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十章 情到浓时 第二节 不速之客 下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二节 不速之客 下

    翠倚气呼呼地:“小姐,她这是什么意思?是来跟小姐叫板吗?还是要和小姐联手对付别的人?小姐千万别信她的话,玉英小姐已经不是当初的玉英小姐了。您已经吃过她一次亏,千万可不能再上第二次当了!”

    我抬眼望着镜中自己如花的笑靥,道:“她是来辞行的。”

    “辞……辞行?”

    看着翠倚怀疑的眼神,我肯定道:“她要进宫。”

    祈愿节太后给了罗玉英一个特例,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将来的路,我本以为她会选择王府,没想到她的目标是皇宫。这事翠倚不知,我也不能明说。

    “进宫?小姐您怎么能相信她的话,这次教训还不够吗?没准是她联合了苏侧妃和司马姑娘,要一起来对付小姐您!不行,奴婢现在就要去禀告王爷!”

    我哭笑不得,投给她一个鄙视的眼神,换了话题道:“翠倚,你说为什么我就没发现当时自己怀孕了呢?”

    闻言,翠倚原本兴高采烈的脸瞬间变色,声音也低了几度,道:“都是奴婢不好!奴婢每天跟在小姐身边服侍,竟连小姐信期紊乱都不知晓。小姐说是刚从临河县回来还未适应,奴婢也深信不疑。如果奴婢当时不那么大意,也许就……”

    她就快要哭出来,我赶紧道:“不怨你。我都没有难过了,你何苦自责。别哭了,一会让底下丫头笑话你。我饿了,你去拿些茶果来吧。”

    翠倚走后,我坐在凳子上发着呆。这件事情,始终成了她的心病,自打我落胎后,几乎每天她都要如此自责一次,似乎这样就能减轻她的负疚。我是不是应该给她安排些别的事情?让她不必再为此苦恼?只有时间,是治疗一切的良药。

    有些事,不能强求。有些事,终归是命里有时才会有。就算没有罗玉英事件,也许也会有别的事情发生。就算我没有偷听黑衣人的对话,保不齐也会有别的意外。

    罗玉英志在皇宫,本是我意料之中,只是后来发生了林林总总的事,让我怀孕了自己的判断。就好比你是一个21世纪的孕妇,坚信自己肚子里是个女孩,可是但凡外出逛街,十有**的大妈阿姨有眼力劲的都说你怀的是个男娃,长此以往,你就会对自己不够相信,甚至推翻之前的结论是一样的道理。

    啊!她最后一句说的是什么来着?羡慕有一个把我放在心底的王爷?如果我能早日参透,可能事情的结局不是现在。但是同样的,我不会像现在一样发现一些事实:我对尹临,除了有男女之间的情外,似乎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兴许是我出了“小月子”,不用再忌口,总觉得今天的茶果特别好吃。谁说不是呢,大半个月没沾有味道的东西,能猛地吃上茶香味,我又怎么能落下任何一块?

    “好吃吗?”

    就在我奋力塞下最后一口点心的时候,突然被这声音打乱。我自是吓了一跳,猝不及防吸了口气,连同还未下肚的点心,哽在喉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