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章 情到浓时 第十节 随行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十节 随行

    南山相距汴都不过百余十里,我却感觉是行了许久。翠倚也从最初的聒噪转换成了安静,托着香腮数着层峦叠嶂的小山。

    一路走来,周遭的风景确也不赖,越接近南山,越是感觉到温度的不对称。看周遭郁郁葱葱的草木就知道,这里是比汴都要冷上一些的。我披上斗篷,暗自庆幸带了翠倚,旁的不说,在生活上的细节,这丫头还是很注意的。要不然怎么说女人出门特别麻烦呢,仅仅是预防会在南山留宿**,我们翠倚就吃穿用度尽数都带齐了。

    小时候,我也特别不爱和娘一道出门,常常是要我等上个把时辰,换装梳发什么的,总之她就是要磨蹭到那时候才能走。

    掀开帘子,骑马的三位多么惬意,不应说是三位,除了马夫外,还多了两个跟班。一个是庄王的随从,大力护卫尹泰。另一位,是个了不得的主,他此刻正瞪眼一眨不眨看着风王,面对我的时候总是防备。他嘛,就是被皇上划给风王的得力干将---右翼将军穆狄是也。

    穆狄的职责是保护风王,和他哥哥穆展一样,他的话也很少,大部分沉默,你可以当他不存在。只是,每每在你不经意间回头,都会发现他死死盯着你!

    咳咳!别误会,他对我并木有什么意思,如果有意思也绝对不会是好的意思。偶尔我会感叹:穆狄于我,好比是地狱里的修罗刹,我总是担心着他什么时候会把我带走,而穆展,则是带我通往光明的使者。

    我不知他的敌意从何而来,是因为他哥,还是风王?

    穿过这些小山峰,眼前又是另一番景象:河水氤氲、小桥流水、古道长廊。长廊的尽头,赫然有一石碑,碑刻两个醒目大字:南山。

    我们已进入南山界了。奇异的是,之前的小镇风韵转眼消失不见,康庄大道陡然狭小崎岖,甚为颠簸。

    我掀开帘子,三魂竟似没了七魄。我们不知何时已到了半山腰,山下一望无际,令人森寒!

    也许是我的样子吓坏了三位爷,毕竟我是有使命在身的嘛!文渊提议先作歇息,但是风王立刻拒绝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法合理歇息;这里是南山的半山腰,山路仅能容纳一顶轿子经过,若停在此处,会阻碍上山或下山的香客。

    他分析得合情合理,三位爷于是带着部队继续往上走,我们怀抱的希望就是:能够快些找到路况好点的地方。

    但是情况令我们大失所望,路况非但没有好转,路边俱是怪石嶙峋,寸草不生!

    我是个胆儿很小的人,心脏咚咚跳个不停,拉住翠倚的手一刻也不敢松懈。

    “听闻文学士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本王今日要讨教一番。”是风王的声音。

    “下官斗胆,请风王爷赐教。”

    “今日天清气朗,我等来到南山,途经风景美则美矣,在本王看来,也比不上此刻一望千里。不如就以眼见之景作诗,文学士意下如何?”

    “王爷有此雅兴,下官遵旨便是。”

    “那好。除了马夫与女子外,所有人都要赋诗一首。”

    接着听到折扇声,然后庄王道:“四哥好生强硬,若是我作不出来,又当如何?”

    “那你就别怪为兄,日后有任何好玩的地方都不带着你了。”

    这招果然奏效,庄王立刻不吱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