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章 情深几许 第三节 嫁祸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三节 嫁祸

    睁开双眼,四周的布景是熟悉的朱红色,原来是我的毡帐。头疼的厉害,脑中迅速闪过许多片段,不停充斥着我的脑袋,使我嘤咛了一声。

    听到声响,坐在榻上的人朝我走来,道:“你醒了。”

    望着相似的面容,我心口一痛,哑声道:“风王…”

    王爷的嘴抿成一条线,眼也厉色起来。不好的感觉涌起,我皱着眉抓住军被,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什么也不敢问出来。半响,才发现自己的嘴巴张开了:“风王爷,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眼泪不停地流下来,流到我的脖颈,浸润我的衣衫,流进我的心胸。我一眨不眨的看着王爷,希望从他嘴里听到不那么残忍的话。

    我不想风王死,一点也不想,我想他好好活着,让我安心的活着。如果他因我而死,那我和一个刽子手有何分别?

    王爷眼里没有一丝含义,更多的是隐忧。他扳着我的肩道:“风弟他…我说了,你一定要撑住。”

    我点点头。最不济的就是要我为此痛苦一生,自责一生,以此,偿还他对我的情意吧。

    “风弟,没死。但是,他还睡着,纤柔已给他服了她们家乡的止血良药,大夫也不确定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我的泪大颗大颗地滴下来,滚烫的一次次凝结在冰冷的手背上。尹风,冒失鬼,你不是说只要我不哭,要你做什么都可以。我要你醒来,我要你不许再睡,我要你好好活,我请求你醒来,好吗?

    王爷抱住我,他的脸蹭到我的腮边,道:“葭儿,该自责的是我!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伤心了。我一早就知道风弟对你的心意,可是我自私地将你留在我身边。没有你,我也会死。所以,该自责的不只是你!是我们,是我们两个人!”

    我傻傻地笑着也哭着,王爷从来不曾表露他的心迹,如今展露无遗,却是在这样的情景下。

    “我们都是罪人!我愧对风弟,更愧对父皇母妃,所以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救风弟,让他醒过来,相信我。”

    我把头埋进王爷颈窝,无声抽泣。

    穆狄忽然闯了进来,看到相拥的我们,也不回避,淡淡道:“王爷,风王爷他醒了。”

    “什么?”我怀疑自己听错了。

    他的气色看起来虽然还有些惨白,但是桃花眼有神的睁着,受伤的地方用纱布遮住,露出古铜色的肌肤。一股发随意耷在鬓角,像往常一样玩世不恭。

    见得我来,脸色瞬间变得晴朗,嘴角处两个梨涡清晰可见,笑道:“小葭儿见到我健硕的胸肌,可是要对我负责的哦!”

    冲我眨眨眼,假装悄声道:“比起我三哥,又如何?”

    我脸唰地变得通红,正想接口,又听王爷道:“能走能说能笑,果真是好多了。”

    风王一偏头道:“多亏了柔儿的药。”

    纤柔正整理着她的药箱,看起来憔悴了许多。

    王爷戏谑道:“那也就是说没事了?也亏得葭儿哭了一场又一场。”

    风王听到此,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扯动他身上的伤口,龇牙道:“真的?小葭儿为我哭了,我就说嘛,你定是舍不得我去死的。”

    纤柔插嘴道:“她心软。阿猫阿狗也会舍不得让它们死。”

    风王不怒反乐道:“这样更好!从此小葭儿心里定会有个专属我的位置,任谁也不能代替,谁也不能抹去。”

    虽是顽劣着说的,眼神是极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