可能的。我也只不过是,发发牢骚而已。将军千万不要当真,如 果当真了,就像很多年前一样,替我保密如何?”

    虎躯一动,看我的眼闪闪发亮,道:“好。”

    一生一世一双人啊,尹临他如何做得到,我苦苦笑了,不止是他,换了别的人,在这个时空里的任何人,都做不到吧。我也只能是,在梦里不断交织了。

    不妙,不妙,穆展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得赶紧想法子。

    如此一想,我便道:“将军猜想,罗公公会对翠倚说些什么呢?”

    糟糕!我又说错话做错事了,只顾及着成全罗竹的情,我几乎忘记了,翠倚已经是穆展名义上的人了,怎么办怎么办?

    他不以为意,道:“侧妃向来是聪慧的人,这样的事……何苦为难末将。”

    啊……居然还能开起玩笑来,不得了,我是不是看错了?

    有心情开玩笑,也就是不会在意了。我长吁出一口气,默默道:“我果真没有看错人。”

    不一会,两人相向而行,翠倚面有泪色,我走过去,道:“他不是有意瞒你,别哭了。”

    翠倚“哇”了一声,看着周围点点灯火,面前又是穆展,这才收了泪,抽搭搭道:“就是因为被瞒着才难过。要报恩有很多种方式,他可以进都赶考,不然去校场学功夫也是好的,为什么一定要进宫?为什么…..”

    我抚着她的泪痕,笑道:“傻丫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那是他自己的选择啊。”

    就像你,不是也死死地守护着你的小姐吗?翠倚,虽然我不是你真正的小姐,可是,你的这份情,我却贪心地想要收入囊中。你选择了你的小姐,罗竹也选择了他的家人,不是吗?

    穆展上前,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手帕,递与翠倚,道:“罗公公已经走远了,你若是不放心,担心他受人欺负的话,明日我便跟御林军打声招呼。”

    “不要!”翠倚急了,生怕穆展会误会,急着辩解道:“穆将军不要误会,我与他……罗公公,是朋友之谊。”

    我拍着她的肩,小声安抚道:“你的穆将军没有生气。”

    穆展也是轻松一笑,遂又假装板了脸色道:“他是你的朋友,陡然发生状况,见者伤心也是在理的。嗯?”语毕把手帕往翠倚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