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章 情定 第九节 公主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九节 公主

    听完这一段,我不但没有吃味,反而分析道:“妾身有个疑问。”

    “讲。”

    “如此说来,王爷对苏侧妃,也是兄妹之谊,怜惜之情。王府有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女子,王爷为何独独爱在苏侧妃房中过夜?”

    王爷叹气道:“霓裳临终前,要云霜替她报仇,所以她离世后不久云霜就来见我,还在我身上种下了蛊毒。”

    “而且这个蛊世间只有她能解?”

    见王爷点头,我又问道:“王爷的意思是,是苏霓裳要苏侧妃下的毒?可是即便这样,她仍然是得不到王爷的呀!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王爷望着远方道:“终究是我亏欠了她。”

    我不好再说什么,但愿王爷不是被蒙蔽了。蓦然我心里一惊,如果王爷明知被骗,反而是因为苏霓裳的死要补偿苏家或是苏云霜的话,这事就变得复杂了。

    王爷握住我冰凉的手,问:“怎么了,突然手这么凉?”

    我无言一笑,替他顺了顺衣角,瞥见他腰间的配饰道:“妾身所赠的娃娃,王爷可还带着?”

    他从衣襟里掏将出来,放至我的手心。我重新系上他的腰带,道:“王爷带在身上,妾身才能安心。”

    他了然的样子,看了又看才道:“葭儿送给本王的信物倒是特别。”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脸一下子滚烫起来,不依道:“那么王爷没有信物送给妾身吗?”

    他一乐,想了想才道:“暂且记下,等到有合适的东西再赠与你。”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道:“本王方才这一笑,比起我那风弟又如何?”

    我被他突然的变化弄得忐忑不已,仍是答道:“王爷为何有此一问。”

    “呵,葭儿有所不知,民间传闻中,天下笑容极美的是风弟,并非本王。”

    我道:“那又怎样?在妾身心里,王爷才是世上最重要的人,王爷的笑也自然是最美的。”

    他嗤笑一声,干咳道:“那么风弟的笑,葭儿以为如何?”

    我找不到合适的词,随口道:“风王笑得那样花枝招展,怎能及得上王爷。”

    话音刚落,就听见背后带有怒气的强调:“你竟敢说本王是花枝招展!”

    我没想到王爷会故意使小诈,在我印象中,他是稳重内敛的,从未如此自然的洒脱过。是因为看到了久不见的风王?还是这几天的朝夕相处和我的悉心照顾才让他对我有了别样的情愫?想到这,我不免语气都有了几分欣喜,对着风王一礼道:“风王爷误会了,您风流倜傥,貌比潘安。放眼万圣王朝,能笑得那样的也就只有王爷您一人了。”

    多日不见,风王消瘦了许多,人也黑了一圈,搭配身上的军衣铠甲,反而增添了一丝成熟。

    他听后一愣,不敢置信地问道:“你当真这样以为?”

    我微笑道:“自然是的。”

    风王大笑几声,突然低声道:“既然我这样好,为什么你当初选择的不是我?”

    我一滞,望着王爷,不知道怎样回答。

    “葭儿!”纤柔的及时出现,打破了原有的尴尬。

    她还是那样的着装,紫衣木簪银坠子,不含一丝杂质。明亮的双眼含笑,对王爷略一行礼就拉起我查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