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章 情深几许 第六节 合卺 下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六节 合卺 下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两条巨大的蟒蛇围攻,我努力的往前跑,但蛇却缠住了我的身子,我想要张大嘴巴呼喊,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最后,只能硬生生摔下崖壁......

    我是极怕蛇的,那冰冷的触感总是让人不寒而栗,甚至不由自主的惊出了一身冷汗,极度惊恐的睁开了眼。

    王爷察觉到我的不适,问道:“怎么了?”

    闻着他身上的皂角味,我觉得安心了些,用力的抱住了他,极力克制内心的不安,道:“妾身做了个噩梦,害怕极了。”

    “瞧瞧你,只是个梦,也吓成这样子。到底是梦见了什么?”

    想到那让害怕至极的动物,我全身立刻起了鸡皮疙瘩,别扭道:“是蛇。”

    他扳过我面向青翠草地的脸,道:“别怕,其实蛇是很有灵性的。”

    “我知道,”我皱眉道:“可是我就是不喜欢,冰冷冷的,没有一点的温度。有的东西一开始不喜欢就一定不会喜欢。”

    就像我一开始就不喜欢司马敏一样。最后一句,我是在心里说的,当着他,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他略显粗糙的手抚过我的脸:“别怕,有我在。”忽又怪笑道:“我们是不是该做点别的事情?”

    “什么别的事?”广阔的天地间,我都没发现,自己直刺刺的躺在他的怀里,那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等我想坐起来,已经来不及了,有一张放大的脸凑来,近的我可以看见他的瞳孔和毛发。

    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只有惊飞的斑鸠象征性的惊叫几声。一切又仿佛都那样鲜活,就连微风拂过的小草都在在微笑…

    幸福是什么?快乐的真谛又为何物?我想不同的人一定有不同的解释。寒苦人家三餐温饱就是幸福;年幼孩童追逐嬉戏就是幸福;迟暮老人得享天伦就是幸福,还有,此刻的我,也很幸福。

    所谓的幸福,不过都是人内心情绪的表现方式罢了。你看到的多些,便觉得得到的也很多,自然也会觉得幸福。

    我们回到营帐时,早已灯火阑珊。火光下士兵们的脸都格外温和,一堆堆篝火在熊熊燃烧着,将他们映衬的更加清晰。除去做饭的大婶,也有一小部分士兵是临时加入的,如今战争结束,他们不愿拿着朝廷的军饷做个闲职,都要回去种田劳作。谁愿意自己的国土布满硝烟和战争呢,谁愿意和自己的家人两两相念却不能经常得见呢?

    我猛然想起了今夜是庆祝的日子,风王曾说过要我们早些回来,可我俩居然都把这事忘了。依照他的性子,没有来寻我们,倒真是难得。

    欢呼的人群,歌唱的士兵,憨笑的面庞,所有的人似乎都陷入了狂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