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六章 情定 第二节 罗夫人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第二节 罗夫人

    一间狭小又简陋但是整洁的屋里,摆放着一张四尺来宽的木床。床角已被虫蛀,留下斑斑白色小洞,泛黄的木屑如尘埃一般。如果用手一摸,就会发觉床身的类似许多锯齿。床榻的一头,摆放了一张小方桌,那方桌上的碗里,还留有中药残渣。床罩用木构挂起,极为简陋。

    素白的被下,一位中年妇人沉沉睡着。她的脸干枯而苍白,头发散乱开来,落了一枕。

    罗玉英鼻头一酸,扑上前去,唤道:“娘亲。”

    中年妇人的眸子慢慢张开,在深凹的颧骨下更是空洞得吓人。她勉强坐起,爱怜道:“英儿回来了。”那口气似乎病着的不是她,似乎她的孩子也只是和别家无异,出去玩耍累了所以回家而已。

    罗玉英撞进罗夫人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去,又似乎在寻找着母亲身上独有的馨香,竭力忍住要哭的声调,“嗯”了一声。

    罗夫人将下巴抵在女儿的头上,轻轻拍打着她的背,眼中迸出爱的火花,热切,但是又温和。过了好一会,她才注意到我们,于是放开了罗玉英,将双手放在侧间一压,低头作礼道:“这位,想来就是侧妃娘娘了吧。民妇有病在身,不能向娘娘行全礼,娘娘见谅。”一边又责备罗玉英道:“英儿怎可如此粗心大意,这样污秽的地方也敢带娘娘来,要是侧妃娘娘有何差池,你担当得起吗?”

    罗玉英满腹委屈,徒劳的看着我。我取下口罩微笑道:“夫人错怪玉英小姐了。是本侧妃一定要来的,听说夫人缠绵病榻,本侧妃理应前来探望。”

    屋内的药香时断时续,夹杂了沉闷的腥气。炭火燃起,罗夫人又咳嗽起来。先是轻微而小声又清晰的,很快便连贯得起伏不定,时而简短,时而冗长,时而高亢。罗夫人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罗玉英焦急而伤心,她不住哭着也不住安抚着罗夫人的玉背,但是罗夫人仍是咳嗽着,甚至多了气喘。过了好大会,她左手紧紧抓住床上的薄被,右手捂嘴的帕子渐渐缓和,毫无生气的脸此时已有些血色。

    这些天我常常能够听到这样的声音,罗夫人又间歇性的哮喘,来时急烈,可根据病人的情况利用嗅觉加以辅疗,要根治,怕是不能的。现在看她又和我们来时一样,心想大概这一阵发作的劲儿该是过了。我是这样认为,罗玉英也一样。她慢慢的扶住罗夫人,右手放在她肩上,左手托着右手,想要让她重新躺下。

    突然,罗夫人全身一抖,大咳一声,身子重重地垂了下去!

    一抹洁白的手帕上,硬生生多出来一片殷红,像馥郁的玫瑰,在廖若的星辰里,越开越大,越来越艳。

    罗玉英也是瞧见了那抹触目惊心的鲜红,大嚎一声:“娘!”转身就要去找大夫,被罗夫人拉住了手:“不要去!”

    这一幕连不喜罗玉英的翠倚也动容了,劝道:“罗夫人,就让