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一章 蒹葭苍苍 第一节 惊心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一节 惊心

    车外不时能传来“哒哒”的马蹄声,还有风王永不停歇的嘴。看得出来,众人的心情都极好,心情好了,兴致也是极高的。不管究于怎样的原因,我们也的确是见到了那传说中的人物。虽然……虽然见到娉婷夫人的只我一人,但总体而言,大家也都受到了竹叶青先生的接见,这是不争的事实。要知道,有多少人慕名前来,却连他一丝踪迹也没看着,总被门口的仆人以“先生不在,夫人不便见客”等理由打发了。是以,众人如何能不欣喜满足??

    最高兴的莫过于文渊学士了吧,他是喜欢琴棋书画,也是喜欢诗词歌赋的。不,不应该说是喜欢,应该说是痴迷,醉心。宫人们每每提起文学士,都会说他如何具有书卷气,如何腹有才华。是的,要不然,那些大段大段或华丽或凄婉的章句,又是出自何处呢?

    如果说,我一开始还因为“曾经”那件事有一点点难堪的话,那么,这次清禅寺一行,彻彻底底的改变了我原有的观点,我完完全全的谅解了他,甚至折服。他是对我有过不轨的行为,但却是因得别人的迫害。最主要的是,在“那件事”之后,他所表现出来的镇静与大无畏,让我觉得他是一位有担当的人。后细心观察,发觉他确也相貌堂堂,举止没有半分不端。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不禁有些佩服与敬重他,尤其是他的才华。

    我们在生活中,往往惧怕或反感一些人,这种第一感官产生的感觉常常左右我们的情绪。很多时候,我们是把别人的缺点无限地放大化,在自己心底映射出一个假象。这个世界又哪里会有完美的人,就连自己,也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如果每一件事都这样想,都能转个弯,也许人生会轻松很多,幸福很多。

    我掀开帘子,看着窗外的人群。谁是这样的一个人呢?文学士吗?不,他的世界太多风花雪月,“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他总是徜徉在文学的世界里,忘却了太多的世情,也无怪乎他弟弟要策谋暗害他了。所以,他算不得轻松的人。王爷是吗?王爷也算不得,他有太多的心事,虽然他不说,我也从不问。就连我自己,也算不上是这样的人,因为我占用了别人的身体,控制了自己的灵魂。

    淡淡地笑了,不想这样一笑也被翠倚看了去,问我道:“小姐,什么事让您那么好笑?”

    语毕努力的把头努过来,生怕错过精彩。

    我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头,道:“哪里是外面好笑,我只不过想起了开心的事情。”

    “是什么是什么?”她又开始刨根问底。

    我嘴一张,却停住了。告诉她什么,告诉她因为出发前王爷说过他会尽快来见我?告诉她仅仅因为王爷兑现了他的承诺我便开心不已?不,不行,如果我告诉她,势必会成为她取笑我的资本。于是轻咳一声,故意郑重地看了看四周,这才凑近了她,压低声音道:“我在想,穆将军会不会在宫门口等着咱们。你说要是这次他也随几位王爷来了,会不会更有趣?”

    翠倚的脸瞬间爆红,我看着她吃瘪的样子,笑得四仰八叉。

    可惜我没有得意多久,因为不出一刻,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大吼道:“来人啦,侧妃出事了。”

    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轿帘一下被人拉开了,风王惊慌的表情,还有王爷郑重凝视的样子,陡然在我眼前四散开来。

    “一”、“二”、“三”,我眨了眨眼睛,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姿势不够“端庄”,赶紧干咳了一声,正襟危坐地道:“王爷。”

    “小葭儿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刚才从斜倚的车框一下坐起来,力道有点大,晃得头有些晕。

    他的手探过来,抚着我的额头,问道:“可是坐得不舒坦?”

    我低下头,不想让他看见我的白眼。我能说是早上的时候你们催的急所以我根本没吃太多东西吗?我能说是我和翠倚逗趣我被她反将了一军吗?我什么都不能说,也亏得小丫头,居然真的无限“关心”地看着我。

    他叹一口气,我还没来得及惊呼,已是稳稳落在了他的身后,落在了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