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章 情定 第四节 情深意长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四节 情深意长

    罗竹哭成了泪人,紧紧抓住罗夫人的手哀嚎道:“娘,不要走,不要离开孩儿,不要离开孩儿。娘,你不要死…”

    罗玉英戚戚的,两眼无神地盯着罗竹,反反复复疑惑道:“死?”

    罗竹望着空洞的没有焦距的罗玉英,凝噎道:“我们以后再也见不到娘了,再也听不到娘说话了。”

    只觉天旋地转,罗玉英似乎还没从巨大的悲痛中回过神来,两眼呆滞地望了一眼罗竹,随后望了一眼翠倚,再到她身后的我,我满含哀痛地看着她,对她点了点头。她阖下眼帘,看着面色素白的罗夫人,突然趴在我身上哭泣起来。先是低低的抽泣,尔后嚎啕大哭。那哭,是失去至亲的悲伤,亦是想念而不得相见的控诉,更是众多复杂情绪的宣泄口。

    翠倚扶住她的肩,自己也哭得肝肠寸断。

    我心酸,与此同时更多的是无奈与自责。如果不是我们疏漏,那么或许罗夫人还有救。就算不能救命,也许也可以再拖上一阵,那么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日子就可以顺延了。那句话是这么说的:好死不如赖活着,罗夫人如此深明大义,她不该这样早早的去了,不该啊!

    放眼罗夫人不过是万圣王朝众多县令夫人中的一个,却能舍生取义。我贵为王爷侧妃,堂堂的王公贵胄,每天想的却是低俗的儿女情长。罗夫人,识你之幸,与有荣焉!

    你放心,我一定,一定替你照看好你的孩儿。

    后来的不久,当我与罗玉英对峙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今日那一幕,想起我曾经对罗夫人许下的承诺。可是那又能如何呢?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假若没有治水,没有相遇,没有便不会有承诺了吧,一切,不过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而已。

    病房外飞奔过来一位男子,猝不及防的打击让他瞬间苍老了许多,泡在河水里泛着荀白的手贴在门上,黝黑的混着汗水和泥水的面颊,在看见床榻上的女子时,深情不已。短短几秒,他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床前,满是柔情地叫了一声:“夫人。”

    床上的女子看着他,一如每天他从外面回来般,只是,再没了光华。

    罗玉英见到亲人,再也不受控制地抽咽道:“爹!你为什么才回来?为什么现在才回来?娘一直在等你,可是她说,她怎么都等不到你了。呜…”

    罗耿身躯一动,颤抖地替罗夫人抹闭了双眼,呢喃道:“夫人,对不起,我来迟了。”末了,又在罗夫人额上印上一吻,柔情地说着什么,很小声,我却听见了。他说:“夫人,黄泉路上你慢点走,一定要等我,等我,为夫不会让你等太久。”

    一滴晶莹的白色液体,从他的眼角流下来,流下来。

    我窝在王爷怀里无声地抽泣,王爷紧抿了唇一言不发,他也很是难过。我看着他腰间的云南娃娃,鼻头一酸。王爷你还没有想起我吗?我是杨葭啊,很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