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八章 情到此时 第一节 定亲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一节 定亲

    傍晚时候,王爷来了。他来时我正用饭,几条清蒸的小黄鱼,一盘凉拌着的萝卜丝,还有一碗玉米饭。萝卜是翠倚从老夫人园子里挖的,她与春烟的姐妹情分已经好到超乎我的想象,有什么新鲜的蔬菜,春烟也是首先想到捎给若梅坞一些。菜是芽儿拌的,本来翠倚的手艺更好些,但她爱偷懒,推说要绣些绣品还礼春烟云云,芽儿又是闲不住的,也就随了她们去。

    香辣可口,王爷也很快要了碗玉米饭,大快朵颐起来。

    风卷残云之后,我满足的坐在软椅里,看着有些暗下来的天。自从赶路后,我就懒惰起来,习惯吃饱就睡。不知不觉好像有些臃肿了。

    每年到隆冬时节,我都会胖上一圈。到这里后,情况更甚。

    王爷把脸贴到我的发上,问道:“在想什么?”

    他不问我反而忘了,还有重要的事。于是道:“在想今日发生的事。”

    王爷一听,也正色道:“你以为是谁?难道真是云霜?”

    我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以苏云霜的心机,断不会栽赃嫁祸还要牵扯到自己的婢女,背后的操作者一定另有其人,她也只是受人蛊惑一时大意而已。王府的女人太多,除了司马敏一定也还有其他心思深沉的人在隔岸观火,不然她们如何还能待到现在!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回都途中我们就思量过,王府的不太平不见得都是苏侧妃专宠挑起。再者王爷对她的宠并非男女之情,要知道,女人往往都是极其敏感的。所以和王爷事先安排了一出,没成想还没来得急发挥就有人自导自演了戏目,我当然要顺水推舟,为的,就是五成可能会钓起那条幕后的鱼来。为了王爷,为了娴姐姐,为了我自己,必须这样做!

    可惜,差了那么一点。

    “唉!”我重重的叹了口气道:“真是可惜了,如果不是罗小姐出现的话,兴许我们已经成功了呢。”

    王爷听到“罗小姐”三个字,仰身而起道:“罗小姐下午命了人请我去她的院子。说是有事相商,我得瞧瞧去,你若是乏了,就歇息去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娴姐姐和翠倚的话,就要应验了吗?

    王爷前脚一走,翠倚的数落劈天盖地袭来:“小姐您瞧瞧,奴婢就说玉英小姐来者不善嘛,您就是不信。刚刚王爷要走,您为什么不拦着呀!”

    我心烦意乱地出了门,我只是一个人,一个普通的人,一个普通的女人,留得住的自然是我的,若留不住的,强求又有何用?只是这话,翠倚她未必会懂。

    路旁有几处不知名的花盛开着,玫红色的,煞是娇艳,在清冷的月光下散发着淡淡的香。渐渐地,香味又与另一种味道糅合在一起,似远又近。我循着味儿一路向前走,剩夏的时节竟难见到当值的仆人。

    若有若无的香味渐渐近了,我抬头一看,不知不觉,走到了纤柔的院落门前。

    朱漆的大门紧闭着,里头没有一丝声响。

    曾几何时,我俩舞文弄墨,姐妹情深?

    曾几何时,我俩心心相印,胜似钟俞?

    曾几何时,我俩患难与共,不分彼此?

    而今,又是谁的手,摧残了友谊的花?

    我的手犹犹豫豫地举在半空,不知道要不要叩响原谅的心窗。

    “侧妃。”

    银白月光下,穆展佩着刀具向我走来。一身军盔,说不出的骁勇无畏。

    我略微有些吃惊,问道:“将军何以会来这里?”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巡查各个院落是他的职责,也是他在王府每天必做的事情。我这样问,不是在质疑他的人格吗?或者我潜意识的希望,他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

    他接过我的话道:“末将巡查到这里。倒是侧妃,既然已经过去的事情便最好不要再想起,伤害过你的人也最好别再惦记。”

    我回头,问道:“你都知道?”

    他点头:“王府的暗卫很多,我们必须保证王爷的安全。”

    我想说既然暗卫很多,为何上次我和王爷遇伏却没人来救。但我问不出口。

    他看出了我的心思,眼眸一暗道:“末将愚钝,上次我们让人设计了,白白耽误时间,才让王爷身犯险境。”

    我释疑地抿住了口,想起他刚才的话,道:“难道将军是怀疑纤柔?”

    他不发一言,看我的眼神如此深重。是了,他一定以为是纤柔要害我,所以才刻意来提点。但是,怎么会?

    按捺住心头的滚滚波涛,我道:“不会的。她断不是那么狠毒的女子。上次在红莲,我们已因为风王失了姐妹情分,她断断也不会……”

    穆展没有听完我的话便道:“总之,侧妃,防人之心不可无。末将告退。”

    我还沉浸在他话里的余温中,他的身影已经渐行渐远。直到渐渐飘渺,我才想起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来,一直都是他在保护着我的翠倚,如若不然,以翠倚的性子,我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