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一章 蒹葭苍苍 第五节 心惊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五节 心惊

    皇上之所以这样生气,原因无他,主要是风王要的不是别人,额……也不能说是要,他只是想暂时的借用给别人做个师傅,还是细说吧。自从上次的祈愿节之后,渔美人成了整个皇宫甚至民间街头巷尾谈论的最多最炙手可热的人物。其一:她复宠后,皇上再无心去别的妃嫔之处,独宠专房;其二:祈愿节上的舞蹈,无故传到宫外,可动作不全然,缺乏美感。那些民间享乐的作坊或者酒肆茶寮里。或多或少常驻着助兴的舞娘们,早想要学会这套舞蹈,赚个满盆钵。无奈美人娘娘身处皇宫,民间的人手也伸不到这么长,这事只好作罢。尽管如此,民间对这套舞蹈的推崇却越来越高,对美人的敬仰也越来越浓。

    巧的是,风王不知为何的,最近居然沉迷“烟花之地”,不巧赶巧的,还顺便结识了其中那么一两个“人品贵重”的人物,对方想请渔美人移步授教,可皇宫里的娘娘是那么容易就出宫的吗?兴许,对方也是熟识了风王的秉性。

    然而世事难料,皇上一向疼爱风王,怎会放纵他做出如此不堪之事,只见他横眉一竖,道:“这件事,朕就当从来没有听到过,你不必再提。”

    “皇兄……”

    “朕说过,不要再提!但今日的嘉奖,也一定是有你的份。这样吧,你也老大不小了,朕明日便命人修缮你的王府,再添设几间院落,过些时日,给你定下一门亲来,你也是时候成家立室了。”

    风王还想说什么,被王爷果断的截住了,他道:“四弟,休要多言,还不快叩谢天恩!”

    风王怒冲冲走了,皇上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自己也气得直喘气,道:“夜深了,你们都各自回府歇息了吧。”

    我们一起退出来,临到门边,皇上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道:“三弟先行一步,朕还有些话要问弟妹。”

    我们都停住了,王爷回头深深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有说,离开了。

    “汪喜,你也退下。”

    汪喜就是汪公公,皇上跟前的大太监。不止他,连我也愣住了,什么事那么严重,连汪公公都要回避。他平日知道皇上的秘密,还少吗?

    我心里突地一动,莫不是关于姑姑的事?

    夜色又浓重了一些,我忐忑地站在原地,感觉到皇上投注过来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

    “弟妹莫怕,朕只是随意问问。毕竟,只有你一人见到了娉婷夫人。”

    “是。”

    我恭敬地答道,开始简单的陈述事实,当然是要多简短有多简短,我答应过姑姑,不能告诉任何人她真实的身份,她只是娉婷夫人,只是娉婷夫人。

    内容很简短,无非是我的确见到夫人,但不是真实的面容,只是戴着面纱的美妇。

    皇上听完,点头,道:“若真如此,为何,竹叶青先生只拉了弟妹一人进去。难道说,竹叶青先生和娉婷夫人,都是弟妹的旧识?”

    我赶紧跪下,惶惶然道:“皇上圣明!臣妾的确是第一次见到先生和夫人,绝无虚言。臣妾应文学士之邀,一同求见竹叶青先生和夫人,断不会有故交之说。再者,论年岁来说,竹叶青先生和娉婷夫人增臣妾一倍,臣妾如何会识得。至于只见臣妾一人,臣妾侥幸,即是出行的唯一女眷,想我万圣虽不是拘泥于小节的国土,然女人名节事大,何况乎娉婷夫人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若直接的见了任何男子,未免让人揣测,见者也只怕会落个“唐突”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