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七章 情深几许 第二节 来生不许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二节 来生不许

    汤已经凉了,我还是一口气就喝下了一整碗。在我看来,再美味的汤也不过如此吧,那么苦,却又那么甜。

    过了一会,全身都有些热热的,头还有点晕,眼睛也迷糊了起来。我想她一定是在汤里加了姜片,希望发了汗,不致病重。

    闭上眼睛数着小绵羊,许是鼻腔不能呼吸,总不安稳,于是我便改了方向,横坐在椅上。

    一股寒意袭来,接着我听到了布帛碎裂的声音。本来就睡的不深,这一下完全惊醒了。朦胧之中,几个身穿黑衣,头裹黑巾的人正对着我的床乱砍乱刺。待他们掀被发现没人时,眼光迅速向四周望来。凭着他们锐利的捕捉能力,一定会很快发现我的存在,到时我将插翅难逃。

    很明显他们是故意为之,而且知道王爷住在商议军事的帐里,不会在我身边。那么到底谁是主谋呢?是苏侧妃?是司马敏?还是别的什么人?

    求生的意志使得我冷静起来,纵使这样,还是被他们逼得节节后退,直抵墙角。

    为首的人见我退无可退,有些得意,向身后的人示意,其他的人也就退后了,看样子,他是要独自‘解决’我了。

    就在他转身的瞬间,我抄起一旁的痰盂往他头上重重一敲,又在他痛呼时迅速揭开了裹巾。我想,就算是死,也得留下些线索不是?而揭开后我明显愣住了,这样的装扮分明是…回丹人。

    恰在这时,有人推门进来,叫道:“葭…三嫂,玉箫送还,下次别再掉了。”

    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我们都愣住了。而风王则是适应着幽黑的光线。待他看清局势,已是在打斗之中了,围住我的人也去了大半,只有为首那位,始终没有任何动作。

    我嘴角划过一丝嘲讽,就这几个小喽啰,怎会是风王的对手。那首领也意识到不妙,斥道:“不可恋战!我们的目的是杀了这个女人!”说完,举起长剑向我劈来。

    事情发生的那样突然,快到我做不出任何防备,只能傻呆的站着。

    猛然间,我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猛地把我推开…

    剑光乍起,长剑穿肠而过。

    倒下的人……是风王。

    纤柔是最先听到动静的人,她进来的时候,我还满是震惊的站在那里,忘了哭泣,忘了叫喊,甚至忘了呼吸。我眼中只有一身白衣的风王,在盖头下偷看我的风王,为了我与公主争吵的风王…

    待到纤柔一声哀号“王爷!”,惊醒了满院的人,我才颓然坐地。他爱我至此,我却无以为报!

    风王被抬到了毯上,他的眼始终没有离开过我,嘴唇翕动着,像是想说什么。纤柔哭着不住为他擦汗,也止着血,她会简单的医术。可即使这样,血还是汩汩地冒出来,使得纤柔更加慌乱:“王爷你别说话,我一定会救你,一定会救你。”

    风王含笑的看着我,笑容一如被他鲜血浸润的牡丹般妖冶。他布满粘稠的手抚过我的脸,道:“小葭儿你,还是这样傻呆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