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九章 情真意切 第三节 心系非人 下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三节 心系非人 下

    我理解她,为了某些原因嫁给了别的人。可是,心里装着的那个人啊,总是不由自主的就那么跳出来,跳出来,任你怎么摁也摁不回去。你想任由着他跳出来吧,那出现的结果一定是你不能承受的天翻地覆。于是,你就这样不停的挣扎,挣扎。直到你认为合适的时候,固执地为他保留着你仅有的一点清高,而这清高会成为你唯一的尊严和氧气,不死不休!

    你什么都给不了他,可以给的,只剩下一颗心,只能是那颗心。是痴念还是执念?可即便如此,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被成全!

    你是,我又何尝不是?放眼偌大的后宫的芸芸女子之中,有故事有苦衷的又何止一个。但偏偏我就遇见了你,我遇见的,仅只有你!

    收起温柔的情愫,我狠心道:“美人,皇宫大苑,最不能留的,就是真心和真情。自美人成为皇上的女人那天起,您就已经没有选择。想要您的家人过得好,美人就必须要让皇上的心里有一点您的位置。”

    瞧见她花容失色的样子,我又有些不忍,改口道:“就算是为了……就算是为了别的人,也要走到他可以看得见的高度。今年的祈愿节因打胜了回丹,水患得除,龙心大悦,所以颇为热闹。皇上不止让文渊文学士宣读了祈文,连驻守陇南的越王爷也回汴都了。兰妃、容妃都争着要在今晚的演奏中惊人亮相,相信皇上,也很乐意看到精彩的舞蹈。品宴的时辰快要到了,臣妾不打扰美人清修,先行告退!”

    掀开帘子,出得门来,橙儿在一边恭敬的候着,见我出来,疾步上前道:“侧妃,我家主子可有听您的劝?”

    我回道:“放心,美人无碍。你即刻去为美人准备沐浴梳妆,美人一会要出门散心。”

    橙儿眼里闪过光亮,雀跃着去了。真是个极单纯的女娃,在她看来,好吃好住,就是好日子。

    锦衣玉食又都如何,还不是一样活得生不如死!

    出门之前,内厅传来一阵乒乓之音,伴有隐约哭泣。我抬头看着明媚的天空想:有些地方还是一样,有些地方,已经不一样了呢。

    刚走出“静怡阁”不远,就听见一阵嬉笑之声,以女子居多,也夹杂了男音。走得近些,我才看清具体的情况:一堆花容月貌的女人围着一个身高七尺,身着绛朱外袍的男子,问长问短。意外的是,大多是皇上的妃嫔,以兰妃、容妃居首。

    兰妃故作妩媚地问道:“王爷您看看我这身装扮如何?”

    兰妃今天着了一件紫罗色绘芙蓉拖尾收腰滚金边长裙,微含笑意,嘴角轻弯出好看弧度。

    这名被唤的王爷始终侧着脸,道:“甚好!不过,兰妃娘娘若能更换耳坠子,方为上策。”

    容妃挤过去,娇嗲嗲道:“王爷以为本宫如何呢?”

    容妃年纪小于兰妃,今日着了青色的石榴裙,裙着淡淡百合,发成圆状,肤似凝脂,是位娇俏的美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