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章 情到此时 第七节 宫规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七节 宫规

    这是我第头一回认认真真欣赏皇宫,第一次是没有时间,第二次是没有心情。这一次虽然也没有什么特别高的兴致,好歹也能观望一番,万一哪一天莫名地穿回去了,至少可以好生回味一番。说也奇怪,和王爷冷战的这些日子,我没有想象中那么思念他,思及他和罗玉英的那一次,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生气了。莫非“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有时还有另一层意味?

    软轿穿过一层又一层的拱门,红墙璃瓦、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这些辉煌的体系自成一家,都是宫中不可多得的美景。与此同时,在各个宫殿间,也有多种不同风格的建筑,由此可见这些御用设计师的独具匠心。另外,也有个别的宫殿,会依照各宫娘娘的意愿进行部分改变,当然一定要是特别受宠的娘娘,譬如照园。

    园子里总是有开不完的鲜花,它会根据皇上的心情变幻成各种气候。柳叶初露、芳草萋萋、娇艳红粉、桃花盛开的春天;碧蓝如海、裙裾飞扬、汗洒面颊、渴冰似饥的夏日;稻黍金黄、银杏换装、象征收获的秋天;最后是红莲遍地、银装素裹的冬季。

    不止于此,各宫的娘娘也会放植或移栽花种,除去牡丹只能是皇后娘娘的专属外,金菊、腊梅、琼花等皆是常见于各宫的花盆之中,娘娘们的选择,或多或少也是因了某一种花的品格,或许跟自己自身类似。

    人无百日好,花无千日红,人和花,何其相似!

    祈愿节的祭拜大礼设在酉时一刻,届时皇上亲临,王公大臣及命妇分品级祭拜。在这之前,宫内各处会安排好相关一切。如司膳房会安排好各处膳食;司设房安排住处问题;司绣房以品级分发服装配饰等。祭拜大礼的三个内容依次是祭天、祈愿和品宴。所谓祈愿,就是在祭拜后,有品级的王侯将相随同皇帝去到议政厅,商议国家大事,女眷们,就会在皇后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去到太后的寝宫,叩首祈愿,无非都是诵经念语,祈求上苍保佑万圣江山永固,太后福寿安康等等。而品宴,自不消说,又是类似宫宴一种,大家齐聚一堂,吃菜喝酒,欣赏节目,当然有的宫妃也会为了争宠别出心裁。

    巳时三刻,车辇缓缓从东华门直入内廷。司设房早已有专人等着,引了我们去暂时休息的掖庭斋。掖庭斋是选秀女子居住的地方,因选秀三年一次,如今还有一年时间,暂时空了出来,反正最多也不过休息一晚而已。我细细打量起各居室的布局,发现东西南北四个方位无一不是相同建筑和陈设,简单得很。大学时候曾经通宵去影吧看电视剧,当时正是一部很火的宫廷剧,美人美景,羡煞旁人。跟我此番看到的掖庭斋一比,后者要逊色太多。细想又觉得再正常不过,这里出过美人、妃子、高达贵妃,自此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但是也有许多秀女,终身无缘妃嫔,甚至未曾得见皇上一眼。所以不是你在掖庭斋所居住的方位于你不祥,只是大成者,天时、地利之外,更多的是人为。

    原本以为司设局会把我们分到一处,没想到另有安排。司设局的解释是,正是正,侧是侧,宫规不可违。如此一来,娴姐姐这位正王妃暂时休憩在东晟宫,司马敏等则在南苑,像罗玉英这样适龄未婚配的,去了西静阁。

    怪不得娴姐姐早早的就要找我,原来她一早就知道复杂的宫规!

    离祭拜大礼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所有女眷都可在允许的范围内,走动闲谈。屋子里那个锡箔上,映出我的侧脸,暗花的流苏金簪,忽地就让我想起了“凤凰游”,不如,去瞧一瞧顾太妃?

    询问了大致的方向,也没让人跟着,我不快不慢的往东南方走去。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我到了太妃的寝院外。朱红的大门口,早有一胖一瘦两个小太监认出了我。胖太监堆了笑,道:“侧妃可是来给太妃请安的?”

    我微笑,从袖口掏出金骡子,不动声色的递过去,方道:“正是,有劳公公通传。”

    瘦太监也笑了,点头哈腰道:“侧妃请稍等,奴才这就为您通传去!”

    我照例递了金骡子,道:“有劳了。”

    不多时,瘦太监就回来了,说太妃正闲着,让我进去。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进宫的两三次,总算也悟出了一些门道。在后宫里生存的无论是主子还是奴才,都很辛苦。那些下等太监奴婢为什么一副见钱眼开的模样,就是因为在一不小心犯错就会被罚俸的情况下,可能还有更多的难言之隐。他们也需要用这些财帛,去“求人”,他们可以依靠的,只有钱,只能是钱。但是对待不同等级的奴才用不同的财物,有些奴才却是不能的。特别是近身服侍主子的那一位,俗称一等大宫女。不是这类人不爱财,也不是因为跟主子久了,见多识广,看不上一般的财物。而是,通常这样的人,都是跟主子一起成长的,赤胆忠心,若被主子知道私下收受财物,有可能伤了主仆情分。

    就如太妃身边的冰青嬷嬷,从小服侍太妃长大,作为陪嫁和太妃一起进了宫,眼瞅着太妃从一个小女娃成长为女人。风雨二十载,她从未嫁人,也无亲友,渐渐地人和名字一样,不苟言笑,是宫里说得上话的几个老嬷嬷之一。

    太妃的宫院很是简单,一条直线走到底就是她的寝院。寝院只有两个部分,前厅和后院。前厅接待客人,后院供她居住。

    我跟在冰青嬷嬷的后头,很快就走到了前厅门口。里间顿时一阵笑声传来。

    冰青嬷嬷停下脚步,对我道:“太妃等候多时,侧妃进去吧。”

    我轻轻走进大殿,顾太妃正和长公主谈笑风生,不知长公主说些什么,太妃笑意盈盈。

    原来我来得不是时候!顾太妃娘家姓顾,长公主的驸马是大将军顾之洲,长公主和顾太妃是兄嫂与小姑的关系!我早该猜到的!当初太后为难我,顾太妃出面维护,气势一点不输给太后,原来当时太后忌惮的,并非太妃的地位,而是顾家背后的军权!

    我做了个请安的姿势,道:“给太妃请安,给长公主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