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章 情真意切 第七节 心机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七节 心机

    说到这些待选秀女,每个人总是有那么一点优势,或琴棋书画,或诗词歌赋,或歌或舞,衣带飘飘的,颜色多得把我眼睛都看花了。坦白地讲,尽管她们尽力使自己镇定,但相对于兰妃的舞姿、赵美人的笛艺,还是稍显稚嫩,更遑论超越渔美人了,又如何入得了皇上的眼呢?只是那些单纯而年轻的脸,却是任谁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

    皇上一直未说话,专注地看着,偶尔也赏赐那么一两个,都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官宦之女,并未见得高看谁一眼。倒是另一处的渔美人,眼睛一直专注地盯着某个方向,殊不知,她这一举动又引起了多少人的羡慕嫉妒,因为,皇上席间,有太多的眼神,是给她的。

    尽管姚二小姐姚冬是个内敛到近乎自闭的女子,可他姐姐姚秋那般厉害,孪生的妹妹又能差到哪里去?所以,色艺双馨的姚家姐妹没有在此一展歌舞,我或多或少觉得有些遗憾。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极少会碰见一个让自己觉得极是舒坦的同性,一旦你认可了他(她),那他(她)在你心中的美好印象就会大放光华。离知己远一点,离朋友近一些,如此咫尺。

    令我惊异的,不但是这姐妹俩的见好就收,还有苏侧妃,一直安静得超乎寻常。特别是随同进宫的罗玉英,竟然也没有上台歌舞,难道我揣测错了,她真的只是想接近尹临?

    太后用手抚着额,叹道:“皇上,哀家年纪大了,多看一会便觉头晕眼花啦!”

    皇上一惊,道:“母后可是哪里不适,要不要请个太医来瞧瞧?”

    何嬷嬷忍着笑,道:“太后哪里是身子不舒服,太后是这里不舒服。”

    言罢,手指胸口,意有所图。

    皇上一看,低了头道:“是儿臣无能。”

    太后叹道:“先皇当初像皇上一样年纪的时候,齐王已经好几岁了,哀家和端太妃也先后有孕。可皇上已经成亲这么些年,却……,哀家担心,再这样下去,哀家只怕是见不到皇孙了。若见不到皇孙,皇上要哀家百年之后如何向先皇交代?”

    皇上面上一片赧色,不知作何回答。

    说也奇怪,皇上年纪不小了,那么多妃嫔,竟无一人怀有身孕,那啥,皇上,您该不会是……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也不对啊,不能那么说,前一段好像是有一位美人有孕,可不知怎地,还未到三个月,无端端就流产了,可惜至极!

    再看先皇这几位儿子,远的不说,长子尹齐病弱也就罢了,仅一位王妃伺候他,那么弱的身子骨,想有子嗣也难,话说回来,倘若不是他那么弱不禁风,太后也不会让他活到现在了。再看亲王尹临,至今无子嗣,风王未娶亲,只有越王侧妃姚氏怀有身孕,是朵奇葩。

    怪不得太后会头痛了,越王虽说也只是位美人生下的,但始终是先皇的儿子,他日姚侧妃一举得男,便是长孙,对皇上和太后都是极大的威胁。

    “为今之计,哀家倒是想到一个法子,想征求皇上的意见。”

    “请母后示下。”

    “提前选秀,只有充实**,才有增加绵延子嗣的可能。”

    皇上只道了一句:“儿臣但凭母后做主。”

    堂下即刻附和道:“太后英明,皇上英明。”

    皇后走至太后身侧,耳语一阵,太后便笑道:“哀家也听说了罗大人临终托孤的事,难为这孩子有这份心,呈上来吧。皇上,你也来瞧瞧。”

    皇上疑惑地望向太后,不明所以。皇后道:“皇上,临河县罗大人的千金手抄了经文,为太后皇上祈福。”

    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